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的誘惑
列印


2019-04-24

記者鄒景雯/特稿

美國人有句名言:如果想測試一個人的性格,就給他權力。這話道盡了在權力競技場域中的人生百態。如果理解權力的誘惑,以及權力所帶來的考驗,再來看最近台灣政壇的形形色色,就會豁然開朗,原來不過就是這麼一回事。

民進黨暫且擱在一旁不論,因為這個黨不論是「火車對撞」也好,是「君子之爭」也罷,截至目前仍按照遊戲規則在走,基本上尚未離譜,還可以繼續觀察下去;比較驚心動魄的是一心以為鴻鵠將至的國民黨,套句該黨菁英們自己接龍的,這個黨每天大戲上演,從愛情文藝片演到武俠片(韓說),再從武俠片演到科幻片(朱說),又從科幻片演到驚悚片(韓說),儘管有人當眾警告:再演下去,會不會一個觀眾都不剩?(朱說)但是上面這些人倒是沒有一個想下台,全都相互擠在狹小的戲棚裡,使盡渾身解數。這些眾生相,演活了權力對他們所發生的作用。

要看懂國民黨,得回頭從二○一六年五月開始看,前面兩年,甫經大敗的國民黨極度困頓,奔逃都來不及了,當時場上可沒有這麼多的角色,不幸完全執政的民進黨竟通不過權力的責任與承擔,因而奉送國民黨天大的機會,不只在去年扳回十五縣市的版圖,也給明年總統大選吹出了順風;然權力的召喚真是拉枯摧朽,政治八字不夠重的,肯定會東倒西歪,於是雖然台邊的、幕後的、甚至台下的,全部齊集到鎂光燈下,但是國民黨卻開始內鬥內行、流失民心。

為什麼會這樣?每一個都是權力邏輯造成的。吳敦義原本是勝選主席,後來自認為造王者,他以韓國瑜口中的「政治權貴熱衷密室協商」,先找上韓國瑜私談「徵召」,搞得韓國瑜以為「只有台灣好,高雄才會更好,只有台灣能改變,才能真正改變高雄」,於是丟下高雄市政,訪中赴美,結果卻被「背後開槍,很不舒服」,故而在昨日重拳回擊,一下打到兩個人,一個吳主席,一個是馬前主席。

從結果論,吳主席是「一官數授」,「密室」了韓,又與馬一起「密室」了郭台銘,他為什麼要這麼做?一個權力布局是,國民黨唯有在二○二○之後成為國會過半的最大在野黨,吳主席才能繼續是國民黨的老大,統領由他所提名的全體立委,拿回立法權;如果國民黨任何一個其他人選上總統,必然兼任黨主席,他只能回家吃自己,因此當前卡朱、卡王、卡韓、卡郭,黨內大亂鬥,其實對吳在實質上最無傷?事實是不是這樣?要由當事人解盤,這不失是一個合理的推測。

馬前主席又是為哪樁?這位韓國瑜暗示卻直指的「相公」,之所以要幹掉韓國瑜,不僅一點也不意外,這還涉及到國民黨最深沉的黨權之爭,究竟要繼續掌握在「權貴」國民黨手中,還是被韓國瑜所謂的「庶民」國民黨所奪?同樣叫國民黨,內容物可是一次大清洗。如果未來的國民黨將不再是能庇蔭馬英九的國民黨,官司纏身的馬英九能不出手奪權嗎?而作為馬英九基金會與國民黨共同金主的郭董,若受到雙重祝福出來參選「護產」,更是再人性也不過,韓國瑜又怎麼會看不懂?於是挾著韓粉之勢,他選擇正面對決郭台銘,把郭董一併打為權貴與密室產物,這也預示著韓國瑜恐怕不會到此為止。

當國民黨大打出手到這個地步,可以說是演透了戴上權力魔戒後的可怖,元氣尚未恢復的民進黨,能不把國民黨當成鏡子,引以為鑑嗎?

  • 高雄市長韓國瑜昨天表態不參加二O二O總統大選現行制度的初選,也痛斥政治權貴熱衷密室協商,已離人民越來越遠,最後則預留伏筆,直言願「負起責任、不計榮辱,只願改變台灣」。(記者張忠義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昨天表態不參加二O二O總統大選現行制度的初選,也痛斥政治權貴熱衷密室協商,已離人民越來越遠,最後則預留伏筆,直言願「負起責任、不計榮辱,只願改變台灣」。(記者張忠義攝)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