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停車「被上鎖」又告不成 扯出法界人也頭痛的事
列印


2019-09-19 06:11

〔記者王捷/台南報導〕機車遭他人的大鎖鎖住,稍有法律常識的民眾會認為,可提告強制罪,但曹姓男子的機車停不好,被林姓男子拿大鎖鎖車,曹對林提告,檢察官做出不起訴處分,原因是強制罪的要件是「人」非對物,林鎖車當下曹不在場,因此未對人做出強制行為,只能建議曹男尋求民事途徑求償,法界人士得知這項處分,覺得沒問題,但頭痛的是,強制案例很多有損害卻沒辦法,例如電話騷擾、跟蹤、製造噪音等,只能建議修法。

律師洪銘憲說,林男鎖上曹男的機車,檢察官做出不起訴處分較沒有爭議,如果曹男能提出證明自己的損失,可用民事損害賠償來提告,向林男求償。警官說,強制罪的定義「使他人行無義務之事」已相當抽象,可解釋很多糾紛,就像「垃圾桶」一樣,如果連強制罪都無法定罪,可說無刑法可辦,社會秩序維護法也沒有相關規定,無法立即讓嫌疑人受到立即的處分。

南檢襄閱林仲斌說,不只警方頭痛,檢方也頭痛,強制罪除了要對「人」外,還要有強暴、脅迫的動作,但是很多案例,明明有造成他人不便,但是沒有達到施予暴力的行為,例如跟蹤、還有打電話騷擾,有部分法界人士就認為,無法達到暴力的行為,但是問題還是存在。

律師林仲豪說,不過以民眾的角度來看,雖然很多強制罪刑法告不成,但當下的自由真的被剝奪,以林男與曹男的糾紛來看,事後雖然能以民事求償,能估算車資,向對方求償幾百元車資,但是當下無法立刻解決行車的自由,且一場民事官司,曠日廢時,真的要為了幾百元打官司嗎?

林仲斌認為,如果刑法不容易啟動,民法又要曠日廢時,他建議修改社會秩序維護法,類似的小衝突很多但刑法、社會秩序維護法無法規範,例如前陣子立法院曾想修訂跟蹤騷擾法,如果通過就能對跟蹤狂做出適合的處罰,告訴這些人這麼做不對。

相對,強制罪無法定罪的強制行為,在沒有強暴、脅迫的手段下,在沒有當下「對人」施暴實際上卻影響到他人權益的情況下,也許社會秩序維護法未來能都能加入修法,減少類似狀況發生。

  • 曹姓男子與林姓男子因為停車糾紛口角,曹男的機車卻被林男上了大鎖。(資料照,記者王捷攝)

    曹姓男子與林姓男子因為停車糾紛口角,曹男的機車卻被林男上了大鎖。(資料照,記者王捷攝)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