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如何回應
列印


2019-02-13

記者鄒景雯/特稿

美國國務卿龐皮歐近日在中歐訪問,針對華為設備,對盟邦提出了最直白的警告;這個行動,無疑也鋪陳了美國下一步反制措施的序幕。在台灣,有關華為該禁不禁的討論,春節前有番唇槍舌劍,事實上,華為遭國際指控的各項危害,我們全都是最直接的受害者,因應都來不及了,實在沒有能耐輕忽冒險。

華為廣為民主國家所指責的威脅,不外有三,一是蒐集各國使用者數據為中國所用,其次是接受補貼、低價競爭,破壞市場規則;再是竊取商業機密及各種間諜活動。國內專家說,這些威脅,台灣哪一項不是首當其衝?

以蒐集數據來說,中國「國家情報法」第七條明文要求:任何組織和公民都應當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工作,國家將給予保護;去年一月,華為設備將非洲聯盟內網資訊傳回中國,已獲證實並非傳言;而華為與中國政府部門共同研發,用以監控的電子身分證(eID),未來將支援「港澳台居住證」,此舉將使中國根本無須動用駭客,就可以接收台灣使用者的行動支付、GPS等個資及通訊內容。

破壞市場方面,舉個最輕微的,華為的在台代理訊崴公司近年以低價的「飢餓行銷」策略搶佔台灣市佔率,並且透過幾家合作的國內電商平台促銷華為手機,由於部分電商調整價格或銷售績效不佳,訊崴就用改分貨源、停止供貨予以懲罰。

至於竊密部分,才是重大。上月波蘭政府逮捕華為主管王偉晶時,華為宣稱王涉法是個人原因,並立即終止與王的雇傭關係,這是華為在國際涉及間諜遭偵查的首例,但華為早就是中國對台情報活動的重要工具。近年來,華為駐在台灣邦交國的幹部,多次提供當地國家通訊官員赴歐洲出席全球性會議所有開支,並安排接待節目,包括往返機票、交通接送、五星級旅館住宿、每日一千歐元的差旅費,甚至性招待,藉以取得這些國家官員收賄及嫖妓的證據,進一步得以勒索該國官員,這已是中國情報單位慣用的手法。此外,華為駐某個歐洲國家的代表,最近也被發現在積極蒐集台歐合作的資料,例如一再探聽某歐洲大學與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在資訊傳輸系統合作的進度等等。

華為在台的訊崴公司也負有挖角、吸納我國研發成果的任務。訊崴在「竹北台元科技園區」有新竹分公司,負責人就是前智原科技幹部,近年陸續挖角晨星、瑞昱等公司工程師;訊崴公司在內湖有分部,前不久想要爭取加入工研院微發光二極體(Micro-Led)組裝聯盟,也試圖與交通大學進行學術合作,已經分別遭到工研院及交大的拒絕。

不僅如此,中國在心態上,根本把台灣高科技當成他的囊中物。日前半導體業傳出華為開始詢問供應鏈廠商將晶片製造及封測產能移往中國的可能性,台灣廠商有台積電、大立光、聯發科、日月光、鴻海、欣興、景碩等等;更有甚者,中國工信部長苗圩之所以公然宣稱福建晉華技術是從台灣聯電技術轉移而來,他背後的潛台詞,意謂著這些技轉並非「強迫」,更深一層的恐怕更是「台灣企業只需遵守中國規則,全球規則不適用」。種種這些對台科技的剝削,政府將如何回應龐皮歐的呼籲,是個非常嚴肅的課題。

  • 華為蒐集各國使用者數據為中國所用,廣為民主國家指責。(路透)

    華為蒐集各國使用者數據為中國所用,廣為民主國家指責。(路透)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