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旋轉舞台順轉、逆轉 永不停轉
列印


2019-05-26

採訪、攝影◎記者何宗翰

當《長路》讓舞者在轉個不停的旋轉舞台上跳舞時,台上的時間和觀眾席的是不一樣的,在這台時間機器上,快轉、慢轉都是無法停止的人生歷程,順轉、逆轉是回到過去或未來,如果摔出時間之外了,人生也就結束了。

人生有很多種走法,猶豫不前、奔跑或倒退,編舞家黃翊說,舞作透過不同的行走姿態,呈現人們不同的個性;2位男舞者被一條繩子綁一起,想往某個方向走,總有一股力量往別處拉,像無法擺脫的包袱和現實,有時卻又成為往前衝的動力,人生中的阻力亦是助力。

倒退走男孩 遇見向前走女孩

舞台半空垂吊一條繩子,舞者近乎平行地板、傾斜的走,黃翊說:「有時,我們的心理狀態並不總是直立的,例如疲累的時候,感覺上身體也像傾斜著,我想把這樣的狀態和形象呈現在舞者身上。」旋轉舞台倒轉,象徵時間也倒轉,舞者回到童年,從成人變成小孩,氣球的使用也充滿隱喻。

「愛情在男女雙人舞是永恆的題材,但也因為如此,要找到新的方式詮釋也相對困難。」黃翊說,《長路》中透過一個只能倒退走的男孩,和一位向前走的女孩相遇,如何從初次的互動,至探索、珍視彼此,來建構這段一首曲子時限的旅程。

《長路》全舞只用了拉威爾的鋼琴曲《悼念公主的帕凡舞曲》,黃翊說,這首曲子很像在走路,不是很快,像在散步一樣,有高潮迭起卻不太嚴重,很像在講述人生的感覺,可能因為是學琴的練習曲,很少被拿來創作,因此想拿來試試看,人生每天日出日落,用不同的版本,代表每天不同的心情和感覺。

黃翊為《長路》訂做了9米直徑的旋轉舞台,表面是用手工磨出來的木頭年輪刻痕,最快速度可以到跑步機上的10公里/小時,「可以數位變速、沒有限制的定位點、2小時內可以拆裝台,一般劇場裡的旋轉舞台沒有辦法達到這個要求。」

黃翊工作室+《長路》26日在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還有一場演出。

  • 《長路》中透過一個只能倒退走的男孩,和一位向前走的女孩討論愛情。(記者何宗翰攝)

    《長路》中透過一個只能倒退走的男孩,和一位向前走的女孩討論愛情。(記者何宗翰攝)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