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法官陳鴻斌案獲輕判 白玫瑰協會赴司法院陳抗


白玫瑰協會在司法院外抗議。(記者黃欣柏攝)

白玫瑰協會在司法院外抗議。(記者黃欣柏攝)

2018-03-25 15:33

〔記者黃欣柏/台北報導〕前法官陳鴻斌涉性騷女助理一案改判,引發各界怒火,長年關注性別議題的白玫瑰社會關懷協會今在司法院前陳情抗議,提出「初任法官任用應具5年律師經驗」、「法官改為任期制」、「法官不應駁回高再犯性侵累犯於服刑後接受治療之聲請」三大訴求,並高喊「拒絕恐龍法官」等口號,司法院也隨即由行政訴訟及懲戒廳副廳長蔡惠如出面接下陳情書,整個抗議活動約歷時1小時後結束。

白玫瑰協會今除了在司法院外拉起布條、高喊口號,也在院外設置一個「司法祭壇」,不只布置許多白玫瑰,還由群眾們陸續上香及鞠躬。協會理事長梁毓芳說,本次來抗議的原因,主要就是因為陳鴻斌案判決竟從性騷擾變成婚外情未遂,讓國人看見我國法官是如何看待性騷案的受害者,甚至把過錯推給受害者。

白玫瑰協會呼籲,法官的養成,不應由毫無社會經驗的人來自由心證,未來初任法官任用進場,應具有五年律師經驗,且法院更不是打怪入門新手的修煉場,判刑判案必須專精,民法的判民法、刑法的判刑法,因此應要求擔任律師期間,訴訟專責法規案件至少在80%以上。

其次,白玫瑰協會也呼籲將法官改為任期制,以一期6年為原則,避免法官活在自己小圈圈而與民意悖離,無法讓當事人信任。協會痛批,如今法官是終身職,無人奈何得了他們,這些高傲且自認為是社會菁英的一群人,只要考上法官,就可以一路玩到底,「玩錯還可以重新玩」,就如同陳鴻斌案獲得改判一樣,「反正隊友會幫忙掩護。」

最後,白玫瑰協會也提到,過去有台中、雲林地院法官認為,強制服刑完畢的高再犯性侵累犯接受治療,可能違憲,此案釋憲結果目前尚未出爐,導致許多法官以此當藉口,駁回檢察官提出的高再犯性侵累犯刑後強制治療之聲請,這類法官只管加害者的人權,每天檢討的都是受害者,未來應要求法官不得駁回這類聲請。

白玫瑰協會強調,這些訴求常被法律人質疑不可行,因為法官終身職、法官獨立審判、人民參審陪審都有違憲爭議,但儘管只有一絲改變的可能,涓滴匯聚成河,都可能可以推翻這些不合理的制度,讓我們更安全,更進步。

  • 白玫瑰協會在司法院外靜坐抗議。(記者黃欣柏攝)

    白玫瑰協會在司法院外靜坐抗議。(記者黃欣柏攝)

  • 白玫瑰協會在司法院外抗議。(記者黃欣柏攝)

    白玫瑰協會在司法院外抗議。(記者黃欣柏攝)

  • 白玫瑰協會出動許多小小糾察員,在現場發送白玫瑰。(記者黃欣柏攝)

    白玫瑰協會出動許多小小糾察員,在現場發送白玫瑰。(記者黃欣柏攝)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