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邦尼/修身


2018-02-11

◎楊邦尼 圖◎阿尼默

有一天,尿尿的時候,低頭看,雞雞呢,被一坨圓頂丘遮擋。

圓頂丘,地理學概念。

你教過的等高線,一圈一圈勻稱的等高距。

「如果有一天我有了大肚腩,你對我是否意興闌珊。」歌裡這麼唱。

你有了隆起的肚腩,如三月孕婦,不是一天之內造山運動形成的,經年累月,不搭理,悄悄然橫陳在你眼下。

從此人雞兩隔,連對望、墊起腳跟,看不見,就是看不見。

牠孤懸垂吊在鼠蹊間,好寂寞的器官啊。你有多久沒有低頭細看琢磨。玉不琢,不成器。況且,你不是玉,是毀壞之身。

這震撼,像小時候,三、四歲吧,看見父親的陽具如此碩大無朋驚嚇你。

思無邪。

荒人說,身體就是衣裳

一次,和陌生精瘦腹肌男做完愛,二十來歲,沒急著捻亮燈,圍上棉質白浴巾,洗澡,逕自走人。兩人累攤在黑皮軟墊,汗涔涔,氣噓噓。牆面鑲嵌落地鏡,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三溫暖的迷宮暗房裡流行安裝成片鏡子,看彼此蛟繞的身體像上古神話女媧伏羲交媾,人蛇不分。傅柯說的異托邦,遁身之必要,你們在鏡子那裡,那裡不是這裡,既現實又魔幻。

歌曰:「血裡的狂野,對真實與幻覺已無分別。」

欲火滅,精瘦腹肌男撫摸敲打你肚皮鼕鼕趴趴聲。

「是肚腩!裡面都是油欸。」

你來不及回話,不是讚美,是揶揄,是調侃,是告訴你――青春不再。

好比造愛正熾烈的時候,一個大動作假髮摔掉,驚詫。

「蛤,禿頭!」

勃硬的大雕立即疲軟,掃性。

肚腩,禿頭,LP芭樂癰大,這大概是所有中年男的視覺震撼,無異於閹割。

你已經四十歲,大叔之齡,曾遇過如此精實之身,上品。

在猛烈又溫柔磨蹭撞擊抽插,如火山噴發爆漿,疲累問:「你幾歲?」

那人在幽冥中答:「六十。」

你心裡暗忖,天哪,此人幾可當你爸。

六十歲,怎麼可能,沒有老人斑,沒有傳聞中的,好殘酷的,加齡臭。老,身體是會發出腐朽死亡的氣息,你嗅過,驚怕。

你們看不清彼此,面目模糊,視覺如鼠,只有身體可以慰慰然撫摸偎靠。你和一個六十歲的,老人,做愛,他進入你,一點不老,腰力如熊。有種復歸於嬰兒、子宮、太初之感。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你想起,以前遇過的青春尤物少年仔,十八歲,Grindr釣到的。

「欸,小朋友,你怎麼那麼厲害,一點都不像十八歲咧。」

「谷狗就有啦,有什麼奇怪大不了!」

他早已游刃有餘在各種日系泰式歐美情色網站看過各種性愛技巧和姿勢,他倒過來可以喊你爹迪。

十八歲,六十歲,挖靠!根本是兩個平行世界的人。你竟然和他們發生肉體關係,彷彿穿越土星環帶蟲洞,性愛之旅結束,回到地球,人世間,夢一場。

為了膚淺的理由,起碼下次和陌生男,想做愛的時候,在Jack’d貼出無頭身體照,招蜂引蝶來。他傾慕你,誇耀你,身體好健朗,一點都不像年過四十,何來大叔。

你決定,不齊家,不治國,不平天下,你修身,雪恥。

你誓言要把圓頂丘剔除,像愚公移山那樣。你開始一整套的減脂增肌飲控修身計畫。你不要用一件又一件的衣服遮掩走形如山的身體,你要一件一件把衣服脫掉。在週末的夜晚,東方不敗唱道:「週末的夜,我不哭泣,將所有你喜歡看我穿的衣服脫去。」

荒人說,身體就是衣裳。

下定決心修身,此修身非彼修身。儒家的修身太唯心,太玄幻,太剛正不阿,無欲無求,凡忿懥、恐懼、好樂、憂患,不得其正。心不正,修身不成。

吾人之修身,就只在此身,止於身。不外求,不在心。你就是要有一副好身材,可以孔雀開屏炫耀示人。

修身,只為悅己而容。

知己知彼,百戰能勝。塔尼達體組分析儀,將你看不到的五臟六腑全掀開,潘朵拉的盒子,看著長串的英文字,或簡縮,夾以數字和百分比,根本火星文。

Fat%、TBW、Bone Mass、Metabolic Age、Visceral Fat、BMI。

有看,沒懂。

你須要再翻轉成你懂的語詞。

開始追蹤加入臉書公開不公開社團,當潛水員,偷窺、張看各種修身法術和食譜,廿萬欸,的會員大軍。原來大家都愛身體,愛修身。你不再踽踽獨行,修身之路攜手前行,在虛擬超真實的空間,沒有時差、地差,像在地球之外,找到同樣一顆星球,有陽光、空氣和水,分享各自的修身之道。慷慨分享,不私藏。

藏天下於天下,乃不藏之藏。不藏之藏,自無所失。

別再說臉書虛無、空泛,臉書即現實,好實在。

你吃進什麼,就成了你的身體

修身第一步,BMR,基礎代謝率。

維持生命所消耗的最低熱量,史陀說的entropy,熵學,熱量學。愈年輕,基礎代謝率高。反之,年紀愈大,代謝率降低。

所有物種之中,大概只有人族是攝取超過身體所需的熱量,白話文叫卡路里,於是多餘的熱量囤積在腰腹之間,日復一日,成肚腩,宛如瑪麗亞無性受孕。

莊子,他看穿身體所能承載的熱量,不貳過,不逾矩,不,這是孔子的話。莊子是這樣說的:「鷦鷯巢於深林,不過一枝;偃鼠飲河,不過滿腹。」

不過,多好的修身之道。

好可怕,全球七十億人口,胖子二十億。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過,猶不及。

少即多,日人的斷捨離,減之,簡之,的生活。老子言:「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馳騁畋獵,令人心發狂,難得之貨令人行妨。是以聖人為腹不為目,故去彼取此。」

修身在腹。

你吃進什麼,就成了你的身體。

Obese豐腴。食物的obese,最後成了身體的obesity。超載的豐腴。

宮崎駿的《神隱少女》裡面的父母面對滿桌豐腴的食物,把自己吃成豬,由十歲的小女兒千尋來拯救,拯救大人世界,人豬不復返,物質文明的豐腴造成的,過度豐腴,精神枯荒如骷髏。

湯婆婆是豐腴的,無臉男是豐腴的,河神是豐腴的,就連湯婆婆的小寶寶也是壯碩豐腴到無以復加。

鍋爐爺爺是瘦的,琥珀川的陰鬱少年小白龍是瘦的,千尋當然更瘦。

以身瘦抗豐腴。

胖瘦無罪,罪在食物。

你驚訝,原來《神隱少女》的題旨在修身,在飲控,在節制,在至善。

耶穌教導門徒,道:「阮的日食今仔日給阮。」

原文是「Give us this day our daily bread.」,這天的,每日的麵包。一日一麵包。身體所需的熱量。

我默念修身主禱文。

修身第二步,飲控。

修身箴言:動三分,食七分。

飲食三戒,少糖,少鹽,少油。又三無,無煎炸,無糖飲料,無醃製。

口腹的零度欲望。

減外食,你來到傍晚的菜市場,買食材,四十歲開始走入廚房,開始自煮生活。眼見為憑,買原型食物,魚是魚,肉是肉,菜是菜。粗糙的,手工的,你可以直接握在手上看出它本來面目,不是那種加工再加工添加再添加的產品,原料和產品之間沒有任何相似度。

你把廚房當修身的實驗場,汆燙之、蒸之,慢火燉之、熬之。忌油炸,忌烈火。

你回到飲食的原始人狀態。在生食與熟食的邊界,那時候的人由蒙昧走向意識初醒,身體輕輕盈盈,像野猴跳竄。

愛我,別愛飄忽的靈魂

第三步,進修身房。煉丹爐,頑猴被丟進八卦爐,七七四十九天,煉成火眼金睛。

你翻閱各種重訓祕笈。有一種欲練神功,揮刀自宮的決絕與痛楚。你得先撕裂肌肉,修復,壯大之。大叔練的不只是身體,皮毛,還有內在。半年後,把幾近裸照LINE給晃哥哥,他稱羨道:「一整個變身小鮮肉。簡直讓人讚不絕口,不說還看不出來四十歲呢!百分之八點五的體脂率,是要逼死誰。」

你說這是四十年來身體最好的體態。能在人界的盛年,走入最好的時光,也算不虛此生了吧。

攤開祕笈,六百塊身體肌肉各安其位,各司其職,各有名字:斜方肌、三角肌、胸大肌、肱二頭肌、前鋸肌、肱橈肌、恥骨肌、腹外斜肌、腹內斜肌、直腹肌、腹橫肌、腱肌、後三角肌、肱三頭肌、闊背肌、豎脊肌、臀大肌、股四頭肌、腓腸肌……

好神祕迷人的肌肉群。你看著鏡子中的身體,暗影斑駁,歷歷分明,的肌肉。像納西瑟斯看著自己水中的倒影。

你先是怯生生地辦了修身會員卡,如入祕教,進修身房。深夜,有善男子、善女子各種理由在跑步機、腳踩飛輪,大汗淋漓,哐噹巨響,有浩克男在樓上怒丟啞鈴,你想說不要砸開洞,傷了樓底人。

修身房,即刑房。

拉之、推之、卷之、壓之、磨之、撕裂之、痛苦之、呻吟之、舉之、彎之、柔之、逆之、順其自然之。

修身男女來去如千帆過境。修身進入撞牆期,發覺身體就是浮士德的交易,就看誰先妥協,誰先放棄。身體和靈魂二分的,是陷阱,與魍魎。你就是身體,身體就是你。靈魂的,即肉體的。身體極聰明,他會很快適應你的訓練,你的強度,你的怠惰。然後,歇躺下來,讓你不痛不癢。

你得轉換跑道,更改路徑,讓身體陌生化,帶到烏有之鄉,重新開始,鋸齒迴旋,後退與前進。修身之路漫漫兮,不會讓你一夜變成阿諾、金剛芭比,那是電影漫畫《美國隊長》才有的好嗎。修身是靈體的LTR 、SM之戀。

修身在表面,表面即深度。

「話說深度就在表面上,望聞問切,無非臟腑氣血。你的修身照,都這麼賞心悅目。」晃哥哥說。

你鉅細靡遺記錄修身變化,數字和照片,數字浮雲起伏,身體不撒謊,有圖有真相,愛上自拍,不修圖,你修身。

讀〈養生主〉,看庖丁如何殺一頭牛,不是牛的部分,而是牛的全體。以至於三年後未嘗見全牛,緣督以為經,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養親,可以盡年。故我修身千二百歲矣,吾形未嘗衰。修身若何?謹修而身。

你在跑步機上如夸父逐日,脂肪在跑步中氧化代謝掉了,大叔不只誓要把圓頂丘剔除掉,更要增肌,你槓鈴胸推,引體向上,俄羅斯扭轉,史密斯架深蹲,高燃脂波比跳,「手之所觸,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嚮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於《桑林》之舞,乃中《經首》之會。」

哇塞咧,你像Eureka高喊,找到了!莊周根本是修身祖師爺。

為了雪恥,你單純想要把囤積的脂肪一層一層地從腰肚間除之,你和單眼皮男孩做愛時,他撫摸你好緊實的肌膚,愛我,別愛飄忽的靈魂,愛肉體。

舉足千斤地踏上修身之路,神話說不要回頭,回頭就變成石頭,變成鹽柱,變成豬。

家事擾人,國事無望,天下事呢,你沒想過兼善天下,你只是獨善其身,修身之後,你成為一個新造的人。

你更換了Grindr交友軟體的大頭照,其實是無臉半裸照,低腰牛仔褲,現鯊魚肌、腹肌、人魚線,總有人私訊疑慮問:「照片是你本人嗎?」

「是啊。」

「身材好好,好性感!」

「謝謝。」淡淡然,你自信回。

「做愛嗎?」單刀直入問。

「身體照?」

傳來照片,你一點欲望的漣漪都沒有,水波不興,屌軟趴著。

你想起另一座大叔的人生的山丘,他感歎唱念:「越過山丘才發現無人等候,喋喋不休再也喚不回溫柔,為何記不得上一次是誰給的擁抱,在什麼時候。」

你記不得上次做愛那人的身體,無面目的器官而已。你根本不是無人等候,你是在等自己鍛鍊成金身,願不愛他人的,愛自己。宙斯的咒語。

  • 圖◎阿尼默

    圖◎阿尼默

相關關鍵字: 自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