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看問題》造艦造機還有錢嗎?

當募兵等人事支出居高不下,國防預算增額又跟不上腳步,還能挪用多少資金在軍備研發與採購?(資料照)

當募兵等人事支出居高不下,國防預算增額又跟不上腳步,還能挪用多少資金在軍備研發與採購?(資料照)

2018/01/28 06:00

記者涂鉅旻/特稿

蔡英文政府鐵了心,延續前朝「募兵制」政策,但我國防安全除遭遇「外患」挑戰,更面臨少子化、義務役退場,導致戰力間隙難補的「內憂」。縱使政府頻拋加給、改善環境等利多,但逐年增長的人事成本,能否轉換成質量兼具的募兵成效?增長空間不大的軍事投資預算,能否確保「國防自主」政策不墜?都待政府、軍方慎思與釋疑。

在戰略方針轉攻為守後,國軍已推動數次兵力調整計畫,將我國四十萬人以上大軍縮減至二十一.五萬人,前總統馬英九更在任內推動募兵制政策,卻因成效不如預期,數度延後一年期義務役退場時間。蔡政府接手後,仍將二十一.五萬名官兵視為最低防衛兵力,但各界緊盯這個目標數年,仍盼不到達標的一天。

層峰和國防部為推動募兵制,針對未來發展重點的資通電戰力,以及最薄弱的基層軍、士官,拋出多項加給,盼增加民眾從軍、軍人留營的誘因,也誓言改善軍中軟硬體環境、文化、精簡作業流程。但現實狀況是,隨著志願役總薪俸與加給金額飆升,人事支出不斷水漲船高,我國未來每年增長二%的國防預算能否支應?這些「投資」能否以募得質量兼具的官兵做為回報?恐怕沒人敢斷言。

更甚者,蔡政府將「國防自主」視為國防政策的重中之重,但要有突破性表現,就須挹注更多資源。例如,我國未有造潛艦經驗,系統整合工作仍待突破,軍方欲進一步加強飛彈性能,甚至尋求「國(戰)車國造」、「戰機國造」的可能性,如無足額預算支應,這些都是紙上談兵。

試問,當募兵等人事支出居高不下,國防預算增額又跟不上腳步,還能挪用多少資金在軍備研發與採購?

募兵制不是不能做,但若淪為「為做而做」的半吊子政策,不如懸崖勒馬;更何況中國軍費暴漲、對我武嚇不停歇的「外患」加劇,台灣卻因人口結構導致戰力接濟不上、預算有限等「內憂」傷神,恐非國人樂見。

因此,縱使背負著朝令夕改、政策跳票的壓力,政府仍須勇於檢討我國兵制與需求兵力的必要,這份功課何時要交、寫得好不好,都牽繫著國家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