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 然後,我就遇見貓小姐了


2017-02-17

@Sandy Lin

貓小姐是一家二手書店的店員,她總是戴著黑色粗框近視眼鏡,毛躁的自然捲隨意紮成一束馬尾,一身樸素森林系裝扮,工作時間總是在書架前整理書籍,因為二手書店客人不多﹙應該是說都沒客人才對﹚,幾乎不用守著櫃檯,於是,貓小姐寧靜得與書籍、書櫃融為一體,所以也可以稱貓小姐為書店裡不可或缺的擺飾。

你問我為什麼知道貓小姐這號人物?畢竟貓小姐從我的敘述裡聽起來像是空氣般的存在。說起我和貓小姐的相遇,那可是個風和日麗的小日子呢!我是一個庸庸碌碌的上班族,因為郊區房租便宜,所以我都會搭火車通勤,根據多年的觀察,班車最少誤點五分鐘,多則十五分鐘,我算準誤點時間通常趕在火車剛好到站時同時抵達車站。我和貓小姐相遇那天,火車是近百年來第一次準點!於是,遲到的我在車站等著還要四十五分鐘才會來的下一班車,按照現代人生活習慣我應該要馬上當起低頭族滑手機,那天我竟然只打了通電話到人事室請一個小時的假,就將手機關機,在車站的長椅上吃著早餐。

我才發現,這裡的光線好樸實,居民走路的速度很慢,灌木很多,耳邊還不時傳來不遠處運動公園孩子的笑鬧聲和老人們的寒暄,當然你也可以看到移工們聚在一起聊天的身影。車站圍牆上掛著的迎春花隨風搖曳,我很慶幸自己還知道這花的名字。曾經在路上看過很多種花卻不知道花名,自覺很無知,還是,這是正常的?

突然,一隻暖橘花貓在我腳邊磨蹭求討撫摸,於是,低下頭來撫摸牠、搔牠的脖子,感受著牠的溫度。這好像才是生活的感覺。過一會兒,貓兒好似滿足了,便踏著慵懶的步伐緩緩地離開,目送花貓離開後,心中竟然有股莫名的空虛感。火車進站了!然後,我又目送火車離去﹝天啊!我到底在做什麼?﹞

我循著暖橘花貓剛才走過的路線緩步前行,試圖尋找牠的蹤跡,在經過好幾個希望的轉角和刻劃線索的建築,也詢問未知花名卻彬彬有禮的花兒,或向路過的汪星人和喵星人打聽……後來,聽說睿智的老榕樹爺爺知道暖橘花貓在哪裡。後來……老榕樹爺爺被搬家了。後來……我只好@Sandy Lin

自己尋找暖橘花貓,就在我想放棄的時候,我看到,暖橘花貓的尾巴,在空中搖晃,撲著蝴蝶的暖橘花貓消失在草叢裡。

草叢在公園裡,公園在車站旁,車站上有一張長椅,長椅上坐著曾經尋找暖橘花貓的我。抬頭看了看對面,有一間日式檜木淺色系房屋,屋簷下掛著風鈴,平凡二字在風中旋轉,鈴音清越。暖橘花貓從容走進檜木房屋的貓門,跟上前一看,是一間二手書店,我拉開了拉門,一道光線照亮滿室樸實,一陣書香和著米香、檜木香,懷舊撲鼻而來。然後,我就遇見貓小姐了。

相關關鍵字: 心靈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