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國共私相授受,反對黨要硬起來

2013-06-13

馬英九指派的「特使」吳伯雄,今天將與中共總書記、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並在此一「國共平台」上,就有關中國與台灣的未來發展進程進行商討。儘管吳伯雄已經宣布會後將召開記者會,就會談內容對外公布說明,但由於吳伯雄不具任何公職身分,因此雖具「實質影響力」,然言行完全在立法院的監督之外。在此灰色地帶下,反對黨的角色與功能格外重要,但是六月十日「馬吳會」交付任務以來,除了意見反應式的口頭存在,不少國人深感困惑:在野黨的警覺在哪裡?執政黨的反省又在哪裡?因而深切期盼台灣必須要有強有力的「兩黨制」才行。

二○一二年總統大選,國民黨與民進黨候選人分別獲得了五十一.六%、四十五.六%的得票率,顯示兩黨具有相近的競選實力,皆有勝選從而組成政府的可能性,因此在形式上,台灣似乎極為接近由兩大政黨組成的政黨體系。但是在實際政治運作上,這兩個分別擁有六八九萬與六○九萬張選票、在國會分別為六十四席與四十席的政黨,在去年一月選後至今,卻呈現出完全不符合其各自所具最新民意基礎的實力與表現。

此一嚴重失衡,有出於制度因素使然,即行政與立法俱由國民黨贏者全拿,令在野黨在先天上難施拳腳;但是證諸台灣近二十年來的民主實踐,當今的在野黨不能發揮與選票及席次相稱的起碼制衡能量,更多的因素,可能出自於在野黨未充分體認民意對反對黨的期許更大於執政黨。

以刻在北京登場的「吳習會」為例,這是習近平於十八大完成接班、今年三月出任國家主席後,由馬英九所認可的首次國共會談,箇中具有「換軌」與「接軌」的嚴肅性。這是習近平十年的開端,卻是馬英九第二任的第二年,第二任的元首雖有跛腳的宿命,但更有「歷史使命」的危險性。民進黨做為台灣最大反對黨,並號稱是本土成長的政黨,在理論上與民意需要上,都應該針對國共的動態進行最嚴密的監控與守望,以便能夠及時採取有意義的反應。

但是這幾天,我們看到民進黨主席正在美國訪問尚未歸國,相關幕僚在行動策劃上絲毫未指向這次的國共政治觸碰;在台北的民進黨中央雖然新設了中國事務委員會,中央黨部也有中國事務部的既有組織,然有關「吳習會」的種種,竟彷彿是無所事事的全然缺席者。四十名立委組成的立院黨團,只有個別、零星的砲火,也未見有任何具體辦法在醞釀與討論,更遑論足以令主政者忌憚的行動提出。民進黨如果要避免外界誤解反對黨消失了,必須立即在第一時間採取積極補強作為。

台灣,在中國問題上如果缺乏反對黨,二三○○萬人就會被迫眼睜睜地看著馬英九在體制外遂行他的國共權貴合謀計畫,而後輕而易舉的回過頭完成政府照辦、白手套畫押、國會備查三部曲。這套運作模式,過去五年,雖然反對黨有多次上街頭抗爭的牽制,十八項協議依舊是一項一項簽成了,今後的民進黨,千萬不可迷失於要建立「準執政黨」的形象,因而在所有的大小爭議政策中,成為國民黨的「最忠誠」反對黨。同樣的,對於國民黨成員來說,馬英九的一人決斷,從未與黨內商量,更遑論建立共識,則本於立基台灣這塊土地的情感,豈可任令馬英九把國家推向險境,而不採取作為?因此,兩大黨從政者都不可以放著必須對人民負責的責任虛置,而由輿論與人民去應對國共會談。

在台灣,不論立場與顏色,都認知這裡是一個主權國家,大家都主張必須維持獨立的現狀與民主的生活方式,馬英九膽敢大放厥詞:「兩岸不是國與國關係」,聲稱他要啟動「兩岸間的基礎工程」,他要藉ECFA此一「兩岸經貿關係的基本法」造成兩岸「結構性的改變」。這不正是徹徹底底的企圖改變現狀嗎?馬英九要與二三○○萬人民為敵,不但所有在野黨要共同發揮監督與制衡的更大能量,國民黨的政治人物與支持選民更必須出面強力懸崖勒「馬」,正告馬英九:連任當選並不等於獲得空白授權,歷史上施政不以民意為依歸的獨夫,下場是有殷鑑的。

廣告
網友回應
Top
熱門新聞
贊助商廣告
轉寄

標題:〈社論〉國共私相授受,反對黨要硬起來


*收件人 Email 
如果要寄多個email,請用「;」分開,最多10個email
你的姓名 
*你的 Email 
訊息
 驗證碼   驗證碼有大小寫之分  
Top
Top
2014年4月25日‧星期五‧甲午年三月廿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