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廣場〉提高健康捐不如提高菸稅

2013-05-10

◎ 傅延文

政府有意提高健康捐,期能達到以價制量,減少國人抽菸的比例。

我不抽菸也不喜歡菸味,更擔心小朋友的健康會受到二手菸危害,但在此一自由主義社會裡,每個人都有權追求與自己相關利益的自由,除非這個行為影響到他人權益,而政府的角色就是負責劃清這條界線。

菸害防制法上路後,許多特定場所不得抽菸,結果是街道上越來越多人邊走邊抽、邊騎邊抽,機場外圍亦不例外;因為抽菸變成一種公開行為,仿效的結果,使得比以往更常見到青少年吸菸。然而,街道上有小朋友、孕婦、呼吸道疾病等不特定人者,不管喜不喜歡,通通都得在路上忍受這些菸害。

筆者認為,與其針對個人徵收健康捐,不如提高菸稅,讓生產者負擔較多的企業社會責任;要賣菸,但得先提供良好的抽菸環境,不能影響到不抽菸人的自由。

菸有成癮性,靠理性計算難以完全減少需求。再者,生活中危害生命、健康的要素不勝枚舉,個人喜惡、生活習慣也不同;好比日本的吸菸人口眾多,燒烤文化比台灣更盛行,也不見日本國民健康品質有比台灣差。相較之下,酒比菸的潛在危害性更高,卻尚未有任何相對應措施以減少酒品消費。

菸價過高只會讓其經濟地下化,需求不會因此特別減少,反讓劣質品有機可乘,恐讓社會付出更高的代價。

(作者從事航空業)

廣告
網友回應
Top
熱門新聞
贊助商廣告
轉寄

標題:〈自由廣場〉提高健康捐不如提高菸稅


*收件人 Email 
如果要寄多個email,請用「;」分開,最多10個email
你的姓名 
*你的 Email 
訊息
 驗證碼   驗證碼有大小寫之分  
Top
Top
2014年12月18日‧星期四‧甲午年十月廿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