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廣場〉我們的人權 他們的黑拳

2013-07-20

◎ 曾守一

想像有五個人組成的一個社會,其中一人是健康的,另外四人分別是視障者、聽障者、腎臟病患者、貧血患者。有一天,五個人坐下來一起開會,有人提議「徵收」健康者的一隻眼睛,一個耳膜,一個腎臟和血液給其他四人,理由是為了增加「公共利益」。

這個提議經過民主程序投票表決通過,並決議給健康者補償,您覺得健康者的器官可以被「徵收」嗎?這不是寓言故事,而是台灣正在上演的戲碼,政治人物假借公共利益之名,遂行侵犯個人權利之實;文林苑是、大埔四戶是、甚至學校老師讓家長投票表決決定過動同學轉學也是。

只有人才能享有權利(暫且不論動物權主義者認為動物也能享有權利),不尊重人的權利,就是不把人當人看,認為他豬狗不如,才膽敢如此。什麼是權利,權利的作用是什麼?依照法哲學家德沃金的說法,權利好比打橋牌的「王牌」,它的作用就是「到此止步」,其他的牌都不能勝過王牌,只有王牌才能對抗王牌。

從這個觀點來看,台北市政府、苗栗縣政府僅能訴諸公共利益(其實是建商、住戶、縣市長政績等私利的加總),從頭到尾拿不出能夠對抗人民財產權的權利,來說服不願被徵收的人民,卻仍蠻幹到底,這真是不把人當人了。如果做為人能享有權利這個最起碼的底線不能守住,如果權利做為「王牌」這個功能不能發揮,那麼,小心!哪天我們的眼角膜、腎臟也會被政府以「公共利益」之名給「徵收」了。

(作者為中華人權協會專案秘書)

廣告
網友回應
Top
熱門新聞
贊助商廣告
轉寄

標題:〈自由廣場〉我們的人權 他們的黑拳


*收件人 Email 
如果要寄多個email,請用「;」分開,最多10個email
你的姓名 
*你的 Email 
訊息
 驗證碼   驗證碼有大小寫之分  
Top
Top
2014年11月1日‧星期六‧甲午年閏九月初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