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話題》毒品推陳出新 無法可罰案例多


2018-07-12

〔社會新聞中心/台北報導〕警方過去查緝毒品,經常遇上尚未列管的新興物質,例如常被摻在二、三級毒品內的合成卡西酮類化學成分4-chloro-alpha-pvp、N-Ethylhexedrone,以及多被用來「助性」的禁藥Rush,即使明知效果類似毒品,但也莫可奈何,僅能消極提報給中央單位研擬列管,成為一大漏洞。

例如前年底,新北市警三重分局曾查獲黃姓男子正分裝毒咖啡包,但以初驗篩劑去檢驗現場89顆不明藥丸與23公克原料後,卻驗不到現行列管毒品成分,所幸另又查獲33顆已列管的一粒眠毒品,才得以將黃男依毒品罪嫌送辦。

去年底,新北市永和警方也查獲李姓男子持有疑似毒品的錠劑,初驗篩劑同樣驗不出毒品反應,事後新北市刑大針對該錠劑進行檢驗分析,發現內有4-chloro-alpha-pvp、N-Ethylhexedrone等合成卡西酮類化學成分,食用後會有幻覺、攻擊性與自殘行為,但因尚未列管,只能先提報給中央單位。

此外,今年2月間,台北市警方曾到淡水查獲架設網站販售禁藥的張姓男子,並在他住處起出82瓶禁藥Rush,但因Rush目前僅是禁藥,尚未被歸類為毒品,儘管張有販賣事實,也無法依毒品罪嫌將他重懲。

警方指出,Rush是含有亞硝酸酯類(Nitrites)的肌肉鬆弛劑,本來是用來治療心絞痛、緩解腎炎或膽囊炎引起的腹痛,但因有「助性」功效,常有人從國外走私回台使用,使用過量將出現頭暈、心悸、視力模糊、頭痛與嘔吐等症狀,若與其他毒品「混搭」,更是嚴重危害健康。

  • 緝毒幹員檢驗毒品是否有陽性反應。(資料照)

    緝毒幹員檢驗毒品是否有陽性反應。(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