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集》建立制度 民主優勢
列印


2019-03-22

記者鄒景雯/特稿

民主與極權國家最大的分野在於法治,也就是以制度超越人治,透過多數人的共識,建立遊戲規則,讓大家一體適用來遵守,或進行競爭。建立制度的好處,在追求公平正義,形成可預期性,有助於政治、經濟、社會運作的穩定。制度當然可以變革,但要經由民主程序,大家同意通過,倘若因人設事,公義無法彰顯,這個群體勢必無法健全發展,多半會以叢林法則來解決爭端。

台灣自一九九六年實施總統直選以來,已經辦過六次大選,明年一月十一日要舉行第七次投票。每次選舉之前,主要各政黨也建置了黨內提名辦法,累積的經驗非常豐富;基本上,民、國兩黨皆然,不論參與有多踴躍,只要初選的率由舊章,不臨時改弦易轍,辦得參選各方沒話說,就能挑選出最適強棒,迎戰外部挑戰,否則必然禍起蕭牆,未戰先竭。

民主是漸進學習的過程,仿效列寧體制的國、民兩黨亦然,早年黨內民主不發達的時代,脫黨參選、黨內分裂,所在多有,稀鬆平常,但是二十年下來,民主風範已是政治教養,鮮少再有人甘冒大不韙,因為社會範式已成,稍加逾越,可能的反噬難以估計,往往得不償失。例如二○一五年十月,國民黨發生的換柱事件,一個以高民調通過初選、已經在黨大會鼓掌通過的提名人,居然只有九十天壽命,就被強行拉下馬,撤銷提名,後來自行上場的朱主席,儘管是國民黨的一時俊彥,受此風波之害,果然在正式大選時,以超過三百萬票的懸殊差距落敗,即是一個顯例。

當年,推翻初選結果的理由,是爭取勝選、維繫政權,看似具有正當性,與今天所謂「萬分之一的機率」,思維模式並無二致,都是希望保留靈活權變的可能,但是先是爭論黨員投票與民調的佔比是否更動,隨之拋出「二階段提名」(先初選、再徵召)之議,接著「徵召領表」登場,然「協調」代替初選又出,最後是韓國瑜若未領表,可徵得朱立倫與王金平同意,把韓逕行納為初選對象。挖空心思到此等超級創意的程度,其實一句話就說完了,就是量身裁衣,黃袍加身,非韓不可,初選只是聊備一格。

制度為什麼重要?有一點隱而不察,卻極其關鍵,就是制度經常實踐的是一個社會或一個群體的價值觀,如果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是某些政治菁英信奉的權力哲學,那麼契約關係在他們眼裡豈不就是薄紙一張,一撕就破?那麼投票行為不就成了一秒鐘的民主,一旦走出投票所,待下次投票之前,都必須回到民奴的發言權?此等政黨,怎麼會是值得信賴的權力授予對象。

既有初選提名制度,現代化政黨要去封建化,去一人化,信守程序正義,讓所有的意願者,投入相同的評選過程,藉由健康競爭,激發出潛能,同時號召支持者熱情,共同成就一件彼此認同的政治行動,這不也是台灣的民主生活最可貴的優勢之處。

如果有政黨連這點都不珍惜,當面對習近平皇帝時,要拿什麼驕傲去較量制度之爭?有什麼條件可以侈言將致力兩岸關係的正常化?這點,相信包括韓國瑜在內,都不會反對才是。

  • 國民黨初選一變再變,其實一句話就說完了,就是量身裁衣,皇袍加身,非韓不可,初選只是聊備一格。圖為國民黨中央黨部。(資料照)

    國民黨初選一變再變,其實一句話就說完了,就是量身裁衣,皇袍加身,非韓不可,初選只是聊備一格。圖為國民黨中央黨部。(資料照)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