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速寫》上銀董卓永財:立法嚴執法寬 難杜紅包文化


2017-10-11

記者羅倩宜/專題報導

傳動元件大廠的上銀董事長卓永財是赤貧出身,創業初期曾因被抽銀根差點倒閉。早年台灣還不流行EMBA(高階主管工商管理碩士)前,擁有美國柏克萊大學講師資格的他,年年帶國內企業家到加州上課;因此每季法說會,他常化身「卓老師」,大談教育、人口、經濟、產業等政策議題。他認為,法令是社會行為的最低規範,但我國政府卻經常訂一個理想值讓大家做不到,當「立法從嚴、執法從寬,紅包文化就杜絕不了」。

今年是上銀的豐收年,因全球線性滑軌等精密傳動元件大缺貨,訂單從年初塞爆至今,上銀幾十年打不進去的客戶,例如日本四大車廠、最大印刷機廠,都捧著訂單來找上銀;連iPhone8也找上銀救援設備機台零件,後續才順利生產。

憑理想值立法 會綁住彈性

上銀在全球都有據點。卓永財說,過去談一例一休,他儘量不發言,因上銀在義大利有工廠,當地勞動法令比台灣嚴格許多,每月加班工時上限僅三十六小時;「義大利是歐洲勞動法規最嚴格國家之一,但結果有保護到勞工嗎?失業率達三十%,今年四月的薪資協商、勞方放棄了加薪」。

他指出,幾十年來義大利缺乏有力且前瞻的政治人物,務實地改革勞動法規,結果拖累經濟成長,最後是勞工受害。

卓永財舉例,義大利的基本月薪是八九○歐元,上銀在當地起薪是一千兩百歐元,三個月試用期滿後是一千四百歐元;「企業要搶人才,自然會提高誘因,不須把法令訂得太嚴、綁住營運彈性」。

他強調,法律應是社會行為的最低規範,違反了就懲罰,但今年實施的勞基法新制,卻訂一個超高標準,搞得企業都做不到;相較工業製造大國的德國,「人家是立法從寬、執法從嚴,我們是立法從嚴、執法從寬」。過度嚴格的法令,民間很難遵守,官員就有放水、拿紅包的空間,甚至是懲罰守法、鼓勵違法。

卓永財說,通用汽車的員工福利,是在美國汽車業全盛時制訂,一年曾支付勞工及眷屬醫療保險達九十億美元,這麼大的包袱,在景氣高峰不成問題,但隨後日本車加入競爭,把美國車廠打得潰不成軍;如今美國汽車業的勞工福利已大不如前。

企業為留才 自會提高誘因

「不論是勞動法規或基本工資,台灣不需要跟其他國家比,因為條件不一樣」。他強調,台灣是「低物價、低所得及高支配」,日韓港星或歐美是「高物價、高所得及低支配」;美國大學教職人員的月薪達兩千五百美元,但光是租屋就要兩千兩百美元,可支配所得太低,根本付不起基本生活所需。

上銀在韓國也有據點,當地大學畢業生起薪約新台幣五到六萬元。卓永財說,「聽起來比台灣高很多,但實際可支配收入是少得可憐」;這是因為韓國經濟以大財團為主,缺乏像台灣活力旺盛的中小企業,可以把東西做得又好又便宜,相對物價不致過高;若只是單純比較薪資數字,不深究其它原因,就是以偏見來撕裂勞資關係、形成社會對立。

  • 傳動元件大廠的上銀董事長卓永財。(上銀提供)

    傳動元件大廠的上銀董事長卓永財。(上銀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