冷眼集》從香港看台灣
列印


2019-06-13

記者鄒景雯/特稿

香港警察昨天開始向香港「反送中」群眾採取了武力鎮壓的手段,這個驅離行動為後續的香港情勢蒙上了不祥的陰影。台灣人在看待中國如何處置香港、以實踐「一國兩制」具體內容時,除了必然要聲援外,還有更迫切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反躬自省。

台灣是主權國家,香港是中國的一個特區,絕對是兩碼子事,然而之所以要比較,在於中國對台灣講「一國兩制」,早在一九八二年就由鄧小平口中提出了這個關鍵詞,但是過去三十七年間,這個詞在台灣是個笑話,根本成不了一個話題,直到習近平於今年一月二日宣布要探索「兩制」台灣方案後,這個詞突然讓大家如臨大敵,再也笑不出來,原因何在?是不是敵強我弱了?

於是,我們不得不從香港自由的死亡紀事中找答案。香港今天的命運,事實上在一九九○年由楊尚昆簽署頒布「香港基本法」就已經肇下,其中的關鍵要素,比任何一個項目都要命,那就是當時由中國內地人與香港人共同起草的香港大法,決定把國防排除於香港的自治事項;而港英政府繼而在一九九七年同意中國解放軍四月二十一日即開始先遣進駐香港,此一時間點,遠遠比七月一日的正式主權移交還要早,更可以稱為是香港繳械的開始。

香港既然業已繳械,即框架了此後的二十二年間,香港人再勇敢、再反抗,都難以掙脫「自治」權利隨時要被逐一沒收的困局。如果翻開香港基本法的內容,什麼「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什麼「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什麼「依法保護私有財產權」等等,對照現在準備二讀的逃犯送中條例,不就都成了具文了嗎?這個真實的故事告訴世人,軍隊在誰的手上,才是真正的癥結所在。香港沒有人民的軍隊,有立法會議員選舉又如何?民主、自由、法治,一切的權利,均可能一夕成為泡影。

說穿了,打嘴砲沒用,民主要靠國防捍衛,二千三百萬人擁有國家的軍隊,是民主台灣今天還能立於西太平洋的基礎所在,然而我們對於雄厚的武裝力量,做了多少身體力行的投入?其中一個最直接的問題是,保家衛國是自己的責任,還是別人的責任,還是不斷更新武器就可以交代了?講到這裡,必得回到一個老問題,台灣有實施全募兵制的條件嗎?美國政府與專家的答案一直很清楚,是否定的。

今年是選舉年,有爆量的人跑出來想當台灣總統,最近,每位參選人都擊胸坎,表態反對「一國兩制」,問題是如何反對?大家一起用口水把習近平淹死嗎?或是一起大喊「愛台灣」,把解放軍給嚇死?香港的處境提醒我們,有一題值得找機會問問這些準總統們,誰有識見要在當選後恢復起碼比例的徵兵制?這個歷任藍綠兩黨總統都在討好閃躲的深遠政策,未來就看看有沒有人可以展示政治家氣概。

  • 為聲援香港反送中運動,在台港生發起靜坐抗議。(記者羅沛德攝)

    為聲援香港反送中運動,在台港生發起靜坐抗議。(記者羅沛德攝)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