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榮爆炸案更一審 古金水無罪

2004-12-28

〔記者花孟璟╱花蓮報導〕花蓮高分院昨更一審判決八十八年立榮航空爆炸案被告古金水無罪,法官陳淑媛宣判時,到場聆判的古金水、妻子何曉萍及資深體育人紀政同聲尖叫歡呼。

而花蓮高分檢書記官長楊政宏表示,二審檢察官崔紀鎮會在收到判決書之後,視判決理由再決定是否上訴。

八十八年八月廿四日中午十二時卅六分,立榮航空B7-873班機降落花蓮機場跑道滑行時,發生爆炸起火,花蓮地方法院檢察官在八十九年一月廿五日,起訴被告古金水委託姪子古俊鋒將裝有汽油的漂白水、柔軟精瓶子以及機車電瓶帶上飛機導致爆炸,一審宣判被告古金水有期徒刑十年,花蓮高分院第二審則判七年六個月。

台灣高等法院花蓮分院昨天下午由受命法官陳淑媛宣判,被告古金水無罪。先前花蓮地院一審及花蓮高分院二審判決理由,均以刑事警察局驗出漂白水瓶內有汽油成分,導致油氣洩漏充滿置物箱,而與機車電瓶引發「電弧效應」,使置物箱發生氣爆。

更一審推翻先前一、二審判決,受命法官陳淑媛認為,沒有足夠證據證明漂白水瓶裝有汽油,首先,松山機場安檢人員指證,有把漂白水瓶拿起來搖一搖,兩瓶都漏出漂白水、沒有聞到汽油味,且通關照片顯示,安檢人員有打開行李檢查。第二,起訴書認定漂白水瓶油氣充滿置物箱,而與電瓶產生電弧效應爆炸,但更一審法官援引中山科學院、消防署鑑定報告,漂白水瓶在八月廿三日上午十一時購買後,至隔天上午安檢行李已接近廿四小時,漂白水瓶如裝有汽油,經過廿四小時,瓶身外面也應有汽油味,且安檢人員、機上九十名乘客也會聞到,但沒有人表示聞到汽油味。

另外,法官依刑事警察局檢驗報告,當天採集到二支沾有漂白水的棉花棒,並無驗出汽油成分,無法證明古金水以漂白水瓶換裝汽油;而依照消防署專家葉金梅、吳靜茹鑑定,漂白水瓶理論上應該瓶內、瓶外都沾到汽油;中油公司也說為,汽油爆炸完全燃燒後不可能殘餘汽油,法官認為,這些證物散落跑道被尋獲,可能不明原因被污染,無法證明瓶身有汽油。

機車電瓶部分,檢察官也沒有證據證明電瓶是古金水所有,且機場安檢人員打開行李檢查,也未發現機車電瓶,無論直接、間接證據,都無「積極證據」證明古金水委託姪子古俊鋒攜帶危險物品上機,因此宣判無罪。

古金水:從來就沒有做錯事

〔記者花孟璟╱花蓮報導〕花蓮高分院昨更一審宣判古金水無罪,到庭聆判的古金水,除了感謝法官的宣判結果,最高興的是,讓媽媽不必再為他擔心,他也感謝紀政和義務辯護律師黃虹霞「是我的再生父母」。

古金水自立榮案發生後展開一連串的訴訟,不僅夫妻兩人心力交瘁,就連工作也發生問題,找工作四處碰壁,所幸最近在朋友幫忙下,介紹到桃園縣泉僑高中擔任行政人員,才比較安定。

昨天高分院宣判後,古金水沒有顯露高興表情,僅表示感謝法庭判決結果,他強調,自己從頭到尾就沒有做錯事,而他也沒有怪起訴他的檢察官,他淡淡地表示,只能說對事情認定角度不同。他說:「或許是給我人生的一個考驗吧!」

古金水說,一路走來他嚐到最深刻的人情冷暖,這幾年因為訴訟,自己陷入低潮,尤其每次媽媽見到他出庭,都不能理解、也十分擔心,現在他終於可以大聲跟媽媽說,終於沒事了,請她別再擔心。而談到一路陪伴他的妻子何曉萍、每次出庭一定會相陪到底的紀政,他情緒激動哽咽表示,紀政姐和律師黃虹霞就是他的再生父母,他一生感激;這個家因為此案承受痛苦,但他們堅持到底,雖然辛苦,也凝聚了家人的感情。

飛安會:無關失事原因認定

〔記者李文儀╱台北報導〕立榮航空昨天表示,此案已進入公訴罪程序,判決結果也不涉及求償問題,該公司沒有任何意見。至於法院判決與飛安會失事調查報告所指原因不盡相同,飛安會指出,不會因此改變調查結果。

飛安會在這起飛安事故調查報告中,提到失事可能肇因為飛機上確有易燃品(汽油)被裝入漂白水及柔軟精瓶內,以矽膠封住瓶口,擺進行李袋裡帶上飛機,放在置物箱中,自瓶中逸漏之汽油,揮發散布置物箱空間,與空氣混合成油氣,因飛機落地時之震動,導致接在蓄電池上之電線短路而引爆油氣燃燒。

飛安會指出,司法和飛安調查為平行進行,法院要找出犯罪動機及定罪,飛安調查則是為了避免再度發生類似意外,兩者互不影響,但法院可自行決定是否要引用飛安會的調查報告。

飛安會表示,法院判決的結果,並不影響調查失事原因的認定,飛安會不會因而改變已經結案的調查報告內容,除非發現新事證,才會重啟調查。

廣告
網友回應
Top
熱門新聞
贊助商廣告
轉寄

標題:立榮爆炸案更一審 古金水無罪


*收件人 Email 
如果要寄多個email,請用「;」分開,最多10個email
你的姓名 
*你的 Email 
訊息
 驗證碼   驗證碼有大小寫之分  
Top
Top
2014年10月1日‧星期三‧甲午年九月初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