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玉蕙/早晨的那杯咖啡


2018-02-07

◎廖玉蕙 圖◎王孟婷

一早,電話鈴聲響起,從書房傳到臥房,延伸過長長的玄關。睡夢中隱約聽到,似有若無,電話響了好久,在我終於決心去一探究竟時,忽然就停了。正想繼續賴個床,沒隔兩分鐘,電話又不死心地響起,那聲音聽來是不達目的誓不甘休的樣子。這回,我果決地從溫暖的被窩衝出,急奔到書房接聽。一個精神奕奕的聲音說:「我是中華電信,你們的MOD出了什麼問題?」

迷迷糊糊地,我複述了一遍他的問題,想起昨晚外子和女兒彷彿打電話到中華電信問了什麼問題,我原本想把女兒或外子中的其中一人叫起來接電話,想想,天氣好冷,實在不忍心。於是,努力回想,終於想起好像是MOD的遙控器,於是跟他說:「遙控器不靈光,始終無法輕鬆啟動開關,每每得按了又按,換各種角度按得咬牙切齒,這樣正常嗎?」

可能是因為聽到「咬牙切齒」四字的形容太象形,對方在電話裡哈哈笑開了,很理解地說:「那好,我知道了。九到十點之間我會到,屆時,你們家有人在嗎?」

當他準時在樓下按門鈴時,我正在煮咖啡。為了測試前些日子新買的保溫瓶的保溫能力,我放下煮四杯的咖啡粉,打算多煮兩杯放進壺裡,等幾個鐘頭過後,看看保溫狀況。既然人家前來幫忙解決問題,我們當然不好只是自己享用或藏私,幸好多煮了兩杯,當然好的東西拿來跟好朋友分享。

男人很客氣地婉拒,外子問他是不習慣喝咖啡嗎?他說他是可以喝咖啡的,只是不好意思。我說:「如果是因為不好意思,那就不必拘禮,一起喝一杯吧,今天的咖啡不錯的。」男人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說:「一進門,就聞到了,真香。」

咖啡煮好了,問他習慣加奶嗎?他沒回答。我猜測他是喝加奶的,因為不加奶的人通常會很驕傲地回說:「不加,我喝黑的。」以表示他是喝咖啡的行家,不怕吃苦。

於是,我進廚房拿出鮮奶,用雀巢專用打奶器將奶加熱,然後倒入咖啡裡,請他工作前先喝正冒著煙的咖啡。他說:「不行!工作優先。」然後認真檢查,把舊跟新的兩支遙控器頭碰頭地對著,按了幾下,綠光閃了閃,就說好了,已經幫我們換了一支遙控器。

試過新換的遙控器,證明可以正常操作後,我悵然若有所失,又催他:「喝咖啡吧。」心裡急啊!熱熱的咖啡眼見就要涼了,豈不可惜。他沒理,還好整以暇地東看西看。外子忽然想起昨晚女兒曾設法將網路臉書連上電視,好像沒有成功,問他是電視沒有相關軟體支援嗎?那男人把頭探進電視後方,忽然有另外的發現,說我們的傳輸線是舊式的,問我們要不要換一條HDMI線?我問他那是什麼?外子怕我丟了他的面子吧,很快搶先回答:「是高畫質影音傳輸線。」我說可以啊,但還是再度提醒他咖啡要涼了。這回,他依然說:「工作優先。我先下樓去拿傳輸線。」我只好放棄強迫他趁熱喝,這麼個敬業的人別讓我給教壞了。

二度上樓後,他三兩下將傳輸線搞定,我們都忘了繼續探問臉書連上電視的疑問,只慶幸他終於可以喝口咖啡了。沒有!他完全無視於我們夫妻的焦慮,說是要展示換高畫質傳輸線之後的畫面質地給我們看。我頻頻注視那杯咖啡,一方面乾著急,一方面又深自檢討自己真的很自私,只顧著管自己煮出來的那杯咖啡能不能在最佳狀態下被喝。因為心急,他一打開電視節目,我就亂答腔,企圖縮短時間:「嗯!真的很不一樣,畫面清晰多了。」他納悶地看了我一眼,說:「這個沒什麼不一樣,要有HD高解析度的節目才有區別。」這話說得我好慚愧,盲目加三級,明顯拍錯馬屁了。

電視節目沒找到合適的,他按出MOD上的電影台,慢慢找尋有HD字樣的影片,找好久,終於找到標示高畫質的。轉頭問我:「你看!有沒有不一樣。」其實我一點也看不出有什麼兩樣,我這人粗枝大葉的,但他既然都費心換了,而且顯然如此自傲,我只好欣然附和:「哇!真的,高畫質就是不一樣。」說完,我又忍不住轉頭憐惜地看了看那杯必然已經冷掉的咖啡。

得到滿意的答案後,他總算決定喝咖啡了,我不免有些失落,一杯冷掉的咖啡!

但是,這位男子還是顯露了相當的振奮,外子遞給他一片玉米巧克力配咖啡吃,他邊吃邊喝,看起來相當滿意。喝完後,咂咂嘴,說:「今天真是太棒了!早上就被你們招待喝了一杯香醇美味的咖啡,整個世界都變得美好起來。」他可能被咖啡感動,決定投桃報李,不但傳輸線不收費,還要再加送我們另一支遙控器。他說:「夫妻各用一支遙控器,就不用搶了。」我本來想跟他說:「如果你早些喝咖啡,味道會更好些。」但既然他都已經如此滿意,我就不用再逼人太甚了;但有一句話很想跟他說:「有兩個遙控器真的太感謝了,但沒有兩部電視可供遙控真有些遺憾,要不要再附送一部電視機……」但意識到畢竟已經是花甲之年的人了,總該像個樣,開玩笑得適可而止,就別三八了,我終究把這句冷笑話硬生生給吞了下去,那滋味感覺應該就像他喝掉的那杯冷咖啡。●

  • 圖◎王孟婷

    圖◎王孟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