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評論》這則廣告
列印


2019-05-27

記者鄒景雯/特稿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郭台銘週日在五報刊登了一則廣告,雖然係由後援會署名,但是「二○二○台灣升級系列一」的提示赫然在目,並選定軍公教的年改做開場主題,這無疑預告了後面還會一直系列下去,同時也是瞄準時政的攻勢發起。

看到這樣的選戰設定,相當值得客觀解析。首先在傳播媒介的選擇上,當前幾乎所有的各政黨參選人都關注如何在強調速度的新媒體上帶風向、尬聲量,這時組織與資源的強弱直接影響成效,郭董從科技界來,當然也不例外,但是郭董獨樹異幟,他並沒有摒除傳統的紙媒,而且精準地利用報紙穩定與停留的特性,做為需要思考與沉澱的政見呈現平台,或許這與他雄厚的財力有關,但是有此安排,仍顯示其團隊對台灣閱聽世界的認識;猶記台北市長柯文哲剛上任就把辦公室報架給撤了,或是行政院長蘇貞昌剛上台時,還曾經訓斥各部會:「現在報紙登廣告已經落伍了」,都是一個鮮明的對照。

其次,在傳播目標的鎖定上,這則廣告把軍公教當做頭一個訴求對象,這有兩個很大的作用,一是針對韓國瑜而來,畢竟郭要從黨內出線,韓確是首要目標;而「韓粉」的主要構成,其核心的部分正是對年改反彈的退休軍公教人員,這在去年高雄三山大造勢現場,可以具體目睹;直接找軍公教選民對話,就是爭取他們轉為「郭粉」,促成黃金交叉。二當然是針對執政的民進黨而來,也就是郭台銘為什麼要參選總統取而代之的頭篇理由自述。

面對這則廣告,韓國瑜尚未表態,府院黨立即做了反應,表示其刊登的內容不會沒有殺傷力,也不會像一般的網路資訊一閃即過,既然如此,執政團隊應該閉門回顧過去三年整個推動年改的過程,乃至年改的結果,之所以是造成「九合一」的民怨之一,恐怕不是一句「既得利益者負隅頑抗」就可打發,有沒有值得捫心檢討的地方?甚至有沒有可以補救的方法?唯有好好地想一遍,才是謙卑執政,才是一個懂得不斷學習與反省的從政隊伍。

事實上,年改從一個具有社會高度共識的改革議題,演變到最後付出過高的社會成本,的確很有商榷的必要,外界的討論已經夠多,諸如二○一六年五月一上任,直接把關中的國民黨方案拿出來三讀通過,不必白白對峙流血到二○一八年中,這類馬後炮也不必再放,大家是該考慮:原本十八%分六年逐步調降的院版,到了國會被民進黨立委改成二年立即歸零,是否衝擊過大?公教的改革幅度與後來的軍人不一致,是否反而造成了不平的比較?等等這些內容的檢視,政府都需要以精算為基礎,加強力度說明,純粹反駁指責,對於眾多被減少的當事人來說,勢必無濟於事,也無法停止選票的流失。

歷史上可以找到許多因改革而垮台的殷鑑,但是也不乏成功的例證,因此改革不必然會得到慘痛的代價,手腕才是關鍵。面對可以想見的後續系列指控,恐怕會包含各行各業這些年的感受,不只是軍公教而已,蔡英文政府不妨把它當作很好的機會,逐一正面拆解,不這麼做,這些廣告的擴散力是不容小覷的。

  • 鴻海董事長郭台銘。(記者丁偉杰攝)

    鴻海董事長郭台銘。(記者丁偉杰攝)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