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專論》遷校遷村,最後是無處可遷!


2016-08-28

◎南方朔

污染已成了近代最嚴重的問題之一,但污染問題卻因為太過複雜,因而在政治上及知識上有許多盲點:

解決污染問題 輕上游重下游

(一)污染問題最上游的乃是污染源。但污染源通常都是大老闆和大廠商,所以政府對污染源的管制通常都會鬆懈,而污染源的問題由於涉及大老闆和大廠商,它也經常和社會的反商情緒混在一起,於是在輕重緩急及真相的虛實上就常常亂成一團。污染的上游問題因而常常無法搞定,當上游的污染源無法搞定,政府的角色及下游的人民問題就會失去客觀性,治絲益棼。

(二)由於污染源乃是上游的源頭問題,但因上游無法解決,遂養成政府輕上游、重下游的習慣。政府對河川的污染不去取締污染的廠商,只會要求下游的民眾注意飲用水的安全;對於上游的污染源掉以輕心,卻只會要求下游的民眾遷校遷村。這種輕上游,只會在下游問題上動腦筋的習慣,乃是扭曲了社會的正義,污染源責任反而比較小,下游的民眾反而承受了最多不是由他們所製造的責任。

對於六輕石化工業區的空氣污染,這也是個歷有年所的老問題,最近衛福部針對國家衛生研究院的研究報告,確認對學童健康有不利影響,因而決定將雲林橋頭國小許厝分校遷校至豐榮國小。此案最後由行政院長拍板定案。此案有國衛院的報告,看起來振振有詞,似乎行政院的決定也很有道理,但如果細究,則人們卻可發現到它其實並不周延,它在知識上和政治上有太多盲點:

(一)硫代二乙酸的來源多樣,國衛院的報告其採樣令人質疑,三年前在離六輕兩公里的舊校區驗血、驗尿,學童體內的硫代二乙酸是兩年前到新校舍的三倍,而新校舍離六輕僅九百公尺,因此國衛院的報告及取樣難以服眾,國衛院的報告顯然是有瑕疵的報告。

急躁草率處理 牽動更多問題

(二)自從國衛院的報告公布後,距離六輕僅一條濁水溪的彰化縣大城鄉立刻就有了意見。彰化環保聯盟表示,大城鄉對六輕空污感受更為強烈,因此,大城鄉所有國中小學生更應追蹤硫代二乙酸及重金屬濃度。彰化縣教育處長表示,大城鄉頂庄國小距離六輕約五公里,因此衛福部應將頂庄國小納入調查,如果學童尿液中的硫代二乙酸濃度偏高,也應考慮遷校。由這些後續的發展,已顯示出國衛院盯著許厝分校,行政院草率的決定遷校後,它其實已等於替六輕石化工業區延伸出一連串的遷校風波,而許厝分校所在地的中興村長也指出,如果許厝分校的學童有問題,那麼整個中興村應該都有問題,這是否意謂著「整個中興村都應該遷村?」因此許厝分校的遷校,等於是替六輕石化工業區打開了遷校遷村的「潘朵拉的盒子」?六輕石化工業區對雲林的水產養殖業影響極大,六輕對水產養殖業的影響,也成了遷校風波的未爆彈!

(三)許厝分校遷校到豐榮國小,目前學生家長已集會,反對遷校。根據報導,家長們的意見其實是很中肯的,六輕石化工業區的污染問題,最核心的問題乃是污染源上游的問題,無論國衛院或行政院都不能草率行之,如果要研究,在方法論及相關的關係上也應周延。因此家長們要求要有第三方公正單位介入研究、重建公信力。由家長們的這些意見,的確顯示出,這次許厝分校的遷校風波,實在是替我們的環保單位、公衛單位及行政機構上了重要的一課。類似於六輕石化區這種大型的污染,政府就要有良好的上游管理,如果想要突出其中的某一種問題,那麼也必須方法妥當,操作起來才能無懈可擊,但我們的政府這次卻顯然太急躁草率了,於是一個遷校問題遂牽出一連串的遷校遷村問題,所謂的治絲益棼,解決不了小問題,反而牽動出更多問題。為了一個許厝分校問題,鬧得人人反對,行政院以為自己是做了一件好事,但因為方法論及思慮不周,政府卻打了自己的臉!

管理好上游污染源 才是正途

台灣在近代國家中,對於污染問題及公害問題可算是相當無能的一個。台灣的政府對污染源的管控及懲罰已近乎無為而治,司法對於這種案件也都相當草率,不可能重判,越南對台塑河靜鋼廠排放廢水會處罰五億美元,這種事台灣就不可能發生。六輕石化工業區近年來事故不斷,但台灣政府每次都是鬧一鬧就過了,台灣對污染源及公害源的管控及懲罰乃是最鬆散的。就以塑化劑問題為例,消基會求償七十八.七億元,但一審只判廠商賠償一百廿萬元,二審只增加到三百九十五萬元,台灣對於污染及公害的管控及懲罰,和業者從污染及公害中的獲利完全不成比例,除非有一天這種遊戲規則被全部改變,否則台灣談反污染、反公害只是虛言!

六輕石化工業區乃是個污染的陳年舊案,對這種案件,管理好上游的污染源這種上游問題才是正途,不能讓無辜的民眾概括承受一切害處,遷校或遷村是人民不能接受的,因為到了最後,人民就會發現已無處可遷!

(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 南方朔

    南方朔

相關關鍵字: 南方朔 星期專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