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一個人,不行嗎?〉同學會 單身者的夢魘
列印


2011-09-28

文/米果

年過三十的「同學會」跟「喜宴」,就某種程度來定義,都算是人生的艱苦戰役,類似東京迪士尼樂園鬼屋裡面那個群魔亂舞的幽靈舞會,或像日劇「同窗會」所說的,惟有事業發達婚姻幸福的人,才覺得那是一場開心相聚的盛宴。尤其,當你到了這個時候還沒結婚或已經離婚,那麼這類聚會根本是披著歡樂相聚外皮的集體宰殺秀,而且恐怖的程度還會跟隨年紀逐年遞增,衍生到第2代、第3代的婚禮,或10年後、20年後、30年後的同學會,一路尾隨。

圍攻戲碼難以逃避 同儕較勁殺機重

人情世故就是個終身馱在背上的膽固醇小姐,除非你有辦法離群索居,接到喜帖可以不包紅包、不必出席交際,或接到同學會通知可以很率直表明「大爺我不出席」或「老娘我不參加」,否則,每隔一陣子,就要固定上演這種身心煎熬的恐怖片戲碼。

30歲之前的喜宴與同學會,若不是比較工作薪水、頭銜、休假,就是誰開的車比較貴、誰的馬子比較正、誰的男友比較凱,誰跟誰正在以結婚為前提交往中,誰又訂了1坪45萬的豪宅預售屋,或誰已經賺到人生第一個1百萬。這個階段的同學會,充滿較勁的意味。

攜伴帶眷秀幸福 單身者人人喊打

30歲之後的喜宴與同學會,呈現交叉重複的機率非常大,某個同學結婚宴客場合,就會促成同學聚會的機緣,漸漸的,帶老婆老公出席的人愈來愈多,接下來,滿地爬來爬去的小孩也出現了,然後,那些還沒結婚的人,就變成全班攻擊的箭靶。尤其在喜宴上,根本是一場遭到生吞活剝的集體鞭刑,幾乎所有已婚的人,不管他們自己的婚姻幸不幸福,都可以把這一小撮沒結婚不想結婚或結不了婚的同學團團圍住,開始針對未婚的痛處用力鞭打,就算不出聲,那眼神也會射出毒針,即使是微笑,彷彿很懂你的樣子,看起來也很嚇人。結婚與否變成人生圓滿的指標,在這個時期,特別明顯。

爸媽經話題難融入 婚不婚逼你給交代

後來,你身邊的那些已婚又當了媽當了爸的同學們,開始討論幼稚園究竟要選雙語還是什麼蒙特梭利或是全美語教學,要不然就是互相炫耀誰訂閱的教材比較貴、誰又去做了皮紋鑑定,看看自己的小孩是不是天才。再過幾年,他們就開始討論英文要去哪裡補習?劉毅比較好還是高國華比較讚?因為你根本沒辦法參與,於是很雞婆的問了八卦喇舌事件,他們會不約而同轉頭教訓你說:「嚴肅一點好不好!」

接下來他們的小孩可能都上大學了,開始交男女朋友,然後你又成為第二輪鎖定的攻擊目標,以前在學校宿舍睡在上舖的室友一邊剔牙一邊問你:「我兒子都要結婚了,你到底有什麼打算?」萬箭穿心啊!但是這位同學,我的未來,干你屁事!

最讓人悲傷的是,單身不婚的人,就好像一直在繳會錢卻等不到回收會錢的會腳,包出去的紅包就像越過全壘打牆的球,一直飛一直飛,猶如緯來主播徐展元說的,像「脫韁的野馬,斷了線的風箏,變心的女朋友」一樣,回不來了。不過剛剛已經說過了,人情世故就是身上甩也甩不掉的膽固醇小姐啊!套一句自我解嘲的名言:「這就是人生!」

  • (圖/桑德)

    (圖/桑德)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