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另類遊 透過鏡頭看見愛------悠遊野鳥世界夫妻 郭耿光&黃美娥


2010-12-08

記者周幸叡/專題報導

圖片提供/郭耿光˙黃美娥

[編按]世界何其大,旅遊主題何其多,旅人的旅遊方式也有百百種。旅遊版特闢〈寰宇另類遊〉,將與眾不同的旅人及其旅遊型態介紹給讀者,跳脫一般的旅遊平板印象,大家一起擴展旅遊視野,共同遨遊多彩的寰宇旅趣中﹗

從一隻鳥飛過眼前,大多時候是沒感覺,頂多知道「有鳥飛過去」﹔到現在,只要有鳥飛過身邊,幾乎都叫得出鳥名,這等「鳥功」,是從事野鳥攝影約6年的郭耿光、黃美娥夫妻,最自豪的成果之一。

6年前,為了試用自家代理的單眼數位相機,郭耿光自告奮勇做測試,當時他為攝影主題請教攝影專家,大家都說「鳥」最難拍,生性不服輸的他就決定從拍鳥開始著手,沒想到拍出來的影像都模糊掉,郭耿光竟然還去問日本相機原廠:「機器是不是有問題﹖」

從曾經讓相機原廠人員「臉冒三條線」的門外漢,憑著一股傻勁,郭耿光一頭栽進野鳥攝影世界,沒想到一年後就進步到開攝影展,至今拍出的無數作品,不只讓相機原廠人員豎大拇指說「一級棒」,履履做為教學範本,也讓台日攝影大師嘖嘖讚賞。

為了拍攝鳥 全台走透透

尚未投入野鳥攝影前,郭耿光很少走路,對台灣也不熟,更誇張的是如同他自招的:「沒拍鳥之前都沒出過台北﹗」生活重心除了工作還是工作,連小孩的成長照片,都是太太黃美娥拍的。當年59歲才初次拿相機,只知道跑到動物園去拍籠中鳥,快門按了又按,卻意外按出人與鳥之間的綿長情緣。

為了拍鳥,公事繁忙的郭耿光硬是從忙碌行程中擠壓出時間,每次都是半夜出門,天亮抵目的地,拍完後再當天趕回台北處理公司業務﹔為了拍鳥,原本不愛走路的他,可以揹著相機走過一個山頭又一個山頭、穿過溪澗峭壁、全台灣走透透﹔為了拍鳥,說話急性子快的他,可以安靜無怨言的在高達40℃的偽裝仗內數小時,還得忍受蚊蟲叮咬,只為等待鳥類驚鴻一瞥身影。

說也奇怪,這股傻勁似乎也傳達給野鳥,郭耿光渾然天成的「鳥味」,讓鳥類也自動靠近。常陪著郭耿光四處拍攝野鳥的鳥類生態攝影者黃文欣,就覺得很不可思議,因為很多時候大家等了半天都不來的鳥,郭耿光一來就跟著出現鳥蹤,例如「台灣山鷓鴣」,這種鳥生性怕人,有些拍了20幾年的攝影者都無緣拍到,郭耿光竟然在95年8月時,一抵達鞍馬山就拍了好幾張,而且是鳥兒落落大方走過眼前讓郭耿光拍,這種好鳥運實在教人又嫉又羨﹗

鳥王搭配鳥后 拍出動人照片

無獨有偶,一路陪伴郭耿光上山下海攝鳥的黃美娥,從第一年的「拿望遠鏡找鳥」身分,到翌年拿起郭耿光不用的相機,也開始投入鳥類攝影,同樣有著愛鳥的心,每次當她心中默禱:「xx鳥快出來,我們要拍你美美的照片去展覽。」各種等待中的鳥類就會奇妙現身,讓黃美娥如願拍下心中設想的畫面。這種吸引鳥類的功力,讓黃美娥被攝影同好稱為「鳥后」。

別人的夫妻之旅,也許是搭商務艙、住高級飯店、吃美食等遊程,郭耿光和黃美娥的夫妻之旅,是共同透過鏡頭攝獵台灣野鳥生態之美,遊程是吃麵包或便當裹腹、數小時不能上廁所、沿途走無人走過的山路,不時會有蛇出來打照面,一不留神腳打滑就溜下山谷....,一趟旅程下來,腰痠背痛是最常帶回來的伴手禮。

然而,在這些年的持續辛苦中,夫妻倆透過鏡頭,拍攝出一幅又一幅感動人心的野鳥畫面:啄食、育雛、排泄、飛翔....,每隻鳥都宛如大自然巧手打造的精靈,透過畫面,神靈活現的訴說著一個又一個的精彩野鳥物語。

這些屬於台灣的傲人之美,郭耿光夫妻並不藏私,將它們印成5本台灣野鳥攝影專輯,連續數年自費贈送全國中小學圖書館典藏,並出版台灣第一本英文版台灣野鳥攝影專輯。不只如此,兩人的作品更是台灣私底下拼外交的最佳橋樑,只要相關單位提出要求,夫妻倆都自費提供作品展覽,保加利亞、希臘、英國、日本、加拿大,都曾展覽過夫妻倆的作品,成功以台灣鳥類之美讓外國人驚豔﹗明年則預定在挪威展覽。

愛鳥護鳥 鶼鰈情深

透過鏡頭,郭耿光和黃美娥要讓人看到鳥類世界的愛,他們也希望大家都來愛鳥。這幾年除了拍鳥外,夫妻倆也投入鳥類保育教育上,在他們的畫面上有許多育雛的動人鏡頭,背後其實有著他們護鳥的苦心。夫妻倆拍鳥巢,只要親鳥超過一小時未回就會立刻撤走,不要讓親鳥因為看到人而棄巢。之後,他們還會花錢顧請當地人去保護鳥巢,確保幼鳥完全離巢才安心。

讓郭耿光欣慰的是,這幾年拍攝野鳥生態,發現台灣自然生態保育愈做愈好,都市鳥類愈來愈多見,如藍鵲、紅山椒等。很多農友也加入護鳥行列,例如台南種花生農友,看到農地上有鳥巢,絕不會去驚動牠們﹔種龍眼果農,看到有鳥巢就避開不灑農藥。郭耿光常去拍鳥的幾個地方,當地人透過他們的攝影集看到野鳥之美,也感受到他們對鳥類的愛護,現在一有鳥況就主動告知﹗

透過鏡頭,也讓人看到郭耿光和黃美娥夫妻之間的深情。今年4月,黃美娥和姐姐相約遊日,卻一抵日本就突然腦溢血,經過2次大手術和幾個月靜養,奇蹟式復原﹗其中背後的動力,是郭耿光鼓勵她再拿起相機,投入她既喜愛又拿手的鳥類生態攝影,並承諾為她在12月辦一個「台灣野鳥生態攝影展」。以往逢人就呼籲「愛鳥護鳥,別讓鳥類滅絕」的郭耿光,現在掛在嘴上的是愛的口頭禪:「老伴要珍惜,因為一旦沒有就沒有了﹗」

未來,這對以拍攝野鳥生態為旅遊的夫妻檔,不只是拿起相機,還要搭配錄影機,透過鏡頭錄下台灣野鳥的各種動態之美﹗

另類遊小檔案

◆鳥類生態攝影之旅入門:郭耿光建議基本配備為單眼相機,搭配300mm以上長鏡頭,以及望遠鏡。應有心態是看到鳥時可拍就拍,不能因想拍照而蓄意破壞鳥類生態。隨身乾糧裝備要帶妥,並注意安全。

◆台灣野鳥生態攝影展:12月11日至明年1月10日,於台北新光三越信義新天地A9館9樓,展出郭耿光和黃美娥拍攝的台灣特有種及特有亞種鳥類生態攝影,共約180幅作品,現場並有台北市野鳥學會義工為遊客導覽解說,洽詢台北市野鳥學會,電話:(02)23259190。

  • 攝於東華大學。每年3月的繁殖期,環頸雉的尾羽就會長出來,帶母鳥出巡時,常會翹起尾部,一邊鼓動翅膀一邊叫,威武的宣示主權。(攝影/郭耿光)

    攝於東華大學。每年3月的繁殖期,環頸雉的尾羽就會長出來,帶母鳥出巡時,常會翹起尾部,一邊鼓動翅膀一邊叫,威武的宣示主權。(攝影/郭耿光)

  • 綠繡眼是都市中最常見的鳥,與麻雀、白頭翁被稱為「都市三寶」,有時可能在住家附近就看得到牠們在育雛。(攝影/黃美娥)

    綠繡眼是都市中最常見的鳥,與麻雀、白頭翁被稱為「都市三寶」,有時可能在住家附近就看得到牠們在育雛。(攝影/黃美娥)

  • 八色鳥喜將巢築在山壁陰暗處,蚊蟲多到防蚊液沒用、蛇類亦不時出沒,加上常常得站上一整天等候,拍攝過程相當辛苦。(攝影/郭耿光)

    八色鳥喜將巢築在山壁陰暗處,蚊蟲多到防蚊液沒用、蛇類亦不時出沒,加上常常得站上一整天等候,拍攝過程相當辛苦。(攝影/郭耿光)

  • 在關渡的一片荷葉下,黃小鷺一動也不動的守候一小時後,一看到獵物到來瞬間啄取。(攝影/黃美娥)

    在關渡的一片荷葉下,黃小鷺一動也不動的守候一小時後,一看到獵物到來瞬間啄取。(攝影/黃美娥)

  • 透過鏡頭拍攝台灣野鳥生態之美,是郭耿光和黃美娥這對夫妻的共同休閒娛樂。(攝影/黃文欣)

    透過鏡頭拍攝台灣野鳥生態之美,是郭耿光和黃美娥這對夫妻的共同休閒娛樂。(攝影/黃文欣)

  • 黑枕藍鶲喜將巢築在深山隱密處、有藤的樹枝上,4月份正值育雛期,母鳥和公鳥會輪流餵雛。(攝影/黃美娥)

    黑枕藍鶲喜將巢築在深山隱密處、有藤的樹枝上,4月份正值育雛期,母鳥和公鳥會輪流餵雛。(攝影/黃美娥)

  • 攝於台大實驗林的火冠戴菊鳥。(攝影/郭耿光)

    攝於台大實驗林的火冠戴菊鳥。(攝影/郭耿光)

  • 在台南拍攝到的朱鸝全家福,公鳥將食物給母鳥,好讓母鳥餵雛鳥,卻恰巧形成「接吻」般的效果。(攝影/黃美娥)

    在台南拍攝到的朱鸝全家福,公鳥將食物給母鳥,好讓母鳥餵雛鳥,卻恰巧形成「接吻」般的效果。(攝影/黃美娥)

  • 在八仙山拍攝到的黃山雀,時值山櫻花盛開,吸引平常難得一見的牠們聚集而來。(攝影/黃美娥)

    在八仙山拍攝到的黃山雀,時值山櫻花盛開,吸引平常難得一見的牠們聚集而來。(攝影/黃美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