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新聞解讀》吳敦義「萬分之一」沒有了

不論是主動還是被動,吳敦義被迫選擇當「造王者」,就是避開韓國瑜的鋒芒和「韓流」莫須有的壓力。(記者林良昇攝)

不論是主動還是被動,吳敦義被迫選擇當「造王者」,就是避開韓國瑜的鋒芒和「韓流」莫須有的壓力。(記者林良昇攝)

2019/04/11 06:00

記者林良昇/特稿

在國民黨中央公開要求立委表態是否徵召韓國瑜後,逆風轉向吹回了最高層,一向對於選總統「保留萬分之一」的吳主席,終於「被迫」以在去年一一二四大勝那天都沒有表態要選總統,「因為我並沒有這樣的意願」為由,含蓄模糊地表態了。

平心而論,吳敦義將時間點拉回去年的一一二四,顯然是想讓眾人認為,長達四個多月,他從來就沒有意願角逐二○二○,外界對他的看法和猜疑是天大的誤會。實際上,一一二四國民黨大勝當晚,黨內就有人建議吳是否乾脆宣布要選總統,但吳未採納。

吳敦義所言倒是有幾分真實,不過要說當天就確定沒意願,恐怕是言過其實,否則不會有所謂「萬分之一」參選的可能,昨天的表態,絕非本來就沒意願,恐怕是「被迫」沒意願。

「解鈴還須繫鈴人」,藍營捧起的「韓流」還沒終結民進黨之前,已終結國民黨的「太陽」,檯面上有意願的被嫌棄,自稱沒意願的被力拱,「非韓不可」變成主旋律,韓戲稱自己是后羿,但還不需要出手,早有人代勞把太陽遮住。

事實上,吳敦義眼前根本沒路可走,藍營內早被簡單分成「拱韓」、「卡韓」,一個當不到幾個月的高雄市長,沒做出多少政績,就已經被塑造成國民黨的唯一選擇,客觀情勢下,吳不是當最大的「拱韓派」,就會被當成是最大的「卡韓派」。不論是主動還是被動,吳敦義被迫選擇當「造王者」,就是避開韓國瑜的鋒芒和「韓流」莫須有的壓力。

但時間會檢驗一切,「韓流」總有退潮的時候,吳敦義想把整個黨賭在一人身上,他投下的所有賭注,最後承擔的必是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