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練習題〉她也曾經是余春嬌


2017-06-20

文/林君

我身邊的一個好姐妹珍妮,人長得很精緻,外貌冷豔,不說話就有一種霸氣。她把自己的日子過得很好,有一份高薪的職業,年紀輕輕就在忠孝東路上有了自己的小窩,和她出門幾乎沒有其他人登場的分,只見她雙腿一勾,嘴唇微嘟,就會有一堆愛慕者上前搭話。從我認識她以來,誰也沒成功讓她留過心眼。

這樣堅強的女孩,竟在午夜電影院裡,哭到指關節泛白,上氣不接下氣,只因為那些年,她也曾奮不顧身愛過一個「渣男張志明」。

2009年春嬌因為香港全面戒菸而遇上志明,珍妮也在這一年遇到她的「張志明」,男孩活潑好動,在聚會中總是靈魂人物,因為風趣好玩,很快就擄獲她的心。也許個性使然,男孩就像個長不大的彼得潘,對愛情不負責任,不懂和鶯鶯燕燕保持距離,玩著戀人未明的曖昧,一次又一次陣前叛變。

珍妮在痛苦的灣流中掙扎,在淚海中載浮載沉,最後她逃了。分開後,人是獲救了,心卻再無癒合之日。

不是每個「余春嬌」都能那麼堅強等待男孩長大成男人。

散場的路上,她突然唱起電影中的配樂:「同你相愛相親過,哪料到是場禍,方知錯,問誰願當初,那麼瘋癲過,那麼珍惜過,那麼動地驚天愛戀過。」好像有無數的情緒起伏融化在歌聲中。

相關關鍵字: 兩性異言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