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專論》︰把那道牆拆了吧!


2013-08-18

◎ 王美琇

八月雪,悄悄降落在這片充滿不公不義的土地上。那樣晶瑩剔透的雪,為這片土地帶來了希望,彷彿預告著春天的到來。

正義擊退黑暗勢力

那一天,你我幻化成二十五萬朵的雪片,幻化成壯闊的銀色十字架,背負起芸芸眾生的苦難,呼喚著社會的良知正義。那一天,每一朵雪片都知道:這個國家正在沉淪,這片土地正在墜入無邊的黑暗。如果我們再冷漠以對,如果我們繼續視而不見,不久的將來,我們都會被埋入罪惡的地獄,而這片土地,將永遠失去希望。所以,我們站出來了!

雖然,你我都只是二十五萬分之一的雪片(還有更多無法到場的數十萬、數百萬),但我們心裡充滿感動。一九八五聯盟那群充滿正義感的年輕人終於挺身而出,把公民力量集結在一起,共同發出晴天霹靂的正義怒吼。銀色十字架閃爍的那一刻,我們看到,台灣社會燃起了希望!

年輕一代已經接過歷史的棒子,把社會責任和國家未來狠狠地扛在肩上。就是那種「不信公義喚不回」的正義感,就是那種沒有過多政治算計的勇氣和行動力,激發出社會的正向力量和公民正義,悍然擊退威權殘存的黑暗勢力。

然而,黑暗勢力真的完全擊退了嗎?恐怕未必。他們正在集結反撲,他們依然牢牢抓住權力,抵擋改革的進步浪潮,無視於民主、自由和人權價值,早已是人民心中不可跨越的紅線。

黑暗勢力依舊存在。而且是以巧妙包裝的假民主死灰復燃。就是這種假民主、真威權,讓我們覺得噁心、厭惡和憤怒。借用一九八七年美國前總統雷根訪問柏林時,向蘇聯戈巴契夫的喊話:「把那道牆拆了吧!」是的。我們也要向台灣所有的進步公民喊話:把那道牆拆了吧!

拆掉那道不義之牆

把那道偽善之牆拆了吧!公民之眼,要狠狠盯住擅於偽裝和說謊的執政者與政客,當他們一次又一次企圖轉移焦點,一次又一次欺騙、背信人民時,我們就一次又一次揭發他們的偽善,讓他們無所遁形!把那道偽善之牆徹底拆掉!

把那道不義之牆拆了吧!大埔農戶被強行拆屋,劉政鴻的土匪政府繼續橫行,馬政府不敢吭一聲,讓地方政客和財團以開發之名到處搶奪人民的農地、土地,無視於科學園區和工業區早已過剩。全國圈地炒作地皮,上下交相斂財。這就是不義政權統治台灣的真實寫照。

從以前到現在,從大埔事件、核四爭議、服貿協議到洪仲丘案等,我們早已清楚看出,馬英九和國民黨政權的本質就是掠奪者。長期以來,他們以強權姿態對弱勢人民和土地進行無止境的掠奪。這是一個沒有土地倫理和生命價值的政權。所以,他們對大埔朱阿嬤飲農藥自殺無動於衷,對人民的哀嚎和悲苦視若無睹。他們掌握政權的目的不是為了服務人民,是為了鞏固黨國特權階級的利益。

這樣的政權,正是所有不義的根源。把這道不義之牆、不義政權拆了吧!否則台灣不會有真正的公平正義!

把那道心靈的恐懼之牆拆了吧!洪仲丘案後,許多父母頻頻交代在軍中或將入伍的愛子:不要太有正義感、不要多說話。他們害怕愛子被「洪仲丘」掉,他們心中有太多的恐懼。

一個號稱民主的國家,人民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白色恐怖如影隨形,這樣的民主是何等諷刺!

洪崇晏是有正義感的年輕學子,這幾年參與無數公民戰役。有一回他在抗議場中受傷,還被押到警局,警方恐嚇要法辦他。阿嬤擔心崇晏成為下一個洪仲丘,但他告訴阿嬤:洪仲丘會死不是因為他太有正義感,而是因為其他人沒有正義感。他要阿嬤和母親支持他繼續上街頭抗議。

把心靈的恐懼之牆拆了吧!如果一個社會失去了正義感,這個社會沒有希望;如果公民太軟弱、公民力量太薄弱,社會正義終將被威權舊勢力徹底擊垮、擊潰,民主就成為台灣最可笑的裝飾品,所有前輩的犧牲都變得毫無意義。

你我就是正義化身

台灣正處於黎明前最黑暗時刻。八月雪的公民行動,讓台灣社會看到希望,也讓我們深刻體悟:只有熱情、勇敢、有正義感的台灣公民扛起責任、起而行動,一次又一次展現監督力道,一次又一次累積巨大的公民能量,我們才有可能劃破黑暗,重新照亮這片自由的土地。

誠如一九八五聯盟所說:堅持社會正義和「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精神,你我都是超級英雄,你我都是蝙蝠俠,你我就是正義的化身。當社會需要我們的時候,我們就挺身而出,為弱勢發聲、為正義而戰!

我相信總有一天,我們會展現公民力量的擎天一擊,把那道最幽暗深厚的威權之牆狠狠地拆掉!

(作者王美琇為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