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縣長蔡碧仲畢業感言:火車過站才來歕嗶ㄚ 聽了很難過


花蓮代理縣長蔡碧仲畢業感言,希望議會對「下一位縣長」也能用同樣標準來看待。(記者花孟璟攝)

花蓮代理縣長蔡碧仲畢業感言,希望議會對「下一位縣長」也能用同樣標準來看待。(記者花孟璟攝)

2018-12-07 20:47

〔記者花孟璟/花蓮報導〕花蓮縣選舉委員會下週一要頒發縣長當選證書給徐榛蔚,代理花蓮縣長不到3個月的蔡碧仲,距離卸任也只剩10幾天。蔡碧仲今天在花蓮縣議會總質詢結束後,發表長達30分鐘「畢業感言」,他說,所有議員給他的建言他都銘記在心,他在花蓮只有2個多月,老實講,「火車過站才來歕嗶ㄚ」,說實在聽了就難過。他強調,一個沒有公開的、神神秘秘的花蓮縣政府就像個衙門,這樣的花蓮縣政府怎麼有資格說,「要讓我們花蓮幸福?這是不可能的!」

花蓮縣議會本屆最後一次總質詢今天結束,蔡碧仲發表「畢業感言」,他說,代理縣長職務「表面上看起來99天」,事實上,他分分秒秒「一天當兩天用」,議會期間諸多議員標榜他「功在花蓮」,是藍營勝選的最大功臣,用藍營得票71%選票來嘲諷、羞辱他,但他公布代理期間的施政滿意度調查,各項施政滿意度從5成到7成都有,整體滿意度都在5成以上,有「公正、客觀、透明」數據供檢驗,「誰能用7成1得票率來否定他」?他說,離別的前夕他沒有哽咽,但「其實很想哭」,因為花蓮真是非常好的地方。

夜市踩花崗岩地磚 人車走千瘡百孔道路

蔡碧仲說,他一卡皮箱、一個人來到花蓮擔任代理縣長,沒有帶任何人馬,副縣長、秘書都是臨時被推薦,其餘是原來的行政團隊,「我在這裡個人榮辱不重要」,但是花蓮一定要改變。

蔡碧仲說,很多議員一直講我們花蓮很窮,但是他看到前任縣長花錢「不像是個窮光蛋的作為」,更首度爆料,道路維護費2000萬元竟被挪用去東大門夜市鋪黑白石地磚。他說,縣府讓夜市人潮踩踏「千年不壞」高級花崗岩地磚,然後讓花蓮的人車走在千瘡百孔的道路上,這是一個窮縣的作法嗎?

長眼睛以來沒看過 所謂窮苦卻這樣作法

蔡碧仲說,花蓮縣府歷來跟中央爭取補助,不依照中央法規進行,導致補助無法落實,例如香榭大道案未完成細部計畫審查就先「偷跑」發包,縣府更先自籌3.2億元發包買石材,他形容「房子還沒蓋好,就先買沙發,結果沙發的錢是房子的兩倍」,1.2公里路面用每平方公尺近7000元的石磚,他「長眼睛以來沒看過所謂窮苦是這樣作法」;他強調,沒有廉能的花蓮縣政府,嘴巴講的幸福花蓮、看板上的我愛花蓮,「統統都是騙人的。」

揭露的事都有事證 保存所有資料來寫書

蔡碧仲說,他所揭露的事情,事證來源是基層公務員,他們不敢向上級抗命 ,只好保留下違法亂紀相關原文來保護自己。他說,有鄉親說捨不得他,因為他一離開「一切回到原狀」,但他會保存所有資料來寫書。在他來以前,縣政府依法行政、行政中立的概念模糊,這兩個月他讓這個概念清晰異常。他說,他到花蓮縣政府前,縣府是「一個人說了算」,他來之後讓同仁分層負責,一級主管能決定就自己決定,但他發現,「很多事情主管仍不敢決定,一定要送到他這邊,因為他們怕擔負責任」,很多程序就延宕。

花縣府像神秘衙門 做什麼百姓統統不知

蔡碧仲臨別前期許花蓮縣議會,要當「大議會、大政府」、而非「大政府、小議會」,在他來之前,議員、司法機關向花蓮縣府要不到資料,很可能要到了也不是真的,沒有真正完整的資料,代議士無從質詢,這樣的花蓮縣政府怎麼有資格說,要讓我們花蓮幸福?不可能的,一個沒有公開的、一個神神秘秘的花蓮縣政府就像個衙門,裡面做什麼事情老百姓統統不知道。

「曾經批評我的議員 同樣標準要求未來縣長」

蔡碧仲希望曾經批評他的縣議員、代議士,將來用同樣的標準去要求未來的縣長,他會繼續盯,「做不到就笑你(議員)只會欺負代理縣長」,盼望花蓮以後不管哪個黨主政,議員都要時時刻刻檢驗,像他就要離開,還被要求做這個做那個,老實講,「火車過站才來歕嗶ㄚ」,這種事情聽了就難過。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