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停看聽〉在家昏倒 狀況連連


2018-09-12

文/賴彩美

那天清晨,我跟外子如常出門運動,走著走著,一陣劇烈疼痛,我的腳踝突然扭到了。粗線條的我心想痛一下應該就沒事,哪知沒走幾步路就失去信心,由於勉強還能走,婉拒外子陪我回家的好意。

走進家門,疼痛沒有緩解,反而更劇烈,望著空蕩蕩的家,第一次有孤單的感覺。為了驅趕負面情緒,我忍痛走進廚房,準備燒開水打發時間,突然覺得頭暈、血壓似乎往下降!原本面向瓦斯爐的我,轉身把屁股靠著流理台。

頭暈、血壓往下降,是倒地前最後的知覺,等到從昏迷中甦醒過來,睜開眼睛,第一個反應是,我怎麼趴在地上?

不知道趴倒地多久時間?不知道發生什麼事?陣陣疼痛襲來,滿心疑惑地望著前面的血跡,本能地摸到疼痛處,這才發現門牙斷了!沾著鮮血的手讓人心慌,想站起來照鏡子,但方才扭傷的右腳已經無法使力,孤獨無援的我坐在地上等待時間的流逝。

當外子做完運動回家時,差點被我狼狽的樣子嚇壞了!不是很愛哭的我,忍不住淚流滿襟。仔細回想,應該是在感覺頭暈的剎那,彷彿電線杆似地直挺挺向前撲倒在地。

一陣忙亂過後,外子一邊檢視傷勢一邊說:門牙斷了兩顆,下唇咬破一個洞,下巴有一個像乒乓球大的包,右腳烏青淤血腫得像麵龜……他自言自語地思忖:應該先去看頭呢?還是先去看腳?不,牙齒也很重要。而聞訊趕來探視的大嫂,望著臉色鐵青、魂不守舍的我,主張先去「收驚」。

從生死關頭走過來的我一臉茫然,先去牙科也好,骨科也行,腦科也可以,收驚也沒意見,一切聽從他人安排。一個好端端的人,突然失去自主能力──人生無常、生命脆弱,從此烙印我心中。

骨科醫師說得兩三個月才能正常走路。牙科說牙根斷裂,得等牙床傷口癒合,才能進行製作假牙的療程。腦科說應該是腦部缺氧才昏迷,幸好向前趴,否則傷到後腦勺恐怕……

群醫會診加上心靈(收驚)治療,3個月後我恢復原來的體貌,能走能跳、氣爽神清,每思及那趟鬼門關前的巡禮,就慶幸沒有一覺不醒,沒有變成植物人,體會健康就是財富,財富未必能買到健康的道理。

  • 在家昏倒 狀況連連

    在家昏倒 狀況連連

相關關鍵字: 家庭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