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廣場〉四名高中生與洪仲丘

2013-07-23

◎ 鄧敏宏

近日一則新聞,說的是宜蘭頭城著名的「小白宮」,擬建為觀光飯店,地方反彈;四名高中生在說明會中上台發言,表達擔憂,卻反遭官員質疑,「發言前,有沒有滿十八歲,監護人是否同意你說這些話」。這一則刊登在報紙地方版上的「小事件」,對應於目前社會上沸沸揚揚的「大事件」—下士洪仲丘冤死案,其實是同一件事情。

洪仲丘被操到熱衰竭猝死,原因是參加離營座談會,向旅長投訴不公情事;他所提的建議,是為了讓部隊運作更妥善,也為了讓後來的學弟們,可以被公平、公正地對待,卻惹來殺身之禍。

頭城的四名高中生,只是憂心飯店興建會否破壞自然環境,卻遭到官員冷嘲熱諷,甚至質疑發言者的合法性、正當性,要他們噤聲。這就是「威權文化」。

威權文化就是「人治」。掌握權力的人說打就打,說幹就幹,有關係就沒關係,沒關係就有關係。以人廢言,官低、錢少、年紀小的就請閉嘴,否則就吃排頭,這就是威權文化。

還記得魯迅說的「禮教殺人」嗎?那是清末民初的事了,經過了一百年,禮教或許已經解構了,威力已減。但是在台灣,你可以看到「姑息文化」殺人,我們的公共工程因為姑息放任,品質堪憂,遇到地震天災,奪人性命,受害的往往是地處偏鄉的弱勢族群;你可以看到「勸酒文化」殺人,非要對方不斷乾杯,剝奪他人「隨意」的自由,最後釀成酒駕悲劇害人害己;你可以看到「濫權文化」殺人,合法掠奪、強制徵收土地,殘害無助的農民。

這一次,「一九八五行動」我們站了出來,我們要狠狠地凝視那一頭「威權文化」的巨獸,不只是「踹共」的鄉民正義,更是「勇者鬥惡龍」的公民戰役,在戰略、戰術上給予腐敗威權的國家機器猛烈痛擊,真正反省威權文化的餘毒,讓台灣的民主法制再一次深化。然後,我們可以在心中默念著,「仲丘,你是我的兄弟」,願你在天上看顧我們,改變這塊土地,讓每個母親不再哭泣。(作者為國中公民科教師,宜蘭縣民)

廣告
網友回應
Top
熱門新聞
贊助商廣告
轉寄

標題:〈自由廣場〉四名高中生與洪仲丘


*收件人 Email 
如果要寄多個email,請用「;」分開,最多10個email
你的姓名 
*你的 Email 
訊息
 驗證碼   驗證碼有大小寫之分  
Top
Top
2014年12月19日‧星期五‧甲午年十月廿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