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教化可能」判免死 獄方:不具公信力


2017-03-22 20:54

〔記者蔡彰盛/新竹報導〕近來許多廣受社會矚目案件,因法官認定被告「有教化可能」,而判決免死,新竹監獄副典獄長鄭秉先說,很多被告幾乎都是「裝出來的」,而且得知逃過一死後,在監獄仍是那張嘴臉,毫無悔意,對社會或是對被害人家屬來說,根本就是二度傷害。

鄭秉先說,目前國內仍未廢除死刑,但真正嚴格執行死刑的又很少,「用一個不確定的東西,判一個人生或死,一點都不具公信力也不樂觀」。

鄭秉先說,國內廢除死刑的聲音有增加,台灣民情一向認為「殺人償命」,雖然政府並未廢除死刑,但現在真正執行死刑的也不多。

鄭秉先認為,等待執行死刑的受刑人,在監獄的每一天對他們來說,都是一種煎熬,對獄方來說,更是一種負擔,因為有的死刑犯會認為「反正都要死了,何必遵守這麼多規定!」

鄭秉先說,目前法官調查被告會依照犯罪情節是否重大,以及有無教化可能,但這兩部分的認定,其實都是很主觀的,殺人犯到底有無教化可能這件事,也不是很有公信力,民眾更感覺是見仁見智。

他認為,很多原本被判無期徒刑的被告,經過二審因為「有教化可能」就改判有期徒刑,很多被告幾乎都是「裝出來的」,因為知道自己逃過一死後,在監獄仍是那張嘴臉,完全毫無悔意,這不管是對社會或是對被害人家屬來說,根本就是二度傷害。

他認為,說真的,連第一線的獄政人員,都不敢說受刑人出獄後「是否已經教化」,法官憑什麼說他們「可以教化」這些被告?

他說,很多被害人家屬的心情,一直無法平復,那是因為許多被告就算服刑,卻連一聲道歉都沒有,更沒有賠償。

鄭秉先以他多年的獄政經驗觀察,被告抄經書、信教,就對法官說已經洗心革面,實在太抽象,這種人的演技超好,談到賠償被害人家屬,就一定推託,他建議,法官要以被告是否積極尋求被害人家屬的原諒,來代替「有無教化可能」做為量刑標準,否則,司法正義究竟是在保護好人還是壞人,民心已有定見。

  • 新竹監獄副典獄長鄭秉先說,目前法官調查被告會依照犯罪情節是否重大,以及有無教化可能,但這兩部分的認定,其實都是很主觀的。(圖為新竹監獄官網首頁,擷取自網路)

    新竹監獄副典獄長鄭秉先說,目前法官調查被告會依照犯罪情節是否重大,以及有無教化可能,但這兩部分的認定,其實都是很主觀的。(圖為新竹監獄官網首頁,擷取自網路)

相關關鍵字: 有教化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