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浥薇薇/我記得

2017-01-11

◎羅浥薇薇

從加護病房夢三週醒轉來,我恍然感覺葉青來探望我了。

我們許久未曾會面,話也沒也多說,只是對彼此笑了笑,又皺皺眉頭,我忍不住對她流下兩行淚,「這次真的搞砸了。」只在心裡偷偷跟她說。她像當初原諒我那樣永久原諒我地再對我敬一杯烈酒。

醫師首肯,男人把我的軀體帶回了家、我們一手打造的屋子,日夜昏暗不明,我乖坐在廚房,想不起刀叉究竟該收入哪個抽屜。男人背著我洗菜剁魚,夢醒後的我已無法接近生肉,光是眼耳氣息的接近都教我苦到無法起身,這樣男人獨自頓好了一桌菜。

許多人事我已完全沒有印象,不過還有好些仍能清楚回憶,想起男人彎著腰最初在我的背上刺下血紅的薔薇,刺到第三次再能忍疼的我也無法自持。是我找上他的,那時的我仍求情若渴。他可能是我見過藏得最深的人,和我碰過的人都不一樣,我怎麼也想不透,只好就一直跟著他後頭。

大夢初醒過後只先能喝白開水,好些從前偏愛的音樂都顯嘈雜。我點開Gigon Kremer拉〈oblivion〉來聽,這幾日放了不下數百次,他如何在最深情之處又得以自持,每回我都聽得幾乎咬牙切齒。我忘卻自己曾去過幾大洋,最末只記起一位雲南朋友的名字,他老衝著我笑,遠遠見了就喊「薇薇」。男人輕聲提點我他幾年前已染病過世,我震坐在沙發上無法動彈。

亡魂之愛如何流離漂散,我死去一回,仍不能懂。只記起oblivion的意思便是「遺忘」。●

廣告

自由電子報 APP 全新上線

iOS

Android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時報粉絲團

相關關鍵字: 自由副刊
Top
網友回應
熱門新聞
贊助商廣告
轉寄

標題:羅浥薇薇/我記得


*收件人 Email 
如果要寄多個email,請用「;」分開,最多10個email
你的姓名 
*你的 Email 
訊息
 驗證碼   驗證碼有大小寫之分  
Top
2017年1月18日‧星期三‧丙申年臘月廿一日
熱門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