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血汗長照 光靠愛心難支撐

要推動長期照護制度,最重要的就是第一線服務人力。(資料照)

要推動長期照護制度,最重要的就是第一線服務人力。(資料照)

2017/03/12 06:00

〔記者楊綿傑、陳紜甄/台北報導〕要推動長期照護制度,最重要的就是第一線服務人力,外界也許可猜想到他們的工作有多辛苦,卻不容易體會到這份工作的待遇有多微薄,光靠愛心是很難長久支撐的。

時數可拆解 時間很彈性

二十六歲的王育姿,目前是弘道老人基金會的「照顧秘書」,每天服務三、四位六十五歲以上長者,有的行動不便、有的要洗腎、還有的需要家務清潔,每個個案的服務時數可拆解,剩下的彈性時間讓她靈活運用,可以跟前輩學習照顧技巧,或是跟社工師討論個案狀況,有團隊作業的感覺,比較不會那麼怕。

她從大學畢業後就進入這個產業,前三、四年是在傳統時薪制的機構服務,轉到弘道已有兩年。王育姿回想,投入長照服務,除了就讀相關科系外,也因未來很有機會運用在家人身上,但投入這份工作,確實看著身邊同業一個個失望地離開。她曾聽說有人月入僅一萬元,如果還要負擔房租,該怎麼生活?

在台北市擔任居服員的林先生說,長期缺人手,最大的問題就是「錢」。政府公告保障居服員月薪三萬元,但居服機構巧立名目扣錢,像他一個月最多實領兩萬八千元;而政府公告時薪兩百元,很多居服員只領到一八○元,敢怒不敢言,不是默默承受,就是選擇離職。

居服員王先生也抱怨,原週六加班可多領一倍加班費,「一例一休」實施後,業者考量人事成本,即使雇主有需求,也不讓居服員加班,居服員本來薪水已經不高,這下子收入更少。

王育姿說,以弘道基金會目前的制度,最初級的照顧助理月薪二十五K,擁有丙級證照會加到二十六K;試用期通過後每半年考核,晉升至照顧秘書,月薪可達二十九K至三十K。她說,當她回學校分享,學弟妹們知道現在制度有所改變,投入這個產業的意願已明顯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