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美國外匯政策報告 鎖定特定國家卻讓漏網之魚逍遙遊


2018-04-16

記者魏錫賓/專題報導

美國總統川普啟動貿易戰,全世界金融市場都顫抖,而美國財政部每半年公佈一次的主要貿易夥伴外匯政策報告,監看了主要對手國的匯率走勢,各國央行也經常因此被綁手綁腳,不敢在外匯市場上為政策拼搏。不過美國外匯政策報告「心有所屬」,部分對美國大幅出超的「淘氣小孩」,根本不受任何拘束,反而藉以取得國際市場的競爭優勢。

越、馬、泰及愛爾蘭 對美出超高 但從未被「觀察」

從1977年以後,美國的國際貿易就呈逆差,在1980至2015年間,貿易赤字累計已超過10兆美元,美國國會對行政部門束手無策的不滿持續累積,2015年終於通過「貿易便捷化暨執行法」(Trade Facilitation and Trade Enforcement Act of 2015),賦予財政部更明確的責任及政策工具,需每年2次定期公布「美國主要貿易夥伴外匯政策」(Foreign Exchange Policies of Major Trading Partners of the US)報告,監控主要貿易對手國是否藉壓低匯率搶占市場。

上週五的最新一期外匯政策報告,篇名雖改為「美國主要貿易夥伴的總體經濟與外匯政策」報告,但內容變動不多,美國最大逆差國中國當然榜上有名,而上期(2017年10月公佈)也並列在觀察名單中的日本、德國、韓國及瑞士,以及此次新增的印度,因都符合三項指標中的兩項,還是受到點名觀察,這些國家下期也依然會列榜上。

一向被嚴密監控的台灣,上期好不容易離開觀察名單,此次續留榜外,不過,這不是「正義」的展現,因為從美國官方的貿易數據可以發現,越南、愛爾蘭、馬來西亞及泰國等幾個國家,自2013年起,每年對美的出超金額就都超過台灣,卻因自美進口商品太少,致對美的整體重要性較小,反而從未受到美方的特別監看。

以進口及出口總量衡量重要性 「漏網魚」逍遙遊

美國在進行貿易對手國的匯率政策分析時,是以雙邊貿易額(進口加上出口)的排序為依據,2016年4月首次公布主要貿易夥伴的匯率政策觀察結果時,在分析了12個最大貿易對手國的狀況後,將中國、日本、德國、韓國及台灣列入觀察名單,後來再納入瑞士,而在2017年10月的第4次報告,瑞士與美國的貿易量雖已排在第15名,但因過去已先被列在觀察名單中,此次依然被放進報告內。

除了對瑞士的特別說明外,看似嚴謹的報告,依然有令人難以忽略的偏差。在美國2017年的前12大貿易逆差國中,越南、愛爾蘭、馬來西亞及泰國,雖分別排在第5、6、8、11名,且對美出超均超過200億美元的門檻,卻因為從美國進口金額非常小,匯率政策並未被檢視。以越南為例,2017年出口至美國的商品有465億美元(比台灣還多),但進口不到82億美元,且最近幾年對美出超金額突飛猛進,理應是被美國視為不公平貿易的代表之一,卻因進口與出口合計僅547億美元,連美國的前15大貿易夥伴都排不上,而自始就不會出現在報告中。

美國防衛目標不精準 替越、馬、泰等國製造出口優勢

美國的主要貿易夥伴外匯政策報告中有說明為何以美國和對手國的貿易總量大小為監看時取捨的標準,是因為對美國經濟有顯著影響,且那些國家的政策對全球經濟有實質作用力。看似有幾分道理,但該報告出版的目的是在檢視各國是否藉由操縱匯率取得國際市場,並不是在檢討國際貿易排行榜,因此美國財政部的想法與做法,和目標的達成存有極大差距。

做為國際最大進口國,美國的政策選擇本身就影響了各國競爭力的強弱。台灣為了不列在觀察名單中,美國的態度經常成為政策取捨的限制條件,央行在評估干預外匯市場的方法與結果時,必須注意美國的想法,政策自主性受到壓縮;而越南等國的匯率政策因未受美國監看,自然能夠在必要時選擇自認對當前發展最有利的匯率政策,相對於受監看國家取得了出口的競爭優勢。

看重點理所當然 但選對重點才是關鍵

2017年美國商品貿易逆差7,961億美元,前15大貿易對手國占其總貿易量約75%,對美出超共7,235億美元,似乎捕捉了總逆差的9成(7,235/7,961=90.88%),其實這樣的解讀失之粗略,因為美國的貿易風貌並不能如此簡化。美國對所有國家的貿易逆差,是已減掉對某些國家有順差後的結果,若美國與貿易夥伴的進出口關係,從逆差最大開始排列,逐漸減小,然後接著順差最小一直列到順差最大,當只算逆差的部分時,會遠超過7,961億美元,譬如只統計美國2017年的前十五大逆差國,逆差金額就達8,421億美元。

因為逆差或順差的總結果其實是由所有國家合計而成,前十五大貿易對手國不應用來解讀占逆差總金額的百分比。理論上,進口加出口合計金額較高,兩國的經貿關係確實較為密切,但美國的外國匯率政策報告,關注的是貿易對手國是否藉操縱匯率取得對美國的競爭優勢,著重的應是對美出超較多的國家,由此出發,再搭配總貿易量的多寡,方能捕捉實象。

美國要如何監控貿易對手國是自己的事,不過既然想要做為國際市場的秩序維護者,就應有能夠說服各國的標準。因為美國能夠發揮的影響力,有時遠勝於表面的算計,對各國外匯政策的監看,應隨國際經濟風貌變遷而改變,不應成為市場的元凶。

  • 2017年美國的主要貿易逆差國 

    2017年美國的主要貿易逆差國 

  • 新台幣與越南盾相對美元匯率比較

    新台幣與越南盾相對美元匯率比較

  • 美國觀察3指標

    美國觀察3指標

  • 2017年美國主要貿易夥伴

    2017年美國主要貿易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