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速寫》上緯蔡朝陽 自嘲離岸風電的愚公


2018-01-24

記者張慧雯/專題報導

自嘲是國內離岸風電「愚公」的上緯董事長蔡朝陽,憑著對本土風電的執著與使命感,以土法煉鋼方式、斥資四十億元裝設國內本土「唯二離岸風電機組」。他說,從沒想過,來一個颱風代價是上億元!一個小零件壞掉無法修,差點得多花五億元!他不怕被業界笑說像愚公,只是不甘支持政策的本土風電業者最後變成烈士。

開車走國道三號,經過苗栗路段,可遠眺到海上有兩座離岸風力發電機組,這是上緯歷經近七年,在苗栗三公里、五公里外海所裝置的台灣本土唯二的離岸風機。

蔡朝陽說,這兩座離岸風電示範機組,曾讓他對著大海擔心、害怕、茫然及無助過,但不管從設計、專案融資、介面管理、機電設備、海纜鋪設等全都與國內廠商配合,因建構本土風電產業鏈對台灣才是最有幫助的。

這兩座風電機組的水下基礎及風機安裝,為符合法令規定,得租僱遠在歐洲的工作船,光租金與六十位專業施工人員薪資,每日支出達一千兩百萬元;行駛緩慢工作船好不容易抵達台灣,竟被颱風追著跑!工作船一路從基隆港被趕到台北港、台中港、高雄港,前後花十天「躲颱風」,眼睜睜燒掉上億元。

更始料未及的是,施工船一個小零件壞掉,代價更高達十億元。他表示,去年六月施工船抵達,一個卡榫壞掉、工程延誤九十天,每天都是鉅額支出,好不容易找到零件、颱風又來,緊接著東北季風報到,整個冬季若無法施工、代價至少五億元起跳。

他回憶說,那天上了工作船,確認海象無法施工後,下了船默默流淚,當時上緯為了離岸風電投入十億資本、負債比高達六十%,接下來已無子彈可用,且海事工程不順也影響外資股東談判;或許是天公疼憨人,隔天老天爺幫忙給了一小時的好天氣豎立基樁,讓他繼續走下去。

兩座離岸風電示範機組因發電狀況相當良好,讓政府對離岸風電更具信心,外商投資銀行麥格理主動上門尋求投資與合作機會,更取得國泰世華銀行支持,願意提供離岸風電國際標準的無擔保融資。

但考驗又再度敲門。去年慶富案爆發後,公股行庫高層大搬風、對上緯授信額度縮手,能源局為迴避「利益輸送」,制定離岸風電遴選辦法,面對大有來頭且實績豐碩的外商勁敵,蔡朝陽很擔心投注七年心血,在遴選機制下出局;他現在只能鼓勵自己:「相信政府有智慧不會把我們排除。」

  • 上緯董事長蔡朝陽(記者張慧雯攝)

    上緯董事長蔡朝陽(記者張慧雯攝)

  • 蔡朝陽為了離岸風電,考了數張執照才能登上工作船視察(蔡朝陽提供)。

    蔡朝陽為了離岸風電,考了數張執照才能登上工作船視察(蔡朝陽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