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意識與意識環保

2010-06-13

◎莊芳華 圖◎吳怡欣

台灣社會享有大名氣的作家張曉風,日前在眾媒體之前下跪,懇求馬英九,停止將國防部軍備局兵工廠釋出用地,改建成生技園區,為台北市民留一片濕地。

張女士對環境變遷的關懷與付諸行動的熱情,讓執政勢力與開發財團之間私相談妥的案子,資訊能夠公開,讓社會有探討的機會,確實值得肯定。

數十年前,張曉風曾經為文護衛恆春、墾丁附近伯勞鳥的生機,批評台灣民眾燒烤候鳥的野蠻行為;她也曾與影藝人共同發起「許一個有蛙鳴的夏天」,到台北植物園放生蝌蚪,儘管人工放生並不符合生態健康,事後證實這樣的行動只是笑話一場,但是張女士能夠保有文人的浪漫情懷,勇於付諸行動的熱情,是值得欽佩的。

同樣做環保,待遇不相同

然而,同樣是愛自然、護環境的所謂「環保人士」,多數人的境遇可沒有張女士那麼幸運。早在戒嚴年代,不談爭人權、爭民主,只為了維護生存的環境權,便會遭受國家機器的嚴厲鎮壓。執政勢力,把所有不接受財團與政府收編的人民,視為阻礙社會進步的「反動力量」,在御用媒體的抹黑下,暴民、貪婪、不理性、環保流氓的頭銜,成為這群抗爭者的標籤。政府發動警察進行驅離、逮捕、起訴、司法大刑伺候的例子比比皆是。

現在不談戒嚴時代的黨國體制,容不下任何與國家機器異議的聲音,即便是政黨輪替了又輪替的今天,馬英九執政這兩年來,因為堅持環保理念而抗爭,遭受野蠻傷害的例子,依然不勝枚舉:

環保聯盟理事長陳椒華指出:環保署規範電信業者的「電磁波標準值」,比世界衛生組織所定的標準高出八百倍。她擔心到處林立的「電磁波發射基地台」,危害居民健康,因此前往NCC大門前絕食靜坐,靜坐現場不到十人,同樣遭到野蠻驅離,並以違反集遊法起訴判刑二年;反樂生院拆遷的大都只是一群年輕學生,也被捉進看守所;台北縣光復國小家長會長游藝,抗議遠雄集團開發商業區,爬到老樟樹上抱住不放手,阻擋移樹工程,被依妨害公務罪捉走、起訴;環盟前祕書長何宗勳,因為抗爭行動,身上背負的司法案件,不知多少條都數不清了;台東釀醋達人徐蘭香,反對核廢料棄置台東,遭警察毆打……諸多環保人士,遭受國家暴力對待的事例,近在眼前、舉例不完。

全台灣各個小角落,有不少努力維護環境永續生存的環保人士,面對龐大的開發勢力,呼喊得聲嘶力竭也無效。向來自命台灣經濟發展領航人的政權,為開創所謂的「經濟奇蹟」,好像龐大的推土機與怪手一路往前開挖,沿途無法配合、或者不肯配合的聲音,都被視為進步的阻礙,全數必須撂倒、剷除。開發過程中被侵害的弱勢人權、反對的民意、不同觀點的環境利用價值、生態的永續生機,都必須消滅。「進步」的聲音轟隆轟隆,淹沒了所有不肯跟上腳步的族群,化成自然生態界無法挽回的悲歌。

馬總統選擇性聽取民意

如此迫害環保人士的政權,如今能為張女士的環保呼籲感動流涕,證實台灣社會既定的輿情,對這些中國文化大師的「仕人」恩寵有加。張女士為202兵工廠「勇敢」發聲,確實「感動」了一大群人。馬英九總統立刻親自致電,從總統、行政院長、內政部長、國防部副部長、中研院院長立刻動員起來,軍方迅速完成簡報作業,舉行大陣仗的現場探勘活動,並且向張女士允諾暫緩開挖。

這樣的「行政決策效率」,堪稱馬政府時代的奇蹟。向來對民意輕忽、對社會動向反應遲鈍的馬政府,這次的「火速行動」,證實張女士的分量。而同樣時間,在彰化濱海地區,有四千多公頃的原生泥灘濕地,即將被八輕石化工業污染,成千上萬的居民,發出求救的呼號,馬政權卻一意孤行,他的行政院長斬釘截鐵說:國光石化案,在6月底以前一定要通過。

張女士寫文章貶損前朝愛台灣、關懷環境,幾乎是所有正常人的普世情懷,這樣的情懷,不應該質疑,但是,當個人把自己的情懷,訴諸行動、寫為文字傳揚時,這個人就必須為自己的言行負責任,而不是自以為浪漫、俠義,就可以交代的。

張女士首先以文化人身分在《聯合報》藝文副刊上發表文章,以極盡鄙夷、輕蔑的口吻,貶損「前朝」的決策。

她說:近二十年來的台灣總統好比強盜。她說:從豬頭老李(指李登輝)、承珍氏夫人的陳代總統、領軍火商炸藥獎的醜臉李遠哲、模特兒兼財神爺的邱義仁……在張女士的文字當中,這幫人都是今天台灣環境災難的罪魁禍首。

張女士說:近二十年的總統是強盜;那麼,二十年以前的總統又是什麼呢?

水泥、石化工業,是國民黨政權扶植的重要企業。

國民黨統治台灣之後,所推動的經濟發展政策,不外扶植水泥業與石化工業。最早向蔣家政權宣示效忠的辜家企業,獲得國民黨的扶植,於1950年創立全台灣第一家上市公司「台灣水泥」。以水泥業做為經濟發展的起點,往後陸續大規模的水泥工業誕生,在政府的優惠鼓勵下肆無忌憚,刨開山脈、運走土石、鍛成水泥、大興土木、炒熱房地產生意,從鄉村到城鎮、從平房到高樓、從山巔到出海口、從水壩到河川渠道,全被水泥封鎖,成就了今日台灣水泥堡的景象。

王家的石化工業於1953年成立,直到今天,這個高污染、高耗能、高排碳的石化業,仍然獲得國民黨政權的優惠扶植,一輕、二輕……七輕、到國營國光石化八輕廠,把整個島嶼西海岸的優質泥灘地幾乎全部占據。

政權優惠融資財團,空頭財團照樣貸得大筆資金,開發資本源源不絕。填海造陸、抽沙補溏,築水泥壩堤、搶農業灌溉用水、吸乾河川水源、造成地層下陷、讓濱海漁村長年泡在鹽水中。

後國民黨時代,馬政府執政兩年,依然毫不節制,舉債已達九千億,花出去那麼多錢,還是用來繼續推動石化工業,教人民如何期待台灣會有「黃金時代」的來臨?

黑暗的台灣山林開發史

台灣最重要資源在山林。覬覦台灣山林,是每一朝代政權不可免的罪惡。但是台灣山林開發史上,最囂張、最無法無天的年代,還是國民黨掌權的1950年至1970年間。

蔣中正贈勳孫海(台灣農林公司創始人),並譽為對台灣經濟發展有功勞的林業鉅子。孫海家族企業取得政府授與的「合法伐木權」,招募民工與退除役官兵好幾千人,修築深入中央山脈的林道,貫通阿里山林場、太平山林場、大雪山林場、巒大山林場(今望鄉山林場)、斧鋸遍及台灣島各大原始林區。林務局是配合伐木鉅子攻陷山林的決策單位。

林務單位與民間財團,聯手殺伐台灣山林的狂潮,從五○年代到七○年代,短短一、二十年,也就是政府追求經濟奇蹟的所謂「林業極盛」時期,原始林悉數被砍伐夷平,種下往後土石流災難的肇因。

南投縣政府出版的《南投經建》一書中有這樣一段報導:

「在政府的許可下,咱們砍掉四千三百六十萬五千立方公尺的森林,用載重(原文『重』字是否應改為『材積』?)十五立方公尺、車長十公尺的運材車,需要兩百多萬輛車來拖運。若車車相接,全長可達約三萬公里,足足可繞台灣全島二十五圈半。這數目是政府許可的伐木量,不包括無法估算的盜伐量。」運材卡車如何往中央山脈深入?千年巨木如何被一一分割再運送出來?冒著白煙的蒸汽火車,如何把土地億萬年孕育的林木運出山,銷售國外?大肆砍伐的時代,隨著山林資源的枯竭慢慢止息,但是一切後患才剛剛上場。回頭看這一段山林的血淚紀錄,年年橫流的土石,就是土地對人類的控訴。

開發,為了奉行反共大業

1956年,為奉行反共戰略需求,替台灣海峽的危機,預留一處從太平洋撤退的通道,上萬中國大陸退居台灣的官兵,在蔣經國的動員令下,開挖橫貫公路。他們用血肉之軀挑戰自然險阻,曾經有兩百多位官兵,因而身亡葬身山野,終於四年的時間打通中央山脈地層,從台中橫越台灣島的肚腹,直貫花蓮。這個偉大工程,成為蔣經國政權宣揚人定勝天的典範。

但是,往後年年土石崩塌,從未停歇,道路老早就已經不通了。蔣家政權為了安置退輔官兵的生計,把經濟發展目標移到山頭,鼓勵農業上山,梨山、清境、武陵農場於焉誕生,農藥、化學肥料,從平原送上山,長年污染了河川的源頭。接著「新中橫」、「南橫」、「北橫」,也都在「繁榮經濟」的理由下開發。數年來,為了應付不斷崩塌,不斷修補的工程,整治經費年年升高,三十億、四十億、五十億……依然一場比一場更大的災難形成。

山岳不會同情人類的自大和愚蠢,不斷變動、不斷崩塌的事實還會隨歲月繼續上演。

台北市的原生埤塘,是如何成為火砲彈藥廠的?

張曉風如此關懷202兵工廠場區的未來變遷,是否也應該去探究它的過去。自然寫作者劉克襄查核過1904年的台灣堡圖,顯示目前202兵工廠爭議地區,原先是三重埔埤的中心位置,與其他周邊的埤塘相連通,負責南港地區的農業灌溉用水,水塘面積廣大,具有調節水位的功能,在1974年以前,仍然是與四分溪相連接。

軍方進駐此地,設立大口徑火砲彈藥兵工廠以後,傾倒廢土、鋪水泥,掩埋掉半個埤塘,加上往後陸續開發的工程、侵吞濕地,成為今日滯洪池的樣貌了。

這個為了「反共」這樣虛晃口號而設立的兵工廠,隨著馬政權親共、投共政策,必須取消軍備而釋出土地。夾在台北市精華區的這塊土地肥肉,嗅覺靈敏的財團最敏感,虎視眈眈。中研院以建設「生技研究中心」的美名,踏出土地釋出的第一步,接著群狼都可以蜂擁而至了。

歷經多年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勝盟國在1951年與日本簽署〈舊金山合約〉,世界各個國家脫離國際間相互糾纏難解的戰亂痛苦,終於各自追尋自己國家前行的道路。

時間的軸線只能往前,無法回頭,但卻非常公平地拂過世界每一個角落。這超過五十年時間的發展,在各個不同地區,因為決策者意向不同,發展路線不同,社會價值觀也不一樣。例如中國,可以為了追求資本經濟的大開發、大躍進,不惜壓制人權、也糟蹋了大好環境;但,也有例如紐、澳等國家,意識地球萬劫難復的危機,體認「好環境」才是國家的重要財富,全民致力減少污染,不再追求「好看」的經濟數據。而五十年的台灣社會,受制於執政者一切以「反共」為目標,不計後果榨取台灣環境資源,儲備反共能量之後,轉而又對中共投懷送抱。

今日回看這一段歷史,雖證明反共或投共都是一場時代的虛晃笑話,但台灣的發展方向卻因此嚴重扭曲,傷害福爾摩沙原本的優美特質了。

地層下陷是日復一日的進行式、冰山溶解也是逼近眼前的危機,地球終將毀滅的預測,是難以挽回的宿命嗎?政治史實、環境變遷史實,若不去細究,我們稀哩呼嚕、睜眼閉眼也就過去了,但是,我天生個性剛稜,總堅持相信人世間是有基本公道存在的,即便是世界末日就要來臨,也要把事件的來龍與去脈,追個起碼,把公道是非釐個清楚。

經營者心態左右生態

究竟是怎樣的一種時代背景?究竟是怎樣的經營者心態?會以如此不顧後果的「瘋狂」行動開發台灣?當年所種下的因,今日所開出來的果,是台灣的興旺生機還是大地夢魘的肇端?做為環境關懷者,可以用自我的意識形態,把這一筆爛帳全勾銷嗎?

令人傷心的環境現實,難道是台灣人一定要承受的宿命嗎?

最近,台灣大學環境污染與科技控制中心研究團隊分析稱:台灣環境的負荷壓力,居全球之冠,能源消耗密度居世界第一。

水泥、石化、污染、崩山,這樣令人傷心的環境現實,難道是台灣人一定要承受的宿命嗎?早年的治國決策者,如果不是一心一意為「反攻大陸」而打拚,把蕞爾小島當做「回家鄉」的暫時跳板,不顧後果開發;那麼,自然生機如此旺盛的台灣環境,會淪陷得如此快速嗎?

早年的治國決策者如果有他鄉是故鄉的情懷,用柔軟的心呵護這塊永續家園,福爾摩沙寶島自然也會以最清明優美的面目,回饋我們這些住民。台灣今日的面貌,國民黨沒有責任嗎?光是為了執政者一個虛妄、不負責任的政治口號,整個台灣的發展就變了質,反共復國害台灣五十年,那麼現在馬政府想把整個台灣的發展方向納入中國框架的ECFA合約中,又會傷害台灣到何種程度?

民意的聲音,馬政權選擇想聽的聽,想不聽的就不甩,一意孤行到底。而這就是張女士所寄予期待、跪求的領導人啊。

仍然祝福張女士所維護的202兵工廠綠地,在馬政府配合下得以保存。但更期待她轉個身看看台北市以外的台灣,看看中科三期雖然在法院判決環評無效,必須停工時,工程仍然繼續在進行;彰化濱海地區中科四期、國光石化案子,也在行政院長的催促下,轟隆轟隆往前直衝。●

廣告
  • 環保意識與意識環保

    環保意識與意識環保

網友回應
Top
熱門新聞
贊助商廣告
轉寄

標題:環保意識與意識環保


*收件人 Email 
如果要寄多個email,請用「;」分開,最多10個email
你的姓名 
*你的 Email 
訊息
 驗證碼   驗證碼有大小寫之分  
Top
Top
2014年12月21日‧星期日‧甲午年十月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