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台灣畫壇新銳的成長與茁壯 33首獎74件作品 聯邦藝術20年回顧展


2018-07-30

記者凌美雪、楊明怡/專題報導

以「希望‧前進Love & Hope」為主題,「聯邦藝術20年回顧展」將於本週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揭幕,集結「聯邦美術新人獎」和「聯邦美術印象大獎」首獎得主創作,及第15屆「台灣美術貢獻獎」得主張萬傳作品,邀民眾共同見證台灣本土繪畫藝術的成長茁壯。

繪畫青年第一桶金 為藝術沃土打地基

盼為國內有志繪畫創作的年輕人提供第一桶金,聯邦文教基金會於1998年創辦「聯邦美術新人獎」,並於2003年增辦「聯邦美術印象大獎」,以優渥獎金成為得獎藝術家求學、生涯規畫關鍵時刻的重要挹注。

歷屆得獎者,無論是首獎、優選或入選,目前多在美術創作領域找到自己的發展方向,比如2004年獲第7屆新人獎首獎的羅展鵬,近年創作潛力大爆發,不僅擁有大批粉絲,作品也備受國際藝術拍賣市場關注;第2屆新人獎首獎得主盧昉,大學畢業後遠赴西班牙留學,以其深厚的寫實功力,作品風格自由出入東西方文化內涵,也成畫廊競相邀展的創作者。

其他如陳孟澤、雷琴、陳俊華、王皓諄、林浩白……等,至今都在繪畫生涯持續前進,有多位作品已獲文化部新人推薦或國美館、北美館典藏,有人在創作同時執教,培育更多美術新生代。2004年印象大獎首獎得主陳孟澤說,得獎那年他30多歲,放下教職赴日專攻油畫創作,「到國外留學要花很多錢,40萬獎金對我的生活有很大幫助。」留學3年,他對油畫肌理、媒材有更多體認,回國後又得到廖繼春油畫創作獎,也在台北市立美術館辦個展,並持續創作至今。

邁入第21年 總獎金提高2倍

20年代表進入「轉大人」,「聯邦美術獎這20年來逐漸形成一道台灣繪畫的脈絡軌跡,它的主軸明確,持續鼓勵台灣的具象藝術畫家。」羅展鵬回憶當年的32萬元獎金說,「是台灣獎金最高的繪畫類獎項,珍珠奶茶那時候一杯才25元。」羅展鵬後來也曾多次擔任聯邦美術獎評審,他說,今年聯邦美術新人獎再次提高金額為40萬元,顯示基金會很看重這20年來累積的成果,期待能活絡獎項並吸引更多足夠優秀的作品。

聯邦藝術20年回顧展不僅展出33位首獎得主當年得獎的作品,也邀請他們提供符合「希望‧前進」主題的新作,作為藝術生涯不斷精進的對照。聯邦文教基金會表示,在20年回顧展同時,2018年聯邦藝術比賽也已開始徵件,總獎金提高了近2倍,「聯邦美術新人獎」首獎獎金提高至40萬元,「聯邦美術印象大獎」首獎獎金提高至60萬元,徵件日期至9月30日止。

「聯邦藝術20年回顧展」8月1日至8月12日在國父紀念館博愛藝廊展出,開幕典禮將於8月2日下午舉行。

  • 2010年以〈靜謐〉(圖)獲美術新人獎首獎時,林浩白剛踏上專職創作之路,他說,「藝術之路像跑馬拉松,需要一些養分和激勵,聯邦美術獎對很多參賽者而言,就是那個激勵。」林浩白說,〈靜謐〉以花卉為主題,引入窗戶外漫射進來的自然光,新作〈邊際〉則把視線轉往窗外,從旅行的經驗裡取材,是新系列的第1張作品,在對自己很重要的展覽中展出一張有「開始」意味的畫作,希望能和聯邦美術獎一起「前進」。
(記者楊明怡)

    2010年以〈靜謐〉(圖)獲美術新人獎首獎時,林浩白剛踏上專職創作之路,他說,「藝術之路像跑馬拉松,需要一些養分和激勵,聯邦美術獎對很多參賽者而言,就是那個激勵。」林浩白說,〈靜謐〉以花卉為主題,引入窗戶外漫射進來的自然光,新作〈邊際〉則把視線轉往窗外,從旅行的經驗裡取材,是新系列的第1張作品,在對自己很重要的展覽中展出一張有「開始」意味的畫作,希望能和聯邦美術獎一起「前進」。 (記者楊明怡)

  • 劉國正從1998年新人獎創辦就參加比賽,後於2008年獲印象大獎首獎。「這兩個獎很有意義,它給了我們一個舞台。」劉國正說,他從小在瑞芳長大,當年得獎作品畫的都是故鄉寫生,如〈四腳亭街景〉(圖)。新作〈鹿出〉源於台灣「鹿之島」美名,畫出梅花鹿在原野、山林靜佇或走動的靈性模樣。結合寫意手法和表現主義畫風,對創作歷程來說也有「前進」之意。(記者楊明怡)

    劉國正從1998年新人獎創辦就參加比賽,後於2008年獲印象大獎首獎。「這兩個獎很有意義,它給了我們一個舞台。」劉國正說,他從小在瑞芳長大,當年得獎作品畫的都是故鄉寫生,如〈四腳亭街景〉(圖)。新作〈鹿出〉源於台灣「鹿之島」美名,畫出梅花鹿在原野、山林靜佇或走動的靈性模樣。結合寫意手法和表現主義畫風,對創作歷程來說也有「前進」之意。(記者楊明怡)

  • 劉國正從1998年新人獎創辦就參加比賽,後於2008年獲印象大獎首獎。「這兩個獎很有意義,它給了我們一個舞台。」劉國正說,他從小在瑞芳長大,當年得獎作品畫的都是故鄉寫生,如〈四腳亭街景〉。新作〈鹿出〉(圖)源於台灣「鹿之島」美名,畫出梅花鹿在原野、山林靜佇或走動的靈性模樣。結合寫意手法和表現主義畫風,對創作歷程來說也有「前進」之意。(記者楊明怡)

    劉國正從1998年新人獎創辦就參加比賽,後於2008年獲印象大獎首獎。「這兩個獎很有意義,它給了我們一個舞台。」劉國正說,他從小在瑞芳長大,當年得獎作品畫的都是故鄉寫生,如〈四腳亭街景〉。新作〈鹿出〉(圖)源於台灣「鹿之島」美名,畫出梅花鹿在原野、山林靜佇或走動的靈性模樣。結合寫意手法和表現主義畫風,對創作歷程來說也有「前進」之意。(記者楊明怡)

  • 陳孟澤2004年〈初春〉以一系列近似莫內點描風格的自然風景獲印象大獎首獎,新作「水族」(圖)系列,「描寫水族館裡魚群的姿態,魚很特別,牠們不會擺姿勢給你畫,這張畫裡的魚集體往前游,很符合『前進』這個主題。」陳孟澤說,水族系列為蛋彩畫,相較油畫,顏色更圓潤、層次更豐富,且不易龜裂,但也需花更多時間疊色,描繪「水」的蔚藍和深邃感。(記者楊明怡)

    陳孟澤2004年〈初春〉以一系列近似莫內點描風格的自然風景獲印象大獎首獎,新作「水族」(圖)系列,「描寫水族館裡魚群的姿態,魚很特別,牠們不會擺姿勢給你畫,這張畫裡的魚集體往前游,很符合『前進』這個主題。」陳孟澤說,水族系列為蛋彩畫,相較油畫,顏色更圓潤、層次更豐富,且不易龜裂,但也需花更多時間疊色,描繪「水」的蔚藍和深邃感。(記者楊明怡)

  • 陳孟澤2004年〈初春〉(圖)以一系列近似莫內點描風格的自然風景獲印象大獎首獎,新作「水族」系列,「描寫水族館裡魚群的姿態,魚很特別,牠們不會擺姿勢給你畫,這張畫裡的魚集體往前游,很符合『前進』這個主題。」陳孟澤說,水族系列為蛋彩畫,相較油畫,顏色更圓潤、層次更豐富,且不易龜裂,但也需花更多時間疊色,描繪「水」的蔚藍和深邃感。(記者楊明怡)

    陳孟澤2004年〈初春〉(圖)以一系列近似莫內點描風格的自然風景獲印象大獎首獎,新作「水族」系列,「描寫水族館裡魚群的姿態,魚很特別,牠們不會擺姿勢給你畫,這張畫裡的魚集體往前游,很符合『前進』這個主題。」陳孟澤說,水族系列為蛋彩畫,相較油畫,顏色更圓潤、層次更豐富,且不易龜裂,但也需花更多時間疊色,描繪「水」的蔚藍和深邃感。(記者楊明怡)

  • 羅展鵬2004年以〈藝術家的試煉〉(圖)參賽,此次以一幅畫敘利亞兒童難民的作品參展,除因「人」一直是他創作的主題之一,也因他認為「絕望的反面就是希望,如果不去觀看絕望的部分,那樣的『希望』也會變薄。」這是創作多年的觀察和感觸,成為他一系列探討信仰、苦難和救贖的作品。(記者楊明怡)

    羅展鵬2004年以〈藝術家的試煉〉(圖)參賽,此次以一幅畫敘利亞兒童難民的作品參展,除因「人」一直是他創作的主題之一,也因他認為「絕望的反面就是希望,如果不去觀看絕望的部分,那樣的『希望』也會變薄。」這是創作多年的觀察和感觸,成為他一系列探討信仰、苦難和救贖的作品。(記者楊明怡)

  • 羅展鵬2004年以〈藝術家的試煉〉參賽,此次以一幅畫敘利亞兒童難民的作品(圖)參展,除因「人」一直是他創作的主題之一,也因他認為「絕望的反面就是希望,如果不去觀看絕望的部分,那樣的『希望』也會變薄。」這是創作多年的觀察和感觸,成為他一系列探討信仰、苦難和救贖的作品。(記者楊明怡)

    羅展鵬2004年以〈藝術家的試煉〉參賽,此次以一幅畫敘利亞兒童難民的作品(圖)參展,除因「人」一直是他創作的主題之一,也因他認為「絕望的反面就是希望,如果不去觀看絕望的部分,那樣的『希望』也會變薄。」這是創作多年的觀察和感觸,成為他一系列探討信仰、苦難和救贖的作品。(記者楊明怡)

  • 2010年以〈靜謐〉獲美術新人獎首獎時,林浩白剛踏上專職創作之路,他說,「藝術之路像跑馬拉松,需要一些養分和激勵,聯邦美術獎對很多參賽者而言,就是那個激勵。」林浩白說,〈靜謐〉以花卉為主題,引入窗戶外漫射進來的自然光,新作〈邊際〉(圖)則把視線轉往窗外,從旅行的經驗裡取材,是新系列的第1張作品,在對自己很重要的展覽中展出一張有「開始」意味的畫作,希望能和聯邦美術獎一起「前進」。
(記者楊明怡)

    2010年以〈靜謐〉獲美術新人獎首獎時,林浩白剛踏上專職創作之路,他說,「藝術之路像跑馬拉松,需要一些養分和激勵,聯邦美術獎對很多參賽者而言,就是那個激勵。」林浩白說,〈靜謐〉以花卉為主題,引入窗戶外漫射進來的自然光,新作〈邊際〉(圖)則把視線轉往窗外,從旅行的經驗裡取材,是新系列的第1張作品,在對自己很重要的展覽中展出一張有「開始」意味的畫作,希望能和聯邦美術獎一起「前進」。 (記者楊明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