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建志回顧太陽花惹議 網友開譙「投機份子」


2015-03-20 19:07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前柯辦發言人、投入台北市中山區與北松山區立委選舉的醫師潘建志近期在臉書發文回顧318大陽花學運,人氣頗高的他今天(20)放上第二篇回顧文卻遭不少網友打臉,批潘建志只是想紅,文章貶低同伴捧高自己。

潘建志在文章中多次提到自己醫師身分,「所以我穿白袍拿識別証進出立法院,每次都是從正門,有時駐警們還向我敬禮呢」,自比軍醫的他還說,決策小組要開重要會議時不讓他靠近,「賤民特區?少尉醫官排長也是進不了黑箱作業的司令部啊。」

談到當時柯文哲到立院發言時,他又說「竟然同學們先傳出一陣噓聲,可能已認定他是政治人物想來收割。我差點沒罵出口說,你們不知道這人是隔壁急診室的老大嗎?」,直言「年輕人就這麼難搞啊。」

文章一出,目前為止吸引2000多人按讚,但內容卻遭不少網友抨擊,自稱參與太陽花內場醫療團的網友諷刺潘建志每次進立院都在發名片,「你真的有來輪班過嘛?」、「往往在每個重要必定有鎂光燈出現的大日子您的身影還真是一絲不差的出現阿。」

還有人批潘的文章很不厚道,「詆毀別人並不會讓自己變得更高尚。」,有網友更狠批潘是「投機份子」,一位自稱醫療團攝影的網友也留言,「我的照片沒有你,你哪位」,還有網友說,「看完言論,身為中山區大直居民是不是得投廢票了」。

潘建志臉書全文:

318週年回顧文第2彈,來談倫理。倫理是三小?潘建志醫師被人渣文本 附身了嗎?

在318學運佔領立法院年輕人的場域裏,有兩派大人們是堂而皇之進駐場內場外的。其中一派是醫師,另外一派是律師。

(抱歉沒有會計師喔,蕾蕾哭哭。)

上一篇我說過年輕人討厭老頭但年輕人也很現實。醫師和律師在抗爭場合有其實用價值,學生被打了流血醫生馬上來包紮,學生被抓了上銬律師馬上來交保。表面上如此,但在社會集體潛意識裏,醫師律師有更深沈的意義。醫師照顧身體,是母親的象徵,律師提供法律資源,代表父權體制。太陽花學運主體一結合醫師律師客體,在中間選民的心中,馬上從沒爹沒娘的激進恐怖壞份子變成保家衛國的熱血革命好青年了啊。

(其它沒醫師律師的社運份子謎之音:這是什麼鬼心理分析啊,難道我們是ISIS嗎?)

總而言之,我就醬穿著醫師長袍在318學運中堂而皇之登場了。先前為了查法案資料方便,我向同為電台主持人的陳亭妃立委要求成為她正式國會助理(不支薪所以沒肥貓問題),所以我穿白袍拿識別証進出立法院,每次都是從正門,有時駐警們還向我敬禮呢。(不要懷疑,醫生和警察本來就是好朋友,警察常進急診室,醫生開車違規沒開單也很合理。)立法院本來就是人民的,我才不要爬梯子爬窗戶啊。

議場內外都有很大規模的醫療站。西醫師中醫師牙醫師護理師檢驗師復健師藥師保健營養師連EMT弟弟們都到了,可以直接開家綜合醫院,甚至還有中醫院裏來的推拿師,幫忙沒見血的小衝撞筋骨扭傷。其實太陽花運動算非暴力抗爭和平理性,年輕人也頭好壯壯,醫療站搞這麼大是有點超過。更何況全國最強柯P打造的台大急診就在隔壁街啊。

混進去容易,最難的是倫理問題。對,倫理。在這樣的社會運動中醫療團隊應該扮演什麼角色?單純旁觀的救治者嗎?還是積極介入的參與者?可以提供醫療外的資源嗎?可以做出專業建議給決策核心嗎?如何行動醫療專業人士才能維持住形象和尊嚴?

這當然沒有標準答案,沒有SOP,醫學教科書怎麼可能去寫如何參加社運。大家從柯P身上就知道,醫療業是非常重視標準作業程序的,做錯一個動作死一個人不誇張。據說我們萬芳醫院的正式ISO文件高達6,000份。318學運時,醫療站努力要建立制度,但上百個人來來去去,光臉和名字都對不起來,記不起來,我拿值班表認人從沒成功過,哪有可能真的搞成醫院。所以我說社會運動亂成一團本來就是正常的,講究什麼策略願景歷史定位的人,去花蓮找上人談比較快啦。

我個人的醫學倫理行動準則是,此時我該扮演『軍醫』角色。軍醫隨軍隊行動,駁火時拿出手鎗也要參加戰鬥。軍醫一般官階不高,所以不參加大戰略規劃,不過小規模的戰術如減少死傷軍醫倒是可以提供意見。軍醫允許為敵軍治療,所以在318時我也拿過頭痛藥給警察吃啊(都說我們是好朋友了嘛)。

因為我比較能在立法院內外到處晃來晃去,所以當時學運幹部還請我出過特別任務:查明周邊鎮暴警察小隊的分佈位置。學運前兩個星期,立法院議場每晚都謠傳半夜2點就要攻進來了,因為黨政高層又講了什麼的云云,真是處於輕微被害妄想狀態下,有必要了解敵方分佈情況。所以我這軍醫還跑出去潛入各處當過間諜啊。但是說起來,疑神疑鬼氣氛中國昌老師決策小組要開重要會議時也是不讓我靠近的。賤民特區?少尉醫官排長也是進不了黑箱作業的司令部啊。

太陽花世代年輕人每個都高我一個頭,營養良好,身體就算餓兩天(其實也沒餓到)也ok,所以生理上了不起感冒不太會生病。真正的問題,還是心理上的急性壓力。90%以上的人是跟著衝進來才發現不但衝不出去了還要守住啊!前24小時拆桌卸椅堵住出口,和警察衝突多次。立法院議場剛好易守難攻,真的挺到千軍萬馬援軍開到,整個台灣的命運因此翻轉。這場運動就算大大成功了,可是,他們心理上從來就沒準備好過。

我每到議場在醫療站問候一下就會直接厚臉皮去找同學們聊天,大概三次有一次會快速切入變成問診模式。其它醫療站同仁們大多坐在那邊發呆,不過我是閒不住的。有時候我也會帶年輕醫生去繞場子變的有點像是在帶實習醫師查房就是了。

同學因為要守門所以睡不好,也沒地方能好好睡,1/3有睡眠障礙。媒體記者爬進來,架十幾台攝影機,後來根本24小時SNG。在睡袋裏男生女生偷抱一下,或喝罐啤酒,就會變報紙頭條。前兩個星期沒辦法洗澡,空調被關掉呼吸混濁,大小便要穿過重重警力。在那種超大負擔的生理精神狀況下,是要他們做出什麼歷史上偉大決策啊?

柯P有次進到議場來。他那時沒穿白袍,但已全國知名,大家知道他要選台北市長了。他先到醫療站,和我打了招呼。他才要向大家開口,竟然同學們先傳出一陣噓聲,可能已認定他是政治人物想來收割。我差點沒罵出口說,你們不知道這人是隔壁急診室的老大嗎?沒辦法,年輕人就這麼難搞啊。

就算醫療站裏意見也不一,耳語亂傳之類的。柳林瑋醫師被批評介入學運太深,後來他氣的拿了蔣渭水醫師肖像貼在醫療站上方。意思是蔣渭水都因為社會運動入獄十幾次了,小子們給你穿白袍可不是要你有政治潔癖啊。後來有次我也火大,就學運決定要退場,林飛帆 陳為廷發表演說,王奕凱亂入抗議(?)之時。不知為何有人把醫療小組帶離現場,到議場外大廳等。我一問理由是為了怕當場有衝突,要保護醫療人員。這誰的鬼點子啊?就是流血時才需要醫生啊,把人帶出去幹嘛啊?

結果宣佈要退場後,議場內醫療小組就撤了,醫療裝備一下被搬光,雖然學生們又多留幾天。不過我這個資深大叔才不聽這種莫名其妙的指揮呢,這是很嚴重的倫理問題。戰場上軍醫先繞跑撤退,會被當場槍斃吧。

318學運議場內最重要的健康貢獻並不是醫療小組提供的,而是一位老師傅,他把排風管接機器拉了進來,提供源源不絕的新鮮空氣,讓每個人戰鬥值直上380%。醫學上,公共衛生本來就比醫療照顧來的重要。社會運動醫學倫理(究竟我還是想出了SOP啊): 給運動者生理心理上的支持和治療,改善運動者身處的環境,讓運動者保持最佳狀態,做出正確的決策。應該是當時醫療站的首要目標吧。

說是這樣說,我自已還是超過倫理界線了(這醫生大叔還為318上電視寫臉書),傳出白狼要過來立法院那一次,我急忙從醫院穿白袍跑過去,結果連警察好朋友也不領情, 唯一一次硬是不讓我進去,只好守在濟南路側門。軍醫竟然在前線當敢死隊,這完全不對,不對啊。

但是白狼伯伯炳忠弟弟還有來來哥被擋在兩條街外,市議員們王世堅嗆句Over My Dead Body就把他們秒殺掉。哈哈哈,我最大的倫理危機就這樣解除了。

  • 人氣頗高的潘建志今天放上第二篇太陽花學運回顧文卻遭不少網友打臉,批潘建志只是想紅,文章貶低同伴捧高自己。(取自潘建志臉書)

    人氣頗高的潘建志今天放上第二篇太陽花學運回顧文卻遭不少網友打臉,批潘建志只是想紅,文章貶低同伴捧高自己。(取自潘建志臉書)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