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散戲 孫翠鳳台前台後戲班人生


2017-11-01

〔記者凌美雪/專訪〕明華園總團挑戰禁忌演《散戲》,將本土文學作家洪醒夫得獎短篇小說改編搬上舞台,去年首演大成功,原本打算封箱3年,卻在「做戲的要散,看戲的不散」的情況下,應戲迷及各縣市文化局要求於今年9月重啟巡演,還獲得企業贊助直接購買門票、進入校園推出學生優惠券,培養了一群年輕戲迷。

明華園總團長陳勝福說,「這心情應該就像當年歌仔戲前輩們堅持理想,所得到的成就感與滿足。」而在《散戲》中擔綱演歌仔戲團女團主的孫翠鳳則表示,《散戲》是第一次把歌仔戲班舞台上與舞台下的人生同時搬上舞台的一部戲,戲中戲的特色,演的是戲班人生,以及不同時代戲班人在舞台上演出歌仔戲的情景,不僅台下看戲的人感動,台上戲演自己歌仔戲生涯的演員們也「很有感」。

歌仔戲興衰發展史的縮影

演戲的人最怕戲班要「散戲」,孫翠鳳說,「很感謝我的小女兒幫我找到這部戲,說這部戲適合明華園,而總團最有資格與義務來演。同時也感謝我先生願意排這部名稱對戲班來講不太吉利的『散戲』,來呈演一部歌仔戲發展史。」實際上,《散戲》中,洪醒夫的原著多在前半段,後半段則幾乎都是明華園的故事,他不僅是一齣新編舞台劇,同時也快閱了台灣歌仔戲班的百年滄桑史。

《散戲》描述的是5、60年代歌仔戲受到電影、電視衝擊,從內台戲院流落野台的時代故事。

今年已88歲的明華園也經歷過那段悲慘而心酸的歲月,陳勝福回顧小時親身經歷以及聽父母說過的故事表示,早期的明華園曾經盛極一時,第一代創辦人也是現任總團長陳勝福的父親,一度富可買下當時都市繁華的一整條街,但走過60年代歌仔戲的衰落史,很多戲班陸續解散,明華園也被迫由內台走到外台,過著如同游牧民族的外台歌仔戲班生涯。

老團長為了戲班不散只好散盡家財,房子一棟一棟地賣,到最後連老團主的太太們的首飾也拿出來變賣,甚至布景都抵給「新劇」演話劇,尤其在87水災最落魄的時候,整個戲班差點斷炊,靠老團長夫人居安思危、以曬乾的鍋巴與蔬菜皮長期囤積的「救命菜」度過難關。

一手餵奶一手拉筋 展開戲班生涯

孫翠鳳由一個台語都不會講的外省媳婦,26歲入行學歌仔戲,經歷了歌仔戲興衰史的後半場,而她「進場」的時間點正逢歌仔戲班極為沒落辛苦的階段,為了不當吃閒飯的人,即使當時身懷六甲,仍時常主動爭取上台「跑龍套」,藉各種演出機會學習。

挑戰不同語言的文化底蘊,以及生過小孩又比一般戲班人慢十幾年學戲的身體,孫翠鳳以比別人快的速度,7年就蹬上歌仔戲第一小生,所有不可能的事都在她身上體現,她說,因為明華園這個大家族緊密的情感以及公婆無私的愛護,讓她深受感動,因此,入戲班30年來,即使早成為當家小生,也總鞭策自己,要努力創新、不斷求進步。

孫翠鳳回顧當年說,一般拜師學藝要3年4個月才能出師,「但公婆不准,團裡沒人敢教我唱戲,更沒人敢教我練功,我生完大女兒回戲班後,開始趁每天天快亮,戲班人還在睡覺時偷偷地練,常常為了拉筋痛得哀哀叫,邊練邊哭,還要一手拉筋一手餵奶,因此,大女兒的襁褓歲月幾乎是越過奶瓶望者媽媽的眼淚成長的。」

外台「活戲」沒有劇本,是演員即興的表演,不過,因為孫翠鳳從小理解力很強,在沒機會上台時,她總是認真看戲,寫筆記,死纏爛打追著舞台上的前輩,把好的對白、歌詞都寫下來,背起來,加以運用。就連身段、水袖這些傳統戲曲特有的表演型式,也是偷偷觀察、練習。

歌仔戲裡常會演到3年1科出1個狀元,舞台10年出1個小生,但孫翠鳳心想,若不加緊進步,真等到10年,自己也不再是小生而是老生了,所以不僅在7年之內成為小生,而且是「三腳生」裡的第一小生,也就是戲班第一位。她說,雖然她曾因為台語講不好被笑,懷孕肚子沒藏好被觀眾識破,但她常告訴自己,出錯不應自卑,只是努力不夠,所以要往前看,繼續努力。即使被嘲笑,還是轉換心情繼續前進,「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但準備好只會有一次機會,還要再更好,才會有下一次機會。」

生旦淨丑不設限 勇於挑戰新事物

孫翠鳳說,歌仔戲是很活潑的劇種,不像其他傳統戲劇行當分得很細,一個人只專精一個行當。「尤其像我們這樣一個靠歌仔戲生活的戲班,生、旦、淨、丑什麼行當都要學,因為什麼時候被派到什麼角色不知道,有時候還要『救場』。」

偷學3年後,孫翠鳳得到《劉全進瓜》女主角的角色李翠蓮,扮小旦唱文戲;歌仔戲首度進入大學校園時,第一站到台大,專家學者台下齊聚,男主角塞車趕不及,演出前40分鐘,她被指派臨時「救場」,扮演明華園經典大戲《蓬萊大仙》第一男主角李玄,那時「孫翠鳳」是誰還沒人知道,第一次演小生,哭著上台,下戲繼續哭。「只因為導演知道我有做筆記、背戲的習慣,戲我很熟,但沒練基本功,不會打武戲,偏偏李玄有很多武打的套路,當年小生初體驗怎麼演完的,完全不記得,但團長給我75分!」

「救場」成功後開始演小生,花了很多時間放掉「女人」的一切,塑造了「小生」的形象,但孫翠鳳不以此自滿,於《獅子王》極力爭取首度挑戰由「小生」改扮「花臉」;於京劇魏海敏、豫劇王海玲聯演《白蛇傳》時,超炫白蛇傳跳蛇舞、玩變臉、耍長水袖,到處拜師學藝,合理融入其他藝術,增加歌仔戲的藝術面相。到了《何仙姑》,忽男忽女,小生變小旦、小旦變小生,情緒瞬間轉換不錯亂,則是來自電視、電影的訓練。

歌仔戲走進國家藝術最高殿堂

所有的角色嘗試,到了《散戲》傾巢演出,還首度挑戰一般傳統戲女演員不太被接受的扮花臉包公,因為臉太小,找不到適合的髯口,特別訂製髯口,但出場一開口就以氣勢壓倒全場。

孫翠鳳特別提到,散戲女主角阿珠姐有一段臨時頂替演出薛丁山的橋段,因為演員演到懷胎個月在戲台上陣痛,不得不到後台接生,阿珠姐只好臨危受命披掛上陣,而那位到後台生小孩的演員正是孫翠鳳的婆婆,生下的就是現在明華園總團長陳勝福。

《散戲》的結局是阿珠姐的戲團散了,但明華園不希望這麼悲觀看散戲,因此,結局時〈黃金時代〉高唱著「若要再演,一定要到最大的那一間去演。」另一個黃金時代會開始,就如同走過88年的明華園,現在的藝文環境,歌仔戲已經跟其他表演藝術一樣,可以成為台灣藝術文化代表之一。這也許也是歌仔戲迎接新的黃金年代的開端。孫翠鳳說,《散戲》第2次巡演,將於11月4、5兩日在台中中山堂壓軸演出,很歡迎大家去看,來不及看的人也無須難過,因為,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散戲2就出現了,只要大家都對歌仔戲懷抱熱情。

  • 孫翠鳳談《散戲》,回顧戲班點滴人生。(記者趙世勳攝)

    孫翠鳳談《散戲》,回顧戲班點滴人生。(記者趙世勳攝)

  • 《劍神呂洞賓》就是孫翠鳳無敵小「生」的典型。(明華園總團/提供)

    《劍神呂洞賓》就是孫翠鳳無敵小「生」的典型。(明華園總團/提供)

  • 《白蛇傳》裡「旦」角孫翠鳳扮女性。(明華園總團/提供)

    《白蛇傳》裡「旦」角孫翠鳳扮女性。(明華園總團/提供)

  • 孫翠鳳在《散戲》裡「淨」角演包公。(明華園總團/提供)

    孫翠鳳在《散戲》裡「淨」角演包公。(明華園總團/提供)

  • 孫翠鳳在《馬車夫與大捕快》中扮「丑」角。(明華園總團/提供)

    孫翠鳳在《馬車夫與大捕快》中扮「丑」角。(明華園總團/提供)

相關關鍵字: 孫翠鳳 散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