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速寫》守護自閉兒 監委王幼玲一生的功課


2018-03-27

記者鍾麗華/專題報導

曾任台大護士、報社記者、工會幹部、殘盟秘書長、勞政與社政機關主秘,王幼玲今年一月上任監委;走進她的辦公室,門口貼的春聯、牆上掛的心經、桌上放的明信片,都是自閉症患者的創作。儘管人生履歷豐富,然而對王幼玲而言,老天給的最重要角色就是—自閉青年的母親。

到監察院報到不久後,基隆發生母親攜自閉兒燒炭身亡的不幸事件,王隨即立案調查。王透過監院發函瞭解各縣市與衛福部的自閉症資源,不過,看到官方回文,她說,「一看就知道是假的,又在作文比賽,有什麼、沒什麼,我都清楚。」

兒子送去幼兒園 曾「被退貨」

回想起二十幾年前,送兒子到托嬰中心、幼兒園「被退貨」,王發揮媒體人的精神,為此召開記者會批評「零拒絕」是假的。雖然幼兒園後來收了兒子,但她陪讀三天後發現,身障兒要與一般孩子融合,還要看政府提供給老師與學校的支持是否足夠,最後她選擇放棄,把兒子送到特教幼兒園。

兒子高中畢業後,安置與照顧問題接踵而至,她曾一個月摔斷兩次手,只好把兒子送到日間照顧中心,另找外勞陪同看顧。王認為,政府發再多津貼幫助也是有限,自閉症家長最大難題是,找不到需要的服務。

做過記者、工會幹部,也是社運工作者,王把抗爭的經驗,帶到推動身障權益運動上,即便已進入政府部門,她每年十一月依然跟著弱勢團體的腳步,走上街頭。因為她深信「不會有天上掉下的禮物」。

推動身障權益 年年走上街頭

其實從小王就是「照顧者」,父親忙著照顧生病的母親,她負責打理六個妹妹,當初會讀護專、當護士,就是想照顧母親,嬌小的她曾背著母親跑急診,因電梯壞掉,從一樓爬上五樓。在病房看盡人生百態,興起她插大讀社會系的念頭;畢業後正逢解除報禁,讓她當了記者。

人生的意外不斷,她還曾因檢察官筆錄張冠李戴,被以貪污罪起訴,歷經五年多纏訟,最後無罪定讞。王說,當時法官要她認罪換緩刑,想到兒子沒人照顧,心裡其實很衝突,「但明明沒做,為何要低頭屈服?」於是拿出過去街頭運動的精神,與司法搏鬥,最後找到筆錄不實的證據,卻也見識到台灣司法結構性的問題。

無論在哪個位置上,王都沒有忘記關懷弱勢的初衷。擔任監委後,每月固定捐出六萬元給人本與慈林基金會、自閉症與酒駕防制等團體。她解釋,「兒子未來所需的養護費已信託,也買好保險,自己與先生計畫『以房養老』,多餘的錢很自然就捐出來。」

她還計畫自掏腰包引進自閉兒畫作,掛在監院委員辦公大樓的牆上。時時刻刻總想幫助更多自閉症與弱勢孩子,王幼玲其實早已默默地完成老天賦予她的人生課題。

  • 監委王幼玲。(記者張嘉明攝)

    監委王幼玲。(記者張嘉明攝)

相關關鍵字: 人物速寫 王幼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