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眾的創造性決定革命的做法


2015-04-01

〔記者楊媛婷/台北報導〕「革命就像不結束的變奏曲,是漫長又持續的過程。」觀察全球群眾運動多年的日本知名藝術學者港千尋,從去年318太陽花運動發現了革命其實也有做法,親自來到現場的他,以攝影文集《革命的做法》記錄這場影響台灣深遠的公民運動,直指議會的意義,就從人民的占領行動開始。

曾撰寫重要社會學巨著《群眾論》的港千尋,走訪各國運動現場後,在去年來到因學生抗議服貿黑箱而發起攻占行動的立法院,「放諸歷史,大部分革命運動通常都是以暴力方式進行,但318運動卻是以和平的方式扭轉情勢,可視為人們實踐都市空間權後的成果。」

港千尋說,隨著時代演進,都市街道皆已被商品化,尤其台灣又有集會遊行法規範,公民想針對社會或政治議題發聲時,在程序的箝制下,往往變成沒有空間、管道發聲,「沒被分配到發言權的公民,藉由攻占立院開始說話」,他認為當代議制度失靈引發公民攻占行動時,「衝進立法院的瞬間,議會原本的意義才被彰顯。」

港千尋與國內公民運動的淵源,原來早從參與搶救樂生療養院開始,「參與運動後,深刻感受到運動的目的並非是為了搶救弱者」,他表示運動的真意其實是透過為弱者設想的經驗,逐漸改變社會的想法與風向。

「為他者著想」這點在太陽花運動上更為明顯,港千尋指出從現場秩序的管控到設立醫療站,都能觀察到這場與眾不同的革命「鉅細靡遺地照顧到每位參與者的身心狀況」,觀察敏銳的他說當時台灣執政者指控這群公民為暴民,「不過翻來覆去,當權者也就停留在『暴民』的單一語彙」,港千尋認為這群當政者口中的暴民反而掌握真正屬於人民與生活的語言,更善用傳播媒體置換並翻轉官方版本,「群眾的創造性決定了『革命的做法』!」

「太陽花運動是以兼具美學感性的能量所成就的公民運動」,以異鄉人之姿近身觀察的港千尋認為太陽花運動所引起的革命是過程而非成果,「更是各式公民創造性進程的總和」。

  • 318運動期間,抗議者曾發起靜坐、遊行,小朋友也扮成太陽花模樣支持。(資料照)

    318運動期間,抗議者曾發起靜坐、遊行,小朋友也扮成太陽花模樣支持。(資料照)

  • 日本藝術家港千尋以攝影文集《革命的做法》記錄去年的318運動。(記者王文麟攝)

    日本藝術家港千尋以攝影文集《革命的做法》記錄去年的318運動。(記者王文麟攝)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