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共同的文化記憶不是文言文


2017-09-11

歌仔戲、布袋戲、台灣歌謠 舊情綿綿、島嶼天光、清明時節

〔記者凌美雪/特稿〕普通高中國語文領域課綱的文言文和白話文比例之爭,昨天教育部課審大會表決結果,文言文占比仍高達45到55%,頗令人失望。

普通高中國語文課綱陷入「文白」比例的爭議與拉鋸時,《文學台灣》雜誌社與135位台灣元老級與資深作家共同發表聲明,「支持調降文言文比例,強化台灣新文學教材」,就教育觀點來看,強調了本國語文教育改革的關鍵,其中,強化台灣文學作品在語文教科書的份量,除讓本國國民文化人格的養成與台灣同步,也讓本國的國民心靈與台灣這塊土地相連。

來自台灣母土養分 最在地也最國際

就當下社會來看,台灣年輕人或許比想像中更接受多元語文素材,他們或許並不那麼討厭文言文,但也喜歡台語、客語甚至原住民族語裡感動人心的好文,因此,由青年創作的〈島嶼天光〉,是最百分百的在地,在318學運當年卻感動了全世界。

「親愛的媽媽,請你毋通煩惱我,原諒我行袂開跤,我欲去對抗袂當原諒的人。歹勢啦,愛人啊,袂當陪你去看電影,原諒我行袂開跤,我欲去對抗欺負咱的人。天色漸漸光,遮有一陣人,為了守護咱的夢,成做更加勇敢的人……天色漸漸光咱就大聲來唱著歌,一直到希望的光線,照光島嶼每一個人。」

相信多數人都還記得這首慷慨激昂的歌,當年有無數「少年家」走出校園,成為「勇敢的台灣人」,用台語譜寫成的〈島嶼天光〉充滿正能量,在風風雨雨的夜裡,和著感動的淚水,爭取年輕人想望的未來。那麼〈島嶼天光〉可不可以跟唐詩宋詞一樣編入語文教科書呢?不是絕對,但有何不可?讓不會說台語的孩子們,有機會接觸並體會與他們幾乎同時代的語言之美,就像在教科書裡放進現代人早已不會說也不容易懂的文言文一樣,都是一種學習與理解文字動人內涵的機會。

包容多元 語言平權從國語文課綱開始

除了〈島嶼天光〉,伴隨老一輩台灣人成長的歌仔戲、布袋戲、台灣歌謠、甚至近年火紅的台灣文學劇場,無一不是以動人的文學根砥出發,目前正展開熱烈第3回巡演的綠光劇團台灣文學劇場《清明時節》,就是改編自前輩作家鄭清文的小說,編導吳念真的起心動念,也無非是不想讓這股台灣人心裡共通的暖流,被淹沒在獨尊中文的語言教育政策裡。至於為回饋故鄉而發起創作〈鹿港交響詩〉比賽的施振榮,不僅鼓勵台語創作,同時也廣納中文創作,在發表會上,兩種詠讚鹿港人文風土的詩作並陳,都同樣讓人閱讀到淳美的小鎮風情。

放開心胸,包容多元,就會發現,其實在我們生活的台灣,無論是中文、漢字、台語、客家話或原住民族語言,都隨著時代的前進各自進化發展,不僅在各自的領域裡累積了優美的文學,甚至在跨界創作方面開出了燦爛的花朵。然而,在文言文占比仍高達約五成的決議裡,這些台灣本土孕育的文化底蘊,卻無法適量融入教育課程內容傳承給後代學子,只能靠民間自己勉力存續,實在相當可惜。

  • 318學運學生團體舉行晚會,活動最後現場民眾拿出手機揮舞著亮光,合唱太陽花學運主題曲〈島嶼天光〉,希望照亮未來。(資料照,記者王藝菘攝)

    318學運學生團體舉行晚會,活動最後現場民眾拿出手機揮舞著亮光,合唱太陽花學運主題曲〈島嶼天光〉,希望照亮未來。(資料照,記者王藝菘攝)

  • 林懷民直面台灣之作《關於島嶼》,震撼視覺的漢字投影以及原民歌手桑布伊挖掘靈魂般低吟的歌聲,漶漫的文字流全是關於台灣的島嶼印象,林懷民說,不是刻意為台灣而作,「但我們就生活在台灣,感覺當然都來自台灣。就像桑布伊的歌,就在這片土地與大海的氛圍裏面。」(資料照,記者凌美雪攝)

    林懷民直面台灣之作《關於島嶼》,震撼視覺的漢字投影以及原民歌手桑布伊挖掘靈魂般低吟的歌聲,漶漫的文字流全是關於台灣的島嶼印象,林懷民說,不是刻意為台灣而作,「但我們就生活在台灣,感覺當然都來自台灣。就像桑布伊的歌,就在這片土地與大海的氛圍裏面。」(資料照,記者凌美雪攝)

  • 為將台灣文學作家筆下的精彩作品被更多人看見,吳念真提議創作《台灣文學劇場》系列,延續綠光《世界劇場》介紹國外好劇作的精神,將雋永的優秀文學作品藉由舞台劇方式傳揚世人為使命,重現台灣作家筆下對於這塊土地的生活經驗與感動,並重新看見文學作品之美。(資料照,記者凌美雪攝)

    為將台灣文學作家筆下的精彩作品被更多人看見,吳念真提議創作《台灣文學劇場》系列,延續綠光《世界劇場》介紹國外好劇作的精神,將雋永的優秀文學作品藉由舞台劇方式傳揚世人為使命,重現台灣作家筆下對於這塊土地的生活經驗與感動,並重新看見文學作品之美。(資料照,記者凌美雪攝)

相關關鍵字: 藝術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