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專訪》 羅承宗:不當黨產是台灣民主之瘤


2015-10-05

記者林慶川/專訪

外傳國民黨因應明年總統及立委大選,以黨產挹注黨籍立委候選人競選經費。民間團體「黨產歸零聯盟」執行長羅承宗指出,選舉應是「理念」競爭,不是「財力」的競爭,此舉將造成政黨間不公平競爭,國民黨不當黨產問題已是「台灣民主之瘤」。

羅承宗表示,總統馬英九曾喊出「黨產歸零」口號,卻遲不解決不當黨產問題,國民黨現今是立法院最大黨,「政黨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也因此無法通過,期待明年其他政黨的國會監督力量可以過半,以利通過該條例,解決不當黨產問題。

盼立院其他政黨過半 追國民黨產

記者問:據你了解,目前國民黨黨產大概有多少?

羅承宗答:若依國民黨今年送交內政部的決算報告書,可看出目前黨產是兩百多億元(編按:依內政部今年公布去年的政黨決算報告書,國民黨資產有二五五億),但國民黨的人也曾自己講過,黨產逾九千億(編按:一九九三年《經濟日報》曾訪問時任國民黨中央投資公司總經理劉維琪,劉指出,黨營事業四十餘年,營運累積九千六百三十九億餘元),國民黨現今提出的二百多億黨產版本,並沒有包括婦聯會,也不談救國團資產,但知道歷史的人都知道,這兩個單位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光是將救國團位於各地的活動中心資產加上去,黨產的金額就會扶搖直上,若再加上神秘的婦聯會,就更不得了。

依據馬所提「黨產歸零」要求兌現

問:為何要提出「黨產歸零」訴求?

答:我們處理不當黨產問題,不喜歡用民進黨的觀點來打國民黨,也不是站在藍綠的角度來想,而是以國民黨自己提出的脈絡來想不當黨產這件事情。其實,「黨產歸零」這四個字是總統馬英九先講出來的,雖然很多人質疑,為什麼是用「黨產歸零」的訴求,外界都認為黨產應該要充公啊,所以應該用「黨產歸公」才對,但我的想法是,這是馬英九自己講過的,而且,我覺得這是對的,知名律師陳長文多年前投書媒體時,曾說過一句經典名言:「政黨應該在相同基礎上進行理念,而非財力競爭」,陳長文為什麼講這句話?當時的背景是,國民黨當時要選舉,組了一個黨產處理監督委員會,陳長文擔任召集人,但陳促「黨產歸零」遭拒,因此退出,我們就承襲這個理念,繼續要求國民黨應該讓黨產歸零。

問:明年將有總統及立委大選,傳出國民黨已以黨產挹注候選人競選經費,這會發生什麼問題?

答:民主國家的選舉,一個政治人物或政黨能不能吸納到政治獻金,是要看大家支不支持你,但以國民黨為例,不但不是立委上繳金錢來支持政黨的運作,反而是政黨用當年威權時代所斂聚的錢,來幫立委選舉,這就變成了「不公平競爭」。很多人也說過,不當黨產已成「台灣民主之瘤」,現在台灣的選舉經費是不設上限的,可說是一個「無限量級」的比賽,先不講檯面下的,單是檯面上的來說,選舉什麼都要花錢,要買廣告,要租競選辦公室及車輛,這都是要錢的,我們提出黨產歸零的訴求,是希望政黨間有一個公平的競爭舞台。

問:不當黨產挹注競選經費,無法可管嗎?

答:立法院只要立一個法律,要求候選人的競選資金來源,不得來自政黨援助,就都解決了,但立法院的多數黨,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國民黨,所以不可能立這個法,就像我們先前談的「政黨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為什麼一直在立法院過不了,就因為國民黨本身是「利害關係人」。另外,即使立了這個法,國民黨也還有一些附隨組織,為什麼附隨組織可以幫忙選舉?今天若辦一個晚會,可能候選人沒有用到自己的錢,是由附隨組織去處理,每次選舉時,婦女會也會動員起來,而婦女會是婦聯會的系統,就是官夫人幫,這些龐大的體系,在每次選舉時,也發揮實質上的助選功能,你會發現這些力量的投入,在候選人的帳目上都是看不到的。

黨產由法律定義 而非國民黨定義

問:國民黨指爭議黨產部分,現在只有六筆土地,及四筆建物待處理?

答:這就很好笑了,這是國民黨自行定義的有爭議黨產,但有爭議的黨產是哪些,不是他們說了算,對黨產研究者而言,有一個時間點,就是二○○二年,法務部當時訂了一個「政黨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這條例的草案目前還放在法務部網站上,大家應該看這個草案是怎麼去定義所謂的不當黨產,我們是要照法律去定義何謂「黨產」,而不是由國民黨自行定義。

此外,若談黨產問題,僅談不動產,就是外行人,其實,黨產也被用來炒股票,國民黨因有執政優勢,黨營事業可能因此知道一些別人不知道的訊息,在黨營事業中投公司還沒有撤銷公開發行前,常進出股市,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查看看,它當時殺進殺出的投報率有多少?還有黨營事業特許經營的這一塊,長期以來,中廣公司透過獨佔頻道賺的錢有多少?政府委託案的錢又有多少?

問:特偵組曾查不當黨產,但最後不了了之,你認為是否應重啟調查?

答:特偵組有去查的是三中案(編按:指國民黨被控賤賣中視、中廣、中影等黨產涉及背信案),三中案只是黨產的一小塊,檢察官當時查一查,認為沒有問題就結案,但我始終認為有問題,以三中案最核心的中廣案來說,請問趙少康以一人之力,如何把中廣吃下來,錢是怎麼來的?我們看中廣的言論尺度,很明顯有政治傾向,這些問題,特偵組都沒有給我們一個滿意的交代,我相信,如果明年政局發生變化的話,這個案子不可能就這樣結束了。

問:你認為現任黨主席朱立倫應如何處理不當黨產問題?

答:「黨產歸零」的口號是馬英九喊出來的,黨產歸零聯盟就是要看馬有沒有說到做到,我們發現馬執政這幾年,已把黨產當做「魔戒」,其實,馬很想不要它,因為每次選舉時,光是在道德及法理上,抱著這個東西,對選舉是不利的,可是馬為什麼又死抱著不放,因為它太誘人了,因為套上魔戒的馬英九,拋不掉它了。

現在國民黨換成朱立倫時代,其實朱是國民黨的一個新的契機,如果他要讓國民黨谷底翻身的話,就是要做一個抉擇,「要權還是要錢」,如果還想掌握政權,要做的第一個工作,就是黨產歸零,朱只要要求黨籍立委放手,立法院不擋,讓「政黨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過了就好了,但重點是,看來朱也不想處理。

問:你認為,黨產要如何歸零?

交代不出來源 就認定是不當黨產

答:做法很簡單,先定義不當黨產,才知道要怎麼解決,定義的方式就是,以扣除法先扣掉黨費,政治獻金,政黨補助款,剩下的那些錢,若交代不出來源,就要認定是不當黨產,我們期待,明年只要讓國民黨這個「利害關係人」在立法院失去過半席次,不當黨產處理條例就可能過。我們長久的經驗就是,希望國民黨放下屠刀,自我了斷,是不太可能的,既然不可能靠「自律」的話,只有靠「他律」,與其向中國國民黨喊話,不如呼籲其他政黨明年一定要過半,一起處理不當黨產問題。

  • 黨產歸零聯盟執行長羅承宗。(記者陳志曲攝)

    黨產歸零聯盟執行長羅承宗。(記者陳志曲攝)

相關關鍵字: 羅承宗 黨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