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教室】痞子幫的謝師宴


2017-07-15

@林連鍠

每到畢業季,學生總不免俗地會邀老師參加謝師宴,只是社會氛圍的轉變,除了導師之外,已鮮少老師願意參加這種餐會,預見的畫面是老師吃著餐點,學生各自圍著打連線的手機遊戲……謝師的感覺也漸漸淡了,想再見到師生相擁而泣的不捨之情,更是可遇而不可求!

「老師,我們要幫你辦謝師宴!只有你喔。」平時我稱痞子幫的幾個男生,悄悄走近,告訴我時間與地點。我笑著說怎沒有邀請卡?

「老師,你知道我們不太會寫作文……」高個子的阿佑搔著頭說著。

我轉身偷笑,心想這幾個常來找我的學生,要怎樣能說動我?「我又沒對你們多好,幹嘛請我?」故意說著反話逗他們。

「有啦,所有老師,就是你對我們最好!」

我笑著要他們說說我的好。

「你不會瞧不起我們這些成績差的。」「你會帶我們去吃早餐。」「你會煮麵給我們吃。」

我說我會帶師母一同前往,不過錢我自己出。

「老師,我們一起請你跟師母。」

就這樣,我們約在一個星期六晚上,赴約前下著滂沱大雨,途中想著這群痞子(這真的是我們的暱稱)會不會延誤了時間?當我準時到達燒烤店時,他們已全都到齊。

第一盤肉烤好後,這幾個痞子貼心地把肉送到我和老婆的盤子上。我也回挾給他們。一聲開動,大家動起筷子,歡笑聲此起彼落,兩個小時的用餐時間一下就快到了。

「既然是謝師宴,你們應該說說對老師的感謝吧。從左邊的第一個開始。」

「…老師…謝…謝你!」聽著他的話,我嚷著說沒誠意。身形黝黑瘦弱,外號菲律賓的他,原本就有嚴重口吃,急著想解釋的心情,忠實呈現在扭曲的臉上。「我從小學到現在的國中,從來沒有跟老師說過謝謝,小學時還跟老師打過架。」言下之意,一句謝謝就已十分不容易。

輪到高個子的阿佑,他說想用寫卡片代替口語的表達。阿佑有寫字障礙(會跳字),但真的是一個可愛的學生,手很巧,常改造一些東西跟我分享。我很驚訝他選擇寫字的方式表達,我嚷著要手寫300字以上,他居然也點頭答應了。

過了幾天,阿佑拿了一張珍珠板,上面貼了一張寫滿字的紙,「應該有超過300個字。」說完後,他靦腆地轉身。我看著紙上的文字:

「第一次上理化…第一次與你相間(見),第一次與你開闢小花(菜)園…第一次偷偷出去吃早餐…很享受跟老師一起種田一起苦盡甘來的感覺,我都記得。希望老師越來越年輕,也祝師母萬情萬種。」

雖然錯字不少,但沒有跳字,表示他一定寫了很久。最後我問他,什麼是萬情萬種?他搔著頭,「應該有這個成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