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評論》勝因與敗因


2019-02-06

記者鄒景雯/特稿

勝因與敗因是同一件事,正方的勝因就是反方的敗因,反之亦同。去年選舉之後,各色政治領袖紛紛有些角色扮演的強化或調整,歸結起來似乎有個共同的交集,就是直播當道,大家都網紅化的厲害,連農曆年節也未有稍緩。

台灣自從民選時代開展以來,這麼多年來,政壇一向是高度的分化,什麼時候有過如此一致性的行動?因此不得不做出一個結論,這些政治人物都認為這麼做有助於增添其政治續航力。

強化網路傳播的,表示當事人自認過去獲益於此,因此今後有必要加碼;積極調整去學習網路使用的,意味著這些對象檢討以往最大的疏漏在此,故而必須儘快迎頭趕上。如果純粹就科技發展帶來載體的多元與創新,政治工作者必須不斷擴大對媒介的認識與操作能力,完全無可厚非,網路確實是這個時代被大量利用的工具;但是從各色人等超過比例原則的一窩蜂追逐姿勢看來,情況顯然並非前述的理智,這群人中,有一半的似乎已經定義其勝在網路,另一半的則自省其敗在網路,因此按讚數、網路聲量,儼然成為政客們相互競爭的關鍵指標,甚至是唯一的「進步」,盛行率幾乎已經超越民調。至少以朝野人物「雷厲風行」的執行效率是如此。

之所以出現這樣的選後症候群,應該是受到「韓國瑜現象」的震盪,至今尚未平復創傷所致。不少人針對韓流形成的解釋,係建立在表面現象上,例如民進黨在高雄執政長達二十年,怎麼可能失敗,或是韓國瑜為國民黨二軍,只是個邊緣人,因此不少人都將韓國瑜的逆轉,僅僅歸因於網軍帶勢的成功。

如果超越藍綠藩籬,都是這樣看待選舉結果的,這是低估了本質,也高估了事實,那麼任何一個政黨可能至今都沒有精準掌握到失敗在哪裡?勝出又在哪裡?則檯面上的這群政治菁英,今後的從政之途又如何可以確保更接到地氣?

網路當然是當今接地氣的途徑之一,但是若錯把網路流量的總和誤為母體,基本上就犯了很大的偏差。何況,箇中還夾雜有假帳戶、機器人的問題。台灣很不喜歡與獨裁的中國相提並論,然而隔壁這個嚴密控制社會的國家,接地氣的程度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他們設有國情研究中心,每年進行國情調查,做為施政的科學性參考,反觀我們呢?假使朝野都停留在冥想、感覺、賭注的層次,則又能如何厚實我們的民主內涵?

經過一個半月的沉澱,「九合一」的勝與敗,說穿了,網路是一根火柴的作用,之所以會星火燎原,是因為當時整個民意環境中充滿了易燃的物質,於是韓國瑜一點就爆,好好分析這些構成物質是什麼,現在這些物質疏散了沒有,同時,今後無論哪個政黨主政都要引以為戒,應該才是尋求真實勝因與敗因的正辦。

  • 高雄市長韓國瑜。(資料照,記者洪定宏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資料照,記者洪定宏攝)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9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bit.ly/ltn_appstore

Android載點 https://bit.ly/ltn_googleplay

活動辦法: https://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