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同OPEN講〉同志心情 也有城鄉別


2018-04-16

文/蔣明白

清明連假期間,許多同志朋友都回鄉掃墓去了,當然,台北本來就有許多外地來的求學及就業人口,但與一般異性戀不同的是,同志選擇北上的主要原因,還是為了逃避老家的壓迫感,而我的同事Owen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Owen原本是在屏東長大的孩子,但是從北上讀大學開始,就漸漸成了一個「高調的同志」,如今,從Owen的揹包、安全帽到穿著,全都有著和GAY相關的圖騰或文宣字句。

直到去年6月,當「同婚釋憲案」通過後,我就要求Owen和他的同志伴侶Alan接受訪問,談談他們對「同婚」的期待,不料,在聽說必須刊登兩人的生活照時,Owen立刻拒絕了我的邀請:「對不起ㄟ!如果要在報紙登我們的照片就不行了,因為屏東的家人還不知道我是GAY!」

原來,感覺已經公開出櫃的Owen,卻還是要在老家扮演異性戀的角色;而又有多少和他一樣的外地同志,必須長期過著這種雙面生活呢?

3月24號,台南市舉辦了台灣今年第一場的同志遊行,當天上午,「守護兒少聯盟」及台南市議員王家貞等人,卻先召開了一場反同記者會,現場甚至還出現了「台南不歡迎同志 」、「死同性戀滾開」等羞辱性言語。

說坦白話,我不太理解台南的反同人士到底在訴求什麼,是不歡迎同志到台南旅遊呢?還是希望台南籍的同志都離開家鄉呢?那更往南的高、屏地區又是如何看待同志呢?

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如果連地方民代都帶頭做出這種不理智的言行,那麼,今後就不要再討論「鼓勵年輕人回鄉打拚」、「縮短城鄉差距」、「提振在地觀光產業」這些議題了。

(同性戀有哪些難言之隱?異性戀父母又該如何試著理解同志子女?透過gayproudly@hotmail.com此一平台,歡迎異性戀和同性戀,一同公開講明白!)

相關關鍵字: 家庭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