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接教長被陳芳明批「缺人才」 管媽舉修法成績反擊


2018-07-10 10:42

〔記者蘇芳禾/台北報導〕對於懸缺逾一個月的教育部長,昨一度傳出將由民進黨立委管碧玲接任,國立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講座教授陳芳明表示,「正好凸顯蔡政府嚴重缺乏人才。」對此,管碧玲回應,她在大學專任21年後,才借調到高雄市政府,目前也在大學兼課,她一直都在高等教育現場。此外,也列舉不少她在在野黨、執政黨時期推動的教育與文化法案,意有所指的說「藉此讓總在遠處看我的高層,更具體認識我一點。」

國立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講座教授陳芳明表示,「立委改任教育部長,將會在歷史留下紀錄。如果這個消息變成事實,正好凸顯蔡政府嚴重缺乏人才。」

對此,管碧玲在臉書寫下長文說,她從1983年幫康寧祥助選,之後創辦台灣教授協會,並曾擔任民進黨政策中心主任。陳芳明1988年前後返台,看到她的場域就是在這些風起雲湧的政治賽局中。應該不知道管碧玲是一個從事業餘政治的專任學者。「女博士女學者參選區域立委,民進黨至今我仍是唯一一個。」

管碧玲接著說,陳芳明一定不知道她是全國保護文化資產第一名的團隊領導人,搶救華山特區的團隊。「如果沒有政治能力,可以阻止得了200億預算要蓋立法院的工程部隊,留下這一塊文化基地嗎。」

管碧玲也列舉各項修法成績,包括修教育基本法,讓我國成為零體罰的國家;修國民教育法,讓國教開始至高中,全面建置專職專業的心理輔導體系;變更解釋令,照顧排除適用勞基法的非編制內教師;修國民體育法,創造運動員專任教練職系等。

管碧玲說,種種的教育政績,除了文言文比例,清一色是在立法院少數黨的時代完成的,沒有高度的政治能力,可以完成這些重要的教育理想嗎?

管碧玲指出,哪一個教育部長曾經不是靠組織力量,而是靠個人的力量,照顧保護過這麼這麼多教育現場的工作者?陳芳明說她不瞭解教育現場,謬矣,謬矣!

管碧玲最後說,陳芳明兄是她尊重的人,她願詳加回應他的指教,「也藉此讓總在遠處看我的高層,更具體認識我一些。學者從政無私交,同志之間的距離,有時候真的比星球還遙遠。」

管碧玲臉書全文:

芳明兄:我用高度的政治能力,完成了重大的教育理想

教育部長的事要靠機緣,擦身而過也司空見慣。但是陳芳明兄的指教,和其他對我政治立場鮮明的意見,我想說明一下事實。

芳明兄是在黨外運動的現場認識我的,我1983年幫康寧祥助選,之後創辦台灣教授協會,並曾擔任民進黨政策中心主任。芳明兄1988年前後返台,看到我的場域就是在這些風起雲湧的政治賽局中。他應該不知道我是一個專任學者從事業餘政治的身分。而我在大學專任21年時,才借調到高雄市政府,至今,還在大學兼課,我是仍在高教現場的人,芳明兄必不瞭解,龍應台、陳映真的作品,都還是我課堂上的指定教材!

芳明兄是文化人,他也一定不知道我是全國保護文化資產第一名的團隊領導人,如果他喜歡去華山,他置身其中,閉起眼睛,想像一下當年那個勇敢擋住推土機,搶救華山特區的團隊,是對文化的熱愛與允諾,多麼強烈的團隊,那正是我的團隊。如果沒有政治能力,可以阻止得了200億預算要蓋立法院的工程部隊,留下這一塊文化基地嗎(雖然現在的營運模式我不滿意)?具有政治能力的文化人、具有政治能力的學者,放眼藍綠兩黨,能有幾人?芳明兄怎知:女博士女學者參選區域立委,民進黨至今我仍是唯一一個。

我在立法院兩屆蹲點教育文化委員會,除了對國家最高文化大典:文資法全面主導外,我身上,是有重大教育政績的人,舉其大者包括:

1、我修教育基本法,讓我國成為零體罰的國家:

2、我修國民教育法,讓國教開始至高中,全面建置專職專業的心理輔導體系;

3、全國從幼教到高教,所有非編制內教師,長期被教育部排除適用勞基法,我變更解釋令,全面照顧保障他們;

4、我修國民體育法,創造運動員專任教練職系;

5、我爭取為調酒專長創設職業證照制度

6、主導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承認中國學歷修法,禁止承認醫事相關學歷,保護台灣的醫學教育與醫療品質。

⋯⋯⋯⋯⋯

⋯⋯⋯⋯⋯⋯

以上這些政績有涉政治立場嗎?

除了軍訓教官退出校園和文言文比例1:1有政治立場,但是,做為民進黨,誰敢將這個成為被嫌棄的理由?要民進黨以敵對政黨的立場擇人,這不是政黨政治的原理。

芳明兄:以上這些教育政績,除了文言文比例,清一色是在立法院少數黨的時代完成的,沒有高度的政治能力,可以完成這些重要的教育理想嗎?

我以高度的政治能力,完成重大的教育理想。下一代免被體罰,我保護他們;下一代有專業的心理輔導老師,我陪伴他們;下一代有專業職系可以就業,我發展他們!

保護、陪伴、發展的事,我都有重大的貢獻,芳明兄瞭解我發展的這個架構嗎?

芳明兄可能不知道,全國從幼教到高教,非編制內教師包括約聘教師、契約教師、代課老師、代理教師、臨時教師⋯⋯他們多可憐,教育部長期曲解法令,把他們排除在教師保障體系之外,還排除在勞工體系,他們連勞基法都不適用,歷任教育部長搞錯了的事,是我糾正變更的。

芳明兄:哪一個教育部長曾經不是靠組織力量,而是靠個人的力量,照顧保護過這麼這麼多教育現場的工作者?芳明兄說我不瞭解教育現場,謬矣,謬矣!

芳明兄是我尊重的人,我願詳加回應他的指教,也藉此讓總在遠處看我的高層,更具體認識我一些。學者從政無私交,同志之間的距離,有時候真的比星球還遙遠。

  • 管碧玲今天上午回應陳芳明質疑。(取自管碧玲臉書)

    管碧玲今天上午回應陳芳明質疑。(取自管碧玲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