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積極搶攻行動支付商機 聯邦卡Apple Pay上線

《星期專論》加入TPP須先通過服貿,有道理嗎?

2014-03-09

◎鄭秀玲

面對區域整合,我政府積極參與簽署各項貿易協定(如FTAs、TPP、RCEP)的方向是正確的,但其執行力及談判力卻令人難以放心。

早在二○一二年五月,馬政府曾以「八年內加入TPP」為口號,期能在二○二○年進入TPP(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然而,最近態度驟變,開始宣稱要儘速加入TPP和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議)。馬總統強調「兩岸服貿協議持續延宕,會影響我國參與TPP和RCEP的進程」。經濟部長張家祝更直指「加入TPP,須先通過兩岸服貿協議」。然而,這種說法,一點道理都沒有!

多邊談判(TPP、RCEP)和雙邊談判(服貿)本質不同 可並行談判

TPP自二○○五年六月開始由汶萊、智利、紐西蘭、新加坡等四國發起,主要由美國協助催生,至今已有十二個國家加入談判,另有七國(包括我國)表達加入意願,但不包含中國。而RCEP則是以東協(ASEAN)為主體,根據他們與中國、日本、韓國等六國所簽訂的FTA為基礎,進行整合的多邊自由貿易協定。而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只是我方與中國的雙邊談判。因此TPP、RCEP與服貿可以並行談判,何來沒有簽訂服貿協議,就不能簽署TPP或RCEP之說?

日本是一明例。日本於去年加入TPP,同時也是RCEP的參與國,但日本並未與中國簽訂FTA。因此,馬政府說「不簽訂服貿就無法加入TPP或RCEP」,只是恫嚇民眾的說詞,用以將兩岸服貿協議蒙混過關的謊言罷了!

我國產業結構與中國截然不同,我國服務業約九十三.五萬家,平均每家企業員工只有四.二人,九十九.七%是中小企業、微型企業,八十%是五人以下微型企業。這些微型企業即使服貿協議通過也無力去中國開拓市場,更將面對相同語言文化、資金充裕的大型中國國營企業來台,以併購和上下游整合的一條龍經營模式競爭。執政當局若急切通過目前這個黑箱且極度不對等的兩岸服貿協議,不只將嚴重影響我服務業四百多萬勞工外,更將間接影響我製造業二百多萬勞工及直接影響全台灣二千三百多萬人民的生活品質。其理由簡要說明如下:

黑箱服貿 致命錯誤導致嚴重不對等

經過我們半年多來的研究發現,馬團隊在與中國談判服貿協議時,犯了一個愚蠢且致命的錯誤:兩岸竟然以「台灣是『已開發國家』,中國是『開發中國家』」的不對等身分洽談,導致台灣承諾的開放程度遠高於中國的嚴重不對等結果!雖然這是當年中國與台灣於二○○一、二○○二年分別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的身分,如今中國國力已大不同。何況,兩岸服貿協議這種雙邊自由貿易協議談判,也不必然要全盤接受WTO的所有規範(此點已與國內重量級談判專家確認過)。

在上述致命的錯誤基礎下,我方單方面開放了一些不該開放的項目給中國,例如:資料處理業(包括入口網站)、廣告服務業、第二類電信服務業、配銷服務業、所有運輸服務業等。這些一旦開放,將嚴重威脅我言論自由、資訊安全及國家安全(詳細衝擊分析請見我的臉書)。

此外,由於中國故意對我方跨境服務提供模式的不對等限制,我業者將被迫西進中國,又加上限縮我投資地點,台商被局限在福建省、廣東省等地(例如銀行業和電子商務等)。例如台灣PChome因中國不允許跨境服務,不能從台灣賣東西到大陸,只能到福建設商業據點,才能爭取市場商機,也等於提供大陸就業機會。而我方沒有限制,中國的淘寶網不須來台設點,即可吸收台灣商家和客戶。雙方跨境提供服務模式如此明顯不對等,顯示我談判官員無能失職,並未向中國爭取該爭取的開放條件!

台灣對中國業者開放銀行、保險、證券等金融服務業,將讓其有機會掌控我三分之一以上的金流市場;開放空運、海運、公路等交通運輸服務業,將讓其有機會掌控我物流市場;開放醫院等專業性服務業並允許跨境提供服務,將讓其有機會掌控我醫護人才,並有利於派送至中國服務;開放印刷、娛樂、文化等服務業,將讓其有機會輸入其文化、掌控我媒體言論等。

更嚴重的是,這次服貿協議開放中國員工來台,以跨國企業內部調動人員名義來台,初次可停留三年,且簽證展延次數無限制。對於這些中國流動勞工,我方完全沒有數量限制,預期將更惡化我就業市場。總之,台灣海島型經濟本來就不大,全面不設防且不對等對中國開放我服務業,將讓中國政府在極短時間內影響並掌控我經濟。

兩岸貨貿仍是黑箱談判 沒有章法

事實上馬政府並未記取服貿教訓,目前進行談判的兩岸貨貿協議,仍然黑箱作業。經濟部僅於今年一月舉辦一場產業座談會,報告貨貿協議談判進度,但形式大於實質意義。我國塑化原料、面板、綜合切削工具機及汽車整車等四大主要產業出口至中國的關稅亟需降低,然因中國認為是敏感產業,至今談判沒有進展。但中國則要求將之前禁止進入我國的近二千項產品予以一次開放。上述這四大產業的需求,爭取與否,對我國的影響為何?這二千項產品之中,到底又有多少是可對中國開放?我政府是否有做任何的調查研究和研擬產業發展計劃?

再者,我方擬與中國以五類商品降稅模式進行協商。但中國對已開發國家所簽訂的貨貿協議,卻是逐項商品進行關稅減讓。為何我們不能比照辦理?

兩岸服貿應重新談判 服貿和貨貿同時簽

既然兩岸服貿和貨貿協議仍存有嚴重黑箱和不對等問題,我們建議馬政府應好好重新談判後,再同時簽訂服貿和貨貿協議也不遲。韓國自二○○四年以來,與智利、新加坡、東協、印度、歐盟、美國、土耳其等國家所簽訂的FTAs,以及中國自二○○八年以來與其他國家簽訂的FTAs,均是貨貿和服貿協議同時簽署,顯示這是國際慣例。全世界已簽訂的自由貿易協定中,從來沒有先簽服貿再簽貨貿的例子!我們呼籲馬政府和國民黨立法委員們,在兩岸服貿和貨貿協議的重新談判和簽訂上,應更積極捍衛全民利益和國家安全,不然人民將如何支持您們未來繼續對外簽訂更多的FTA、TPP及RCEP呢?

(作者鄭秀玲,台灣大學經濟學系教授兼系主任)

廣告

自由電子報 APP 全新上線

iOS

Android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時報粉絲團

Top
網友回應
熱門新聞
圖
贊助商廣告
轉寄

標題:《星期專論》加入TPP須先通過服貿,有道理嗎?


*收件人 Email 
如果要寄多個email,請用「;」分開,最多10個email
你的姓名 
*你的 Email 
訊息
 驗證碼   驗證碼有大小寫之分  
Top
2017年3月29日‧星期三‧丁酉年三月初二日
熱門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