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青天

2010-04-27

◎張放

去年電視台重播《包青天》連續劇,感觸甚多。三十年前,華視播出《包青天》造成轟動。何以這位北宋時代的清官,如此受到億萬人民的愛戴與敬仰。一千年來,包公戲歷久不衰,他一直拉風,這是值得深思的課題。

有句俗諺:「官府衙門朝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我在少年時,便有「屈死別告狀」的思想,不知從何處獲得的教育影響。看元雜劇《陳州糶米》,包公曾唱出他的掏心話:「我是個漏網魚,怎敢再吞鉤?不如及早歸山去……」但他凝聽了小敝古的訴狀,又攬下了陳州之行的使命。這證明了包公的為百姓向豪門權貴鬥爭的凜然正氣。

客觀地說,「清官」是小農經濟的產物,而且是被壓迫人民的自我麻醉。在民主法治的社會,官是公僕,沒什麼「清官」、「黑官」之別。我不懂法律,但卻知包公判案不合法理,他辦案不許被告上訴,不經「最高法院」複審,就將犯人處死。這是「法盲」行為。包公搞有罪推定、刑訊逼供,動輒「從實招來免得皮肉受苦」……若以現代法律觀念,包公應被監察院彈劾,撤職查辦,關進監獄。但是,一千年後的觀眾依然崇拜包公,稱他「包青天」,這教人不能不深思了!

每次看《包青天》電視劇,我最激賞的是「鍘美案」,包公一臉肅殺之氣,他的「豁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的無畏精神,值得敬仰,他以鍘刀處決了陳世美,這種「先斬後奏」的氣魄,實在過癮,催人淚下。

在漫漫如長夜的封建制度下,豪門權貴結成了千層網,老百姓受了冤屈上哪兒找「清官」呢?有了包公這樣不畏權勢的官,為民伸張正氣,豈不是封建專制的中國特有的現象?

看《金瓶梅》,惡霸富商西門慶常說:「有本事的你到衙門告我去!」這說明了什麼?衙門的縣太爺是他鐵哥兒們,他們親得像穿一條褲子的兄弟,你能告倒他麼?西門慶的這句話,到處可以聽到,明朝、清朝,直到民國;甚至到20世紀海峽兩岸,仍舊聽到這樣的話。你想,「清官」怎能消失?人民群眾怎不幻想「包青天」再世?

包公原名包拯,始舉進士,後官至樞密副使,公者,敬辭也。如今安徽合肥的包公祠內,仍留有包公「鐵面冰心」、「菩薩心腸」的讚語。在宋史中,記錄包拯性格具有剛、廉、慈三大特點。建議包拯的三大特點,做為政府公務員學習的方向。

包拯不是神,他有內心矛盾,患得患失。讀元朝的雜劇,包公戲是最熱門的劇目,如關漢卿的《包待制智斬魯齊郎》、武漢臣的《包待制智賺生金閣》、李行道的《包待制智賺灰欄記》、無名氏的《包待制陳州糶米》等,流傳有十部之多。這些作品對於研究包拯很有幫助。

過去文學評論家鄢烈山倡議建立「包公學」,筆者舉手響應。菲律賓大學設有「黎剎學」課程。我們從五四運動以後為了研究《紅樓夢》,建立了「紅學」園地,為什麼不開闢「包公學」進行研究呢?這對於了解一千年來的政治、法律、社會和經濟,都有助益。

流傳下來的包拯故事,有些糟粕,應該清除它。到了清朝,不少戲曲把包公演成了神,荒唐可笑。說他是「星宿下凡」,可以「日斷陽,夜斷陰,出入三界」,這簡直胡謅八扯了!●

廣告
網友回應
Top
熱門新聞
贊助商廣告
轉寄

標題:包青天


*收件人 Email 
如果要寄多個email,請用「;」分開,最多10個email
你的姓名 
*你的 Email 
訊息
 驗證碼   驗證碼有大小寫之分  
Top
2014年4月20日‧星期日‧甲午年三月廿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