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如玄關廠案爭議 管仁健:人未藍,腦先殘


2015-11-22 15:58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國民黨副總統參選人確定為王如玄後爭議不斷,她任勞委會主委期間的關廠工人案、22K政策等備受批評。王如玄則表示,自己是無黨籍人士但卻被貼上「藍色標籤」,她認為應該議題至上、黨派在後。不過文史工作者管仁健指出,重點並非她當過勞委會主委,而是做了哪些「天怒人怨的惡事」,更感嘆「九天玄女」證明了「人未藍,腦先殘」這句話。

文史工作者管仁健投書《新頭殼》也在臉書上發文,他提到王如玄認為自己並非藍營,但因為在馬政府時期擔任過勞委會主委而被貼上「藍色標籤」,甚至挺綠朋友無法像以前一樣信任她,但她認為應該議題至上、黨派在後。管仁健指出,重點並非王如玄擔任過勞委會主委,而是她在任職期間做出了哪些「天怒人怨的惡事」,其中關廠工人案最受矚目。

當時工人們以為勞委會將「代位求償」,先墊資遣費給工人再向資方討債。不料官方竟花大錢請80多名律師告這些勞工來追討以政府貸款代位求償的3%利息加本金,還將可以合併一案的案件拆成630件,讓關廠案律師疲於奔命。直到法院宣判勞動部敗訴,並被時任行政院長的江宜樺要求不再上訴而結案,王如玄才說「尊重法院判決」。

王如玄近日被國民黨總統參選人朱立倫提為副手,管仁健批她舊案重提時竟狡辯如果不追訴就會由國庫全民買單,另提到律師邱顯智也批王如玄如果目的是讓關廠工人勝訴,怎麼會在訴訟過程中逼得工人臥軌、絕食、抗爭,律師和工運人士疲於奔命?

管仁健表示,當時的訴訟到底是保護還是追殺關廠工人大家自有判斷,還酸王如玄跑去非民主法治國家(指中國)攻讀法學博士,有這種把追殺當保護的法律高見也不用大驚小怪。管仁健還提到,網路有一句話「人一藍,腦就殘」,大酸「九天玄女」王如玄改寫紀錄,用她的法學素養,科學證明了應該是「人未藍,腦先殘」。

管仁健臉書全文:

人未藍,腦先殘的人大法學博士(管仁健)

中國青年黨,這個與國民黨與共產黨一樣,在黨名頭上裝了個「中國」緊箍咒的政黨,1949年隨著國民黨流亡來台。由於青年黨1947年在南京曾參與制憲,因此與民社黨成為台灣黨禁下唯二合法的在野黨。宜蘭郭雨新、游錫?,雲林李萬居、蘇東啟、蘇洪月嬌,臺南郭秋煌,高雄李源棧,臺東黃順興等的黨外本土政治人物,也都曾打著青年黨的招牌參選。

然而戒嚴時代的青年黨,上層內鬥不息,下層不吸地氣,比國民黨更外來化。黨中央為了國民黨按月支付數百萬的遮羞費,不,是反共宣傳費,完全失去在野黨機能,淪為國民黨的樣板。因此被黃信介譏為「廁所內的花瓶」;當時青年黨內有人提議要控告黃信介誹謗,但該黨主席李璜卻說:「告什麼告啊?人家廁所都不告,輪得到我們花瓶來告嗎?」

其實廁所裡擺個花瓶,雖無用但也沒什麼大害,一笑置之即可。但國民黨最可惡的地方,不是在廁所裡放花瓶,而是在廁所外面養惡犬,搞到人有內急進不去,狗卻先在外面拉了滿地屎。戒嚴時代的外圍右翼組織與殺人黑幫、解嚴之後地方派系與宗教團體推出的黨友,這些自稱「不是國民黨」的無黨籍人士,總能幹出連國民黨自己不敢做的骯髒事。

據《自由時報》2015年11月21日標題〈挺綠朋友不相信她了...王如玄:我不是國民黨的〉報導:「國民黨總統參選人朱立倫找前勞委會主委王如玄擔任副手,王如玄原本是無黨籍人士,因在馬執政期間任勞委會主委,被貼上『藍色標籤』,她認為,議題應該至上,將黨派放在後,『更何況我不是國民黨的』。

王如玄接受《風傳媒》專訪指出,過去參與很多社會運動,認識許多不同政黨的朋友,但在2008年受馬政府延攬入閣,擔任勞委會主委後,不少挺綠的朋友,無法像之前一樣信任她,相處起來會有隔閡,但她認為應該要將議題放第一,黨派放最後。

王如玄無奈地說:「這個社會有一個奇怪的氛圍,若是曾在國民黨執政當過政務官,即便現在是無黨籍,人家也會認為我是藍的。」

郝龍斌在民進黨執政時也入過閣,唐飛還擔任過閣揆,但不會有人把他們看做是綠的。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會把這個女版馬英九視為藍,不是因為你幹過勞委會主委,是你在勞委會主委的任職期間,幹了哪些天怒人怨的惡事。其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當然還是大舉興訟的關廠工人案。

十多年前國民黨執政時,台灣勞動法令落伍,官員怠惰包庇無良資方,以致東菱電子、聯福紡織與興利紙業等工廠惡性倒閉,上千名領無資遣費與退休金的勞工,發動關廠抗爭,並組成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對政府發動大規模激烈抗爭。

當年所有工人都以為勞委會動用「代位求償」手段,先墊償資遣費給工人後,會再向資方討債,所以他們在紛爭落幕後就以為可平安度日。然監察院發出糾正文,要求勞委會連同利息、違約金在內,一併向當年所有工人追繳所貸金額。2012年起,許多當年關廠工人卻陸續收到法院「支付命令」,要求他們償還積欠「貸款」金額。

2012年10月,勞委會在2013年度預算中,從「就業安定基金」中提撥2,056萬,雇用80多人的律師團,向600個勞工家庭追討勞委會以政府貸款代位求償的3%的利息加本金。2012年10月31日上午,九天玄女赴立法院進行預算答詢,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前往抗議,認為政府應向資方討這筆預算,怎麼會向勞工提告?

當時全台灣關廠工人連線率數十名工人,在立院門外跪拜陳情抗議,並拖棺繞行立法院抗議,但九天玄女不為所動,依然堅持用公帑廣聘律師,向無辜的關廠工人追訴。2014年3月,法院宣判勞動部敗訴,500多名工人及同案12名不必還款。時任行政院長江宜樺偶要求勞動部不再上訴而結案,九天玄女才表示「尊重法院判決」。

然而最近九天玄女被那個做不好也做不滿的砂石倫提名為副手,舊案重提時又狡辯,當時如果不追訴,將由國庫全民買單,公務員會有瀆職不上訴之嫌,因而依法行政而提訴,可藉由法院判定來壓迫行政機關免追債,後經法院再審判借款免還。但九天玄女的狡辯,引發當時為關廠工人辯護的律師邱顯智極為不滿,在臉書上詢問:

「如果王如玄真的如他自己所說,提出訴訟的目的,是為了讓關廠工人勝訴,以讓本案完美解決,這樣的話,怎麼在本案訴訟的過程中,逼得關廠工人又臥軌、絕食、到處抗爭,許多工運人士、關廠案的律師從台中、苗栗、桃園到台北疲於奔命?事實真的如王如玄所說的嗎?

首先,本案王主委花了2,000多萬,聘請80個律師,對1,300個關廠工人寄發支付命令。換句話說,只要接到支付命令的關廠媽媽們,不知道20日內要提出異議,這個案件關廠工人就確定敗訴。請問以全面寄發支付命令這樣的訴訟方式,藉著以政府預算聘請律師,通曉法律的優勢,對付一群又老又病又窮的工人媽媽,真的是要讓關廠工人『贏』嗎?

第二,王主委提出的訴訟,原本可以合併為一案來處理,但她卻把它拆解成630件案件。範圍從台北、桃園、苗栗到台中,讓這些關廠工人每一個人獨自面對自己的案件,也讓來幫忙的工會人士與義務律師疲於奔命。」

九天玄女當時的全面興訟,究竟是為了保護關廠工人?還是在追殺關廠工人?鄉民自有判斷。不過這位被砂石倫欽點為副手的九天玄女,為什麼會有這麼另類把追殺當保護的法律高見,其實也無需大驚小怪,會跑去一個非民主法治國家攻讀「法學」的博士,沒有這種法律高見才奇怪。

人一籃,腦就殘,如今這句話被來自榮獲中國人民大學法學博士九天玄女改寫了。完全超越去看閱兵的連爺爺,去打小白球的17名老杯杯,九天玄女用她的法學素養,告訴了我們這句至理名言,其實不用等人藍了腦才殘,科學證明了應該是「人未藍,腦先殘」。

  • 國民黨副總統參選人王如玄過去任勞委會主委期間有許多爭議,針對關廠工人案,她強調是為了工人。她也說自己非藍營,但被貼上標籤。文史工作者管仁健批她「人未藍,腦就殘」。(記者賴筱桐攝)

    國民黨副總統參選人王如玄過去任勞委會主委期間有許多爭議,針對關廠工人案,她強調是為了工人。她也說自己非藍營,但被貼上標籤。文史工作者管仁健批她「人未藍,腦就殘」。(記者賴筱桐攝)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