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評論》吳郭瑜
列印


2019-04-20

記者鄒景雯/ 特稿

一般選民看到國民黨的總統角逐者居然「人才擠擠」到這款地步,照理應該全黨士氣如虹才對,沒想到情況沒這麼簡單,藍營支持群眾實際上是焦慮大躍進,吳敦義、郭台銘、韓國瑜演出的三角習題,把國民黨基層拉扯的像撕裂的麵包,就如花蓮的破碎地質一樣。

吳敦義之所以列為首位,在凸顯他的「導演」地位,沒有這位會不斷轉彎的黨主席,國民黨的初選應該會停留在吳敦義、朱立倫、王金平的傳統格局之中,一如過去的歷次提名,不可能像這回的高潮迭起。當然,以上是純粹就內部而言,外部還有每次台灣選舉都不曾缺席的中國共產黨政權。

都是國民黨,有什麼差別?區隔可大了。若是典型的政治菁英圈裡競爭,基本上政治歷練業已分別養成,大致就是以「族群」、「性別」為主要座標,誰具有最大的跨域吸票能力,誰就勝出,可預測性相對很高。今年則迥然不同,既有的規律被打破了,先是去年一一二四以來的「韓流」續颳,把傳統的政治菁英全掃到一邊,載浮載沉,接著是四月十六日郭董藉著媽祖遶境週瘋起,直接銃著韓流、令其退散,一度似乎頗有壓制之勢。

然問題沒這麼簡單。韓國瑜與郭台銘,對照幾個基本條件,都是外省籍,都沒有顯赫的政治資歷,都超過六十歲,外界或許以為他們的同質性很高,實際上幾天的發酵過後,他們兩人所分別召喚的群眾,呈現出極為不同的臉譜,鮮有人道出:劃分雙方的新座標是「世代」,甚至是「階級」。

試想,一個藍營,本土與非本土切一刀,女性選民的好惡再切一刀,現在又加上是不是接地氣的問題,於是年輕人的接受度切一刀,賣菜郎與大老闆的「氣口」不同再切一刀,這樣一刀一刀地分化下去,即使最後誰爭得了最大塊,這一塊早已經刀痕累累、不再完全。

國民黨之所以啟動自我裂解系統,除了激烈的權力因素使然,境外勢力也發揮了推波助瀾的效應。韓國瑜的乘勝二○二○劇本,原本寫得很清楚,二月下旬出訪馬來西亞、新加坡,以南向打頭陣;三月下旬前往香港、澳門、深圳、廈門,進行中國之旅;四月中旬到了美國,以學術之名在試水溫,在韓粉簇擁下,彷彿登在新高峰。

就在這個時候,韓國瑜在哈佛閉門座談中提出了台灣「國防靠美國、科技靠日本、市場靠中國、努力靠自己」的口號,竟然成了轉折點,這句話嚴重觸怒了北京紅線的程度,遠遠超過藍營的想像;非常微妙的是,郭台銘隨即在第一時間,也就是四月十五日在台駁斥「國防要靠和平,因為美國靠不住」,當時大家還不明就裡,接著一連三天,郭董就亮出底牌了,他要參加初選,而且反對徵召。也就是說,韓國瑜尚未回國,郭董已經隔洋喊卡,提前讓韓流的「風光」戛然而止。

郭董亂了韓市長的套,客觀來說,中國的反應不惡,北京鷹派喉舌立刻讚聲:「兩岸緊張關係將會出現緩解,對短期台海局勢可能有轉折性意義」,一掃之前揚言對韓「家法」伺候的警告。這背後意味著什麼?恐怕得想想中國一向對外「分而治之」的戰術,又紅又專的推促必然是永無止境的。對岸的這一刀,無疑又把藍營給再切了一塊。

分析到這裡,這尾吳郭瑜,會不會到最後成了烹小鮮?恐怕是忠言逆耳,不要大意啊!

  • 吳敦義、郭台銘、韓國瑜演出的三角習題,把國民黨基層拉扯的像撕裂的麵包,就如花蓮的破碎地質一樣。

    吳敦義、郭台銘、韓國瑜演出的三角習題,把國民黨基層拉扯的像撕裂的麵包,就如花蓮的破碎地質一樣。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