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部〉《觀察筆記》高雄發的尾班車


2018-10-14

會記住離去的背影,百年光陰的丰采。

高雄鐵道會凝結在這樣的背景裡,從此之後想到都市中的火車,只有夢裡追憶,那隻青春的小鳥會回來,有第一次北上念大學,第一次搭火車,第一次到高雄驛頭。

困惑多年的驛頭,在職場才知道是車站,古名很有歷史風霜味道,恍如征人心境,真的,離開家鄉奮鬥前程,就是為自己為父母出征,男兒立志出鄉關,誓不成名死不還。驛頭就是鄉關。

很多北漂也是這樣的悲壯吧,那樣威權政治歲月的高雄是被國民黨漠視的,重北輕南,沒有大學,只有煉油廠、大鋼廠和加工區還有漁港。

不堪做工人也不能當海上好男兒的,只有到驛頭往台北走,聽說啥米好康的都在那兒。不是嗎?統治者駐台北,天子腳下收納台灣的大成。

肥了台北,瘦了高雄。所有工廠稅金往台北送,煤礦、鐵礦砂往高雄送,製造成品變做錢,抽稅再送台北,輪迴啊,專制下的後遺症,能不北漂?

鐵路地下化了,高雄的尾班車帶得走我的愛恨情仇?(資深記者黃明裕)