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不露胸」性騷擾案調查不成立 中市議員何文海要求還清白
列印


對於性騷擾案不成立,吳佩芸表示遺憾。(翻攝自吳佩芸臉書)

對於性騷擾案不成立,吳佩芸表示遺憾。(翻攝自吳佩芸臉書)

2019-05-16 13:02

〔記者張菁雅/台中報導〕時代力量台中黨部副執行長吳佩芸去年參選台中市議員,掛出穿著泳裝的選舉看板,因不滿民進黨議員何文海開玩笑「怎麼不露胸」,向台中市政府提出性騷擾申訴案。何文海今日拿出市警局第四分局公文表示,警方調查後認定性騷擾事件不成立,終於還他清白。吳珮芸則表示,很遺憾調查結果沒有還她公道。

吳佩芸與何文海去年在台中市議員選舉過程中爆發性騷擾疑雲,另在開票結果,吳佩芸以9票之差輸給何文海,成為「落選頭」,她對何文海提出當選無效之訴,法院日前宣告吳佩芸敗訴。

至於性騷擾案,何文海今日表示,吳佩芸向市府提出申訴後,交由市警局第四分局調查,經該分局調查及召開審查會議,認定性騷擾案件不成立,第四分局今年1月21日發函說明處理結果,當事人若對調查結果不服,可在公文到達30日內向市府提出再申訴。但吳佩芸未提出再申訴,總算還他清白。

何文海也表示,去年7月某個餐會上,他建議吳佩芸應將選舉看板上頭跟身材比例放大,比較顯眼,而不是泳池佔了看板近一半,當下純粹是以提攜後進的心態告知,沒想到卻被轉化成建議露胸,他因不想隨之起舞,選擇低調道歉,但排山倒海的謾罵不僅傷害他的家人,也對選情造成巨大影響。

對此,吳佩芸表示,她向民進黨中央黨部、市府社會局都提出申訴,社會局交給警察局調查,警察局調查後又要她向社會局再申訴,很遺憾調查結果沒有還她公道,她沒有提出再申訴的原因是行政救濟程序推來推去,對小市民尤其是受害者相當不便。

吳佩芸說,何文海如果沒有做錯,當初為何要道歉?豈不是自相矛盾,她認為何文海現在的說詞只是狡辯。

  • 台中市議員何文海拿出公文表示,警方認定性騷擾案不成立。(記者張菁雅攝)

    台中市議員何文海拿出公文表示,警方認定性騷擾案不成立。(記者張菁雅攝)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